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靠,棋圣的两个干闺女来了,争着抢着干活呢!”

    张贵媳妇跟着个扇巴掌的动图,昨天刚嘲笑张棋圣的干闺女没用,今天就打脸了。

    “棋圣有福气啊!”余桂香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棋圣的别墅不保了。”许翠兰大笑。

    “俺也想认个有别墅的干爹。”金娥没出息发了个勾手指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俺也想!”

    “+1”

    “+1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群里的消息,牛小田一阵皱眉。

    很意外,红粉双煞竟然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上次挨了顿胖揍,还赔了五百万,咋就不长记性了呢?

    想念干爹一定是假的,估计是三亿的奖金*,双傻的心思又活络了。

    记吃不记打!

    牛小田直接拨通了张棋圣的电话,笑道:“棋圣,恭喜啊,俩闺女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叫她们过来的,俩孩子在外闯荡,也挺不容易,还不如帮我照看棋社。有我一口吃的,就不能少了她们。”张棋圣的话里,倒有几分真情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很听话嘛,一喊就来!”牛小田带着嘲讽。

    “唉,打了好几次电话,她俩一再推辞,就是怕我那一双女儿多想。其实,亲生儿女离得远,倒是不如她们孝顺。”张棋圣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祝棋圣宾满门,生意兴隆!”牛小田敷衍一句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既然是张棋圣将两人喊来,总不能登门给撵走。

    老头会翻脸的,觉得小田哥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去棋圣家看看,红粉双煞到底在干啥。”牛小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这俩夯货,上次还是揍得太轻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嘟囔一句,化作虚影消失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白狐归来,汇报了观察的情况。

    红粉双煞正在忙着,杨美玲收拾屋子,沈浅浅在灶坑做饭,一幅任劳任怨的样子。

    身上没有符箓,白狐仔细检查一遍,没发现指套和毒药,甚至都没有匕首。

    危险性,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“这就奇怪了,她们大老远跑来,到底图什么?还真差那口吃的?”牛小田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看俩人气色都很差,可能真落魄了。”

    下午,白狐的判断成真。

    杨美玲和沈浅浅来到了牛家大院,还带着不少从田野超市买来的滋补品。

    牛小田拉着脸,在厅接待了她们,两人都是一脸的倒霉相。

    “咋又回来了?”牛小田翘着脚问。

    “牛老大,你可千万别多想,我们这次过来,真不是因为必杀令,没那个胆儿。”杨美玲赔着笑脸,唯恐牛老大多心,刻意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父女情深。”牛小田鄙夷。

    “干爹说,他一个人很闷,我们回去后,还是总做那个梦,心里挺不是滋味儿。”沈浅浅眼睛还湿润了。

    杨美玲叹口气,胳膊肘捣了一下,“唉!浅浅,实话实说吧!”

    “这是实话。”沈浅浅慌忙强调,又低下头:“另外,我们在外面,也混不下去了,到头来能收留的只有干爹。”

    “都坐下吧,说说咋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指了指前方,两人这才并排坐在沙发上,将大兜的补品放在一旁。

    沈浅浅讲述,上次离开兴旺村,先跟杨美玲一道,在外面养伤半个月。

    等回到绝情堂的时候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堂主大姐,带病嫁人了!

    姐夫是另一个帮派的老大,毫不气,接手了绝情堂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行,

    绝情堂都是女流氓,曾经的口号,男人是垃圾,一生不嫁人。

    堂主率先违背了帮派的宗旨。

    更可气的是,这位新堂主,给红粉双煞指定了结婚对象,他的两个小弟。

    开始,红粉双煞也认了,嫁了老老实实过日子吧。

    可等见面,那俩货长得都太随便,守着她们就调侃其他女人,看见就难受。

    于是,红粉双煞反了!

    大打出手,结果惨败!

    势单力薄,于是又去动员其他的姐妹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她们居然也倒戈相向,扬言都想找个男人,一起度过漫漫长夜。

    红粉双煞被追杀,比逃离兴旺村那次还狼狈。

    “唉,誓言啊,真是个屁!”杨美玲无限感慨,落下两行眼泪。

    牛小田听得直乐,嘿嘿笑道:“绝情堂就是瞎胡闹嘛,哪有女人不想男人的,这是灭绝人性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都吃过男人的亏,哪能这么口号一致的要嫁人?”沈浅浅还在生气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呢,就像是下海游泳,岸上的人想下去,海水里的想上来,但下一次,照样还会去游泳。”牛小田讲道理。

    “老大高见!”沈浅浅违心夸赞。

    “牛老大,我俩没地方可去,就觉得,兴旺村才是最安全的,一定老老实实的,不要撵我们走啊!”杨美玲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兴旺村遍地杀手,应该是最危险的地方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“没有杀手在兴旺村*儿,原因嘛,老大最清楚。”沈浅浅讪讪道。

    懂了!

    杀手们的唯一目标,就是牛家大院里的牛老大。

    谁也不想惹是生非,被抓走了,就失去了一次暴富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吧,本老大一向宽容大度,你们既然来了,只要不惦记本老大的命,随便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真不敢!多谢牛老大!”

    红粉双煞连连拱手,感谢收留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行家,要注意保护棋圣的安全。”牛小田冷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,谁敢打干爹的主意,跟他拼了。”杨美玲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回去吧,发现啥有价值的信息,也可以直接告诉我。本老大要是高兴了,或许哪天就给你们点儿好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模大样,白狐暗中直撇嘴,这话是跟佘灿莲学的。

    “一定告诉老大,不图奖励。”沈浅浅急忙摆手。

    留下礼品,红粉双煞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相送,回屋后叮嘱君影,偶尔也关注下她们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夜晚来临,

    荣誉村民雷东鸣带着符箓和桃木剑,光荣上岗了!

    他在村里到处溜达,杀手们搞不清他的来头,也把他当成了群体中一员。

    每隔一段时间,雷东鸣就发来一条,记录沿途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还特意括号标注,勿回!

    牛小田鄙夷,这就是邀功,盼着佘灿莲能够看到,了解他如何的爱岗敬业。

    半夜,

    雷东鸣的考验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