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大,怎么了?”苗灵娜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对,娜娜,你隐藏得很深啊,照这么说,你可以拆除身上的那道控制符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苗灵娜这才意识到失言,泄露了秘密。

    “你又从来不控制我,为什么要拆除呢?”苗灵娜反问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帮你拆除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不用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摆着小手,认真道:“我喜欢这里,可以安安静静读书,可以侍候灵草。而且,你也是个正人君子,身边女人无数,却从不乱来。”

    就不喜欢听这话,说得跟小田哥不行似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傲气解释,“那是因为我年纪小,而且还有必杀令,到处都是敌人,谁跟我太亲密,怕要受连累。”

    “嗯,老大也是个特别有责任心的,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感谢夸奖!”

    “真心的,这世上的好男人,都快死绝了,你是少有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让别人高兴,这就是高情商,声音动听也动心,可是,牛小田依然不想还给她灵蛊。

    这玩意,对自己的威胁太大,稍不留神,就可能小命休矣!

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“娜娜,如果你马上离开这里,就把灵蛊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,不想走,灵蛊先放在老大那里吧!”苗灵娜坚定道。

    那就没法子了,牛小田只能暂时保管,小心使得万年船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杜娟骑着电瓶车来了。

    脸色灰呛呛的,整个人也瘦了不少,清晰的黑眼圈。

    看到院子的豪车,还有这么多漂亮女孩子,杜娟还不如刘姥姥,走路都不会了,颤声道:“牛大师,你,你这么有钱啊!”

    “兴旺村都有钱,不算个啥!”

    “家家都住大别墅,俺们都羡慕兴旺村,还想来这里打工呢!”杜娟真心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不少包吃住的地方,就是不知道,你男人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哼!别提他,现在像是个傻子,动不动就提那个女鬼,贱嗖嗖的,越看越恶心。”杜娟唾弃一口。

    别人家的琐事,牛小田才懒得管,将杜娟带到厅里,这才让苗灵娜上来。

    苗灵娜易容了,反而成了牛家大院最普通的姿色。

    但如此妖娆完美的体型,也让杜娟羡慕不已,不由摸了摸自己腰间的游泳圈。

    “杜娟,让这位苗医生,给你处理下吧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能行吗?”

    杜娟只相信牛大师,不免怀疑苗灵娜的水平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不信我啊?”牛小田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俺就是觉得苗医生这么年轻。”杜鹃慌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些本事,我都得跟苗医生学呢!”牛小田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都听大师的,都听大师的。”

    斜眼瞅着,手拿针盒的苗灵娜眼中古井无波,这份气度,倒像是个见过世面的医生。

    牛小田离开了厅,回到房间里,继续追读连载的网络小说。

    阴壳符的具*置,牛小田已经提前告知,而苗灵娜的灵眼,也很快就追踪到了。

    苗灵娜不苟言笑,让杜娟闭上眼睛,露出小腹。

    随后,就在阴壳符的位置上,插入了密密麻麻的毫针。

    同样的操作流程,又让杜娟喝了一杯温水,已经提前将医蛊放入进去。

    杜娟只觉得,小腹处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爬,痒得身体一阵阵颤抖,差点就从沙发上滚下来。

    如此持续十分钟,就在杜娟即将陷入崩溃之时,治疗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苗灵娜拔出银针,收回医蛊,却第一时间,来到了牛小田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娜娜,辛苦了!”牛小田欠起半个身子,看苗灵娜脸色不太好,连忙问道:“是不是治疗效果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老大,医蛊之上,沾染了太多阴气,怕是要挺不住了。”苗灵娜忧心忡忡的样子。

    阴壳符上的阴气,极为精纯,医蛊难以自行清理摆脱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还给她治病?”牛小田嘿嘿笑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老大要治好她!”苗灵娜回答干脆,眼神并不躲闪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治好你的医蛊。”

    处理阴气方面,牛小田可是高手,用意识通知白狐,让四鬼帮着处理。

    将养仙楼拿过来,牛小田说道:“娜娜,控制医蛊进入这里,出来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,这是养仙楼,老大的好东西还真多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赞了一句,立刻控制着医蛊,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后,苗灵娜就呆住了,通过医蛊,看到了惊人的一幕。

    这栋小楼内,不仅住一只白狐,还有四个女鬼!

    女鬼们围住医蛊,一边开心笑着,一边快速吸收阴气,只是几秒钟,就把上面的阴气,吸收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对玲珑等四鬼而言,这种阴气,不可多得,简直是补益的圣品。

    收回医蛊,苗灵娜撇撇嘴,“老大,你的秘密都被我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算秘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手,又说:“我不养鬼,她们都是自愿留下的,白狐负责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个大家庭,各路英杰齐聚。”苗灵娜笑着赞了一句,转身回地宫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起身来到厅,告诉杜娟,问题彻底解决,可以放心回去过日子,鬼魂们对她没兴趣了。

    杜娟千恩万谢,卷在一起的五百块钱使劲往牛小田手里塞。

    没收,不差钱,说好不收费,包含在上次的处理费里,做人要有信誉。

    夜半!

    院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谁来了?”

    牛小田还没睡,询问身边的白狐。

    “牛婆婆,她被鬼魂侵占了,哦,塞了个纸条,然后醒了,稀里糊涂就走了。”白狐趴着没动。

    “别懒,把纸条拿来。”牛小田胳膊肘推了下。

    “黑子叼来了!”白狐对外面的情况,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牛小田打开窗户,黑子的嘴巴就凑了过来,果然是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打开后,上面居然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搞什么把戏?

    有阴气!

    牛小田戴上眼镜,这才看清上面的文字,哦,都是繁体字。

    “牛小子,老娘最后的机会,被你给毁了,真可恶,从今晚起,兴旺村别想安宁了。张二娘。”

    这娘们儿,恼羞成怒了!

    又不是头一次,手下败将。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在乎,张二娘要是敢来找茬,这次一定彻底灭杀。

    “白飞,是你那女鬼闺蜜来信,要对兴旺村下手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很麻烦,张二娘打不过你,但对付村民,还是有很多招数,就怕不胜其扰。”白狐冷静道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