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半夜三点!

    睡梦中的牛小田,突然被白狐用爪子推醒。

    “老大,君影刚刚发现,西山下来一群人,朝这边狂跑,足有三十多个。”白狐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咯噔一下,扑腾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杀手啊!君影说,他们都背着包,露出了酒瓶子,用破布堵着瓶口,里面装着的应该是汽油。”白狐分析。

    这伙人带着汽油瓶,目的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火烧牛家大院,速战速决,做完了就跑。

    简直太恶毒了!

    为了三个亿,这货狂徒,想要让牛家大院全体人员,全部命丧火海之中!

    幸好金砂门上山去了,牛小田关闭防御风阵,让君影进行造梦,却及时探查到这一危险情况。

    好险,等他们到了一定距离,白狐想要阻止,怕都要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速速应敌!”

    牛小田在无敌群中,接连发布了三条消息,快速穿好衣服,奔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还有一百多米,每个人身上都带着高级符箓,入侵不了的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都知道牛老大很邪门,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可见高级护身符,已经成了本年度的热门商品,价格一路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!

    牛小田几个健步,纵身跃起,稳稳站在围墙上,鄙视地看着路西的方向。

    一道道黑影,眨眼就来到跟前,都像是练过百米短跑,速度赛过被烧了尾巴的疯狂老鼠。

    全部蒙着脸的打扮,只露着两只贼溜溜的眼睛,领头的脚步一停,向后招了下手,其余人立刻取出汽油瓶。

    啪,打火机也跟着打着。

    忽然,

    借着打火机微弱的光芒,领头的看见了围墙上站着一人,正是牛小田。

    不由发出一声不可自控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攻击牛小田!”

    这人断然下令,前排杀手们立刻将一个个汽油瓶点燃,一起朝着牛小田抛了过来,后排接应,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训练有素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团团火苗,瞬间点亮了夜晚,如同雨点般袭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嘴角一抹嘲讽,毫不慌张,运起真武之力,双掌齐齐挥动,掌风狂暴如海潮,朝着对面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燃烧的汽油瓶,被气浪冲击回去,纷纷撞在杀手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一声声惊呼传来,有的侥幸躲开,有人身上燃起了火苗,不得不满地打滚,还有的直接抱住同伙,要火一起火。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断然下令,“开门,放狗,给我狠狠打,全部都打断腿!”

    偷袭计划开局就是失败,领头杀手没想到,牛小田如此强悍,汽油瓶根本无法近身,急忙高喊道:“快撤!往山上跑!”

    哪里逃!

    院门打开,女将们旋风般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比旋风们更快的,是黑子!

    牛小田向前一指,黑子会意,接连撞倒几名杀手,朝着领头人狂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今晚的兴旺村,很热闹。

    静谧的夜色深处,偶尔传来悠长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沉浸在美梦中的村民们,对此全然不知,唯有各家各户的看家狗,不停发出恐惧的狂吠。

    女将们一路追赶杀手们,展开了最残酷的进攻。

    白狐也参与其中,跟在尚奇秀身边,告诉她杀手的具*置,避免出现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老大的令,必须遵守,全部断腿。

    数着点儿,一个也不能少!

    弓弩不断向前发射,杀手们中了背刺,纷纷倒地。

    女将们追到跟前,不气地抬脚,咔咔咔凶狠地将他们的小腿踩断,立刻传来杀猪般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领头的杀手最惨,被黑子轻松扑倒在地,咬得遍体鳞伤,零件废了,满地打滚,也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“老大,每人都断了一条腿,需要带回来审讯吗?”白狐过来兴奋汇报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脏了老子的地板,让他们自生自灭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从围墙上跳下来,拿出手机,在群里发布了消息,清缴战利品,立刻收兵!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

    一场激战,宣布结束。

    战利品一大堆,没点燃的汽油瓶,匕首、手机、暖宝宝等。

    虽然是春天,北方的夜晚依然很冷,这群瘪犊子玩意儿,在山上忍寒挨饿,不知道藏了多久,才等来今晚的机会,收获的却是凄凄惨惨。

    君影探查结果:

    杀手们两两一组,相互搀扶,单腿跳跃,不敢走大路,还是朝着西山方向,缓慢地移动而去。

    管他们死不死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就在厅里,召集起女将们,开了个小会儿。

    讲话重点,对于这种突袭方式,要提起足够的警惕,不光是夜晚,白天也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群*的,大晚上放火,就该把他们都杀了。”春风气恼道。

    “俺觉得也是,太狠毒了!”夏花附和。

    “真要是点着了院子,咱们冲出去,他们也是个死!”尚奇秀咬牙握拳。

    大家议论纷纷,都觉得老大过于慈悲,今晚这样的恶人,就不配活在世上。

    “都消停点儿!”

    牛小田压压手,“要是搞得满街都是尸体,咋收拾啊?”

    大家不说话了,这确实是个大问题,且不说官司种种,发生这么惨烈的情况,兴旺村的旅游业就彻底泡汤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必杀令存在一天,这种事儿就不会消停了,固守家园,才是我们的正确选择。”牛小田又说。

    “誓死保卫老大!”春风振臂。

    喊声立刻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柏寒的恶毒之处,就在于此,如果牛小田熬不住,大开杀戒,固然能够震慑杀手们,但擦*的事情,却一定格外麻烦。

    到那时,柏寒躲在后面,一定乐疯了,笑出眼泪。

    牛小田接着吩咐,

    将瓶子里的汽油倒出来,留着给车加油。

    现在有钱了,刷机换钱的事情就免了,将这些手机全部砸碎,当成垃圾处理。

    匕首暖宝宝等可以留下。

    大家先别睡觉,趁着夜色,带着黑子,将村路上的破衣服、血渍等全部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又是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,普照大地。

    各家各户,照常开张营业,村路上,不时有车辆穿梭。

    好像昨晚的激战,并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安悦来到牛小田的房间,摇醒了他,说道:“小田,有件事儿,想跟你商议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