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领头的老家伙,已经有内丹了,其余人的修为也不浅。”白狐惊惧到结结巴巴。

    *,这么强悍!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凛然一惊,有内丹的修为,并不逊色于灵仙。

    更直观点,远远超过龙潜、苍源和万花三位大师!

    白狐的探查举动,一定被那个老家伙发现了,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那就继续探查,争取搞到此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白狐壮着胆子,用感知力进行跟踪,一行人住进了张翠花的家里,包下了一栋别墅。

    好吧,张憨子要是不跑,那栋别墅就是他的。

    “有人称呼老家伙,叫做坤泽祖师。”白狐报告。

    不是掌门,是祖师,退隐江湖的人物都出来了!

    没心情看灵草,牛小田回到房间内,立刻启动防御风阵,又找到龙潜的手机号,急忙拨打过去。

    龙潜接了,上来就问:“小田,是不是有麻烦了?”

    大师比较了解自己,没有闲着聊天的习惯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知道坤泽祖师这个人吗?”牛小田直接问。

    “坤泽……”

    龙潜思索片刻,说道:“我好像记得,百年前有个金砂门,其掌门的道号,就是坤泽,后来,这个门派就消失了。传说,当年的坤泽掌门,已经有了内丹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没错,来兴旺村了。”

    龙潜沉默了足有半分钟,以至于牛小田都怀疑手机出了故障,这才缓缓道:“小田,能躲就躲吧,绝难以力敌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个防御法阵,能接几招吗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最多两招,倒是可以阻断神识探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多谢大师,我打算先观望一下,实在不行,就举家找个地方度假去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消失的宗门,重新冒出来,足见必杀令的*多么大。

    牛小田猜测,这位坤泽祖师,是奔着补天丹来的。

    有内丹,不代表有仙根,只是寿元得到了提升。

    有内丹的修士,牛小田也见过,还成功将其击败,正是幺山火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表示,能够轻易战败坤泽祖师。

    幺山火属于野路子,对牛小田也疏于防范,坤泽祖师这伙人,显然属于名门正派。

    名门正派,也做这种杀人讨赏的事情?

    让人极其鄙视,但必须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,正是佘灿莲打来的,无须怀疑,她感知到了强者到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,是不是吓坏了?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切,本姑娘才不怕,那老头敢找茬,就跟他斗一场,未必就打不过。”佘灿莲不屑哼着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就佩服姐姐这种勇气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我终于发现了,你这种人能活着,简直就是上天保佑。”

    “唉,现如今,只能依靠上苍垂怜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唉声叹气,浓郁的苦味,顺着信号就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墅虽好,住久了也没意思,我打算出去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在心里,给了佘灿莲一个大大的鄙视,散心是假,还是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“那就祝姐姐玩得愉快,钥匙就不用给我了,啥时候回来,你接着住。”牛小田答应道。

    “呦,这么大方?”

    “做人就得敞亮!”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“言不由衷,小脸都快拧出苦水了吧?”佘灿莲发出一阵大笑,“跟你开个玩笑,姐现在走,那就太不仗义了。熬不住,就给我打电话,看我不一尾巴,打碎他的内丹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姐姐高风亮节,苟富贵,不相忘!”

    “富贵就免了,雷脉草、金箭兰不要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门清。”牛小田拍胸脯。

    佘灿莲肯帮忙,牛小田心中稍安,防御风阵必须开着。

    否则,家庭的隐私都可能泄露,被人探查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盘点手中的宝贝,

    能跟坤泽祖师一战的,唯有穿心针。

    寒冰剑也行,但牛小田不用看,也知道用不了。

    这种法宝,必须有相配合的*基础,现在开始练习寒元功,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这晚,牛小田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啥都没发生,金砂门不屑于晚上展开偷袭,大概是觉得掉价。

    次日上午,

    牛小田还没起床,院门就被敲响了,还是声音很大的那种,隔着窗户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黑子狂吠,四美立刻出去查看。

    片刻,秋雪来到牛老大的屋子,禀报道:“来了一个女的,自称……沙子门叶桐,有事要找老大商议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扶额,女将们的文化素质,有待提高。

    连个名字都记不住,金砂门。

    又是先礼后兵这一套,也好,先探探虚实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她进来吧,在厅等着,我先去洗脸。”牛小田点点头。

    收拾得干干净净,还把胡茬刮了,牛小田精神抖擞,来到了厅。

    就见一名圆脸的少女,容貌稚嫩稍显青涩,红衣红裤,脚下一双白帮绣花鞋,正坐在沙发上,小口品着茶,目测个头,一米五。

    稍微打量下,牛小田就得出个令人震惊的判断。

    不是少女,叫姥姥都行,至少七十岁以上。

    天山童姥!

    “童姥来了啊,有失远迎。”牛小田笑着抱拳。

    没计较称呼,叶桐放下茶杯,上下打量后,赞道:“小伙子,看相的水平还不错嘛!”

    一口牙齿,整齐雪白,别说老太太,中青年都羡慕。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,童姥,你还真是驻颜有术。请问,收不收徒弟啊,男徒弟?”牛小田看似认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叶桐一阵大笑,解释道:“我从十八岁开始,就这样,模样从未变过。”

    “羡慕啊,我才十九岁,跟童姥在一起,就觉得自己老了。刚才,还找到了一根白头发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点起烟,眉头皱着,满腹惆怅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很有趣,让人不忍动手。”叶桐这话,就带出了威胁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童姥,大驾光临,找我到底啥事儿?安排工作啥的,都好说,咱是公司董事长。”牛小田很大度的姿态。

    找工作?

    叶桐瞪圆了眼睛,这小子分明是插科打诨,不肯面对问题。

    “小牛,金砂门这次前来,只为了找一样丢失的东西,在你这里。”

    也不计较称呼了,牛小田微微探身,“愿闻其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