细微的锣声,几乎听不到。

    却让冷树彻底僵在当场,寒气形成的保护罩,也跟着消失了。

    机不可失!

    牛小田纵身跃起,扑向了冷树。

    手中破体锥,刺在冷树的手腕处,寒冰剑脱手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一气呵成,牛小田又飞起一脚。

    踢在冷树的裆部,将他踢得拔地而起五米高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用掌风,将寒冰剑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回手顺着半敞开的门缝扔进去,又用掌风把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不能直接用手接触这件独门法宝,会发生什么情况不可预知。

    还没出手,法宝就被夺了!

    冷树从空中落下之时,发出一声怒吼,一股气浪从周身散发,冲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女将们脚下不稳,被冲得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牛小田则挡在苗灵娜前面,运起真武之力,全力推出一掌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两股气浪碰撞在一起,生生将冷树冲得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老大,门上结冰了!”苗灵娜惊慌提醒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头一看,也是吃惊不小,大门之上,居然厚厚一层冰,还在快速增加中。

    冷树感应到那柄寒冰剑,想要让它重回手上!

    幸好小田哥有先见之明,扔到门内。

    “给我狠狠打!”牛小田果断下达攻击令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双掌齐齐挥动,掌风连绵不绝,袭向了冷树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女将们发射弓弩,居然都被冷树灵巧地躲过。

    那就用蛇皮鞭,大家正发愁无处可用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六条蛇皮鞭,齐齐抽向了冷树,有一股格外猛烈,正来自尚奇秀。

    窗后看热闹的龙茱,兴奋的嘴巴老大,不由拍着巴掌叫好,打,打死那个老不死的!

    一声闷哼!

    尚奇秀一鞭子,终于抽在冷树的后背之上。

    打得冷树倒吸凉气,身体前倾,差点趴在地上,衣服瞬间裂开,出现一道浅浅的血痕。

    刚取出的一张符箓,也脱手掉落,还没来得及抛出。

    换成普通人,这一下,必然命丧当场。

    冷树筋骨之强壮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牛小田在场,女将们不是他的对手,是一道道掌风,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还有,裤裆疼痛难忍,肿大了足足两号成为累赘,也影响了发挥。

    继续抽,不要停!

    女将们不停挥动鞭子,攻势极为猛烈,将冷树牢牢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猛虎还架不住一群狼。

    终于,冷树一个不提防,又被尚奇秀狠狠抽了一鞭子,恰恰就覆盖在旧伤之上,血痕加深,还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冷树朝着胸口猛砸一拳,整个人就弹飞起来,向后掠到了围墙上方。

    打不过,就想跑!

    牛小田正想使用穿心针,直接弄死这个老家伙算了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冷树却从围墙上跌落下来,正是观战的喵星,及时出手,狠狠挠了他后背两次受伤的伤口。

    嗖嗖!

    春风、夏花及时射出弓弩,插在冷树的双肩之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飞奔而至,趁着冷树难以招架,狠狠一拳,结结实实砸在他的胸口之上。

    双腿一夹,脑袋一耷拉,冷山门的一代掌门,就这样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女将们抽出束带,手脚各捆了三根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拿出五根银针,除了百会、命门,在胸前的大穴上,也插了三根。

    “带到地宫里!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女将们拖起冷树,毫不半点怜悯,一直拖到下方,侧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启动了防御风阵,又安排尚奇秀带着秋雪、冬月值班,预防冷山门弟子前来搭救*。

    敢擅自闯入者,狠狠打,不必留情。

    门上的冰已经消失无踪,寒气又被寒冰剑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冷树昏迷,寒冰剑在没有驱使的情况下,不会给人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牛小田捡起这件宝贝,回屋扔进保险箱里,这才坐下来,放松地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再次表扬了喵星,要不是它及时阻拦,冷树真可能跑掉了!

    白狐也朝着喵星拱了拱爪子,表示佩服!

    攻击力方面,它远不如喵星,更没有喵星这么坚固的体魄。

    “喵星,想要啥奖励?”

    牛小田佯装套,本以为喵星会说,无所谓一类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货是假实在,还是真奸滑,提出了个很过分的要求!

    “老大,我想要一朵金箭兰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的!静待花开。”

    覆水难收,牛小田咬牙答应,心里也是感叹,都是识货的,这花还没开,已经预定出去三朵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英明,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这一场,打得真是过瘾。”白狐还在兴奋中。

    “险中求胜,冷树是被打蒙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分析道,如果冷树带着弟子们,哪怕稍微接应一下,他也一定能够逃走。

    “他真正依仗的,还是寒冰剑,其他*都不扎实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还在为金箭兰烦心的牛小田,脑袋也不清晰,皱眉道:“白飞,给老大出个主意,怎么处理冷树?”

    冷树固然是来杀人的,但他好歹也是个掌门,也有些影响力,不能简单弄死了事。

    “决不能给他反扑的机会,但凡危险品,一律收缴,包括他的弟子们。”

    很意外,白狐没说直接杀了此人,难得能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冷树使用了血移术,再加上牛小田那一记暴击,修为直线下降,没个十年八载,难以恢复。

    到那时,即便他恢复了,照样打不过小田哥。

    该去跟冷树聊聊了!

    春风、夏花可以回去歇着,过段时间,跟尚奇秀等轮流值班。

    看了眼巴小玉,只见她精神抖擞,使劲拍着胸脯道:“老大,我不累!”

    “好。小玉,一会儿给他仔细搜身,一样都不要留。娜娜,你也跟着。”牛小田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带着两人来到地宫,巴小玉立刻在冷树身上翻找,十几张符箓,两面小旗,一部手机,还有三颗金灿灿的珠子。

    “老大,就这些!”巴小玉全部上交。

    白狐的虚影却过去嗅了一圈,提醒道:“老大,我感觉他的左臂中,还有物品。”

    刺啦一声!

    牛小田上前将冷树的袖子扯开,拿出量人镜,凑近了仔细观看,就在肱二头肌的位置上,果然发现了不一样的气息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