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朵花,

    当然要给佘灿莲。

    跟这只灵仙建立稳固的关系,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白狐和灵猫,都是自家人,应该发扬谦让的精神。

    在上通知了佘灿莲,眨眼间,她就出现在屋内,脸上笑成了一朵娇艳的花。

    “小田,够意思,第一朵就想到了我。”佘灿莲笑着夸赞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姐姐在我心里,老重要了。”牛小田违心道。

    “这小嘴真会说,我都想亲一口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做个努嘴的动作,牛小田也没拒绝,美滋滋原地等着。

    结果,佘灿莲却来到玻璃箱跟前,那朵金箭兰便凭空出现在她的手里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条巨无霸的王锦蛇,骤然出现,张开恐怖的大口,将一朵小小花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确切说,是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对比强烈,这场景,一点都不美。

    大蛇爬到床上,舒展地趴在牛小田身边,意识沟通开启,“小田,效果真好,我觉得周身热力四射,胜过晒十年太阳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到了,像是贴着个火炉子。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嘻嘻,快把龙血戒拿下来,咱们抱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断然拒绝,要不是戴着龙血戒,灵仙无法真正碰触,还不知道被佘灿莲欺负成啥样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倒不怕,就怕你一不小心翻个身把我压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你就成牛肉饼了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大蛇一记摆尾,就把房门锁了。

    这么做很有必要,不怕哪个女将闯进来吓出个好歹,就怕打扰自己的炼化。

    一人一蛇,就这样躺在床上,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,直到夕阳西下。

    佘灿莲炼化了金箭兰,这才重新化作人形,舒服的伸展着修长白皙的脖颈,越发显得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这么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姐姐!”

    嘻嘻一笑,佘灿莲取出一颗漆黑的珠子,扔给牛小田:“把这东西,送给那个整晚在外溜达的傻蛋吧!对了,告诉他,晚上别总在我附近瞎转悠,滚得远点儿,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可怜的雷东鸣,要是听到这句话,不知道该作何感想,为什么啊,多情总是被空负。

    说完,佘灿莲就消失了,牛小田拿着珠子,放在眼皮底下看了看,便得出了结论。

    这是一颗养魂珠,跟养魂木同等功效。

    容量小,仅容一只鬼魂入驻。

    从上面的阴气判断,里面不是空的。

    天还没黑,不知道里面的鬼魂是谁。

    但这玩意儿,绝对无法对雷东鸣构成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那就转交吧!

    给雷东鸣打了个电话,牛小田告诉他,这几天的辛苦,佘灿莲都感受到了,有礼物相赠,自行过来拿取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这怎么好意思,还是不要了吧!”雷东鸣推辞,难掩激动之情。

    “雷兄,给你就收着,退回去就更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我马上过来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雷东鸣就登门了,在厅里,牛小田将养魂珠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这方面,雷东鸣也是行家,打量片刻,惊讶道:“灵仙送给我一只鬼?”

    “具体是啥鬼,我也不清楚,晚上雷兄研究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唉,不好办啊,灵仙相赠,总不好灭杀。”

    雷东鸣也不喜欢鬼魂,更没有养鬼的习惯,一时有点犯了难。

    “如果鬼魂的品相不错,雷兄还不喜欢,那就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好琢磨下!”

    雷东鸣收起养魂珠,不肯留下吃晚饭。

    牛小田又告诉他,既然没有鬼魂,雷兄晚上就别出来了,这也是灵仙的意思。

    失业了!

    雷东鸣的神情还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弄走了张二娘,也没有法师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身轻松,外面逡巡的杀手们,成不了气候,被他直接无视了。

    女将们搓麻声阵阵,听起来像是乐章。

    坐在书房里,

    牛小田拿着安悦网购的高倍放大镜,对准从冷树身上取下的玉片,一边仔细观看,一边将上面的内容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寒元功。

    分为九个层次,从冰雪中获取能量,经过转化后,成为体能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相当另类的*,进入四层后,就可以不惧冰寒,零下三十度穿单衣单裤,却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。

    驱使寒气相关的符箓,只需要二层。

    驱使寒气相关的法宝,则需要四层。

    由此断定,冷树就是这个修为,而且止步于此。

    五层修为,拥有一颗寒气凝结的内丹,可以用手掌释放大量寒气,将一棵树冻死,也适用于人类。

    六层,寿元三百岁,可以制造冰寒天气,相当于有了神通。

    七层八层,一步千里,千里冰封一类,那才是真正的牛逼闪闪。

    九层,没记录。

    可能是*的创造者,还没编出来,也可能记录不下,或者遗失了。

    习练寒元功,当然需要在冰寒之地。

    或者,拥有寒芯玉,能够持续不断的释放寒气。

    累得头晕眼花,手指头抽筋,牛小田才将寒元功全部整理在一沓白纸上。

    以后再看,就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北方的冬季,就适合*寒元功,现在还是春季,只能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另外,牛小田也没下定决心,是否*这种*。

    只是一想到寒冰剑被束之高阁,就觉得可惜。

    半夜了!

    牛小田回到房间,刚躺下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雷东鸣打来的电话,莫非有啥急事?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接起来,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阵哭声,非常难听,其中还夹杂着抑扬顿挫的哨音,感觉下一刻哨声就停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雷兄,是你吗?”牛小田心头一沉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……”

    是雷东鸣无疑,此刻已经泣不成声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到底咋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看到了她。”

    急死个人,牛小田皱眉问道:“雷兄,稳住,她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阿莲,是我的阿莲!”

    “佘灿莲!”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一惊,难道说,佘灿莲去找雷东鸣了,都是朋友,可不能内讧。

    “是她,不,也不是她,她刚告诉我,改名字了,叫做别忘归。”雷东鸣呜咽着。

    什么乱七八糟的,牛小田脑子急转了半天,终于懂了!

    佘灿莲,当真就送给了雷东鸣一份大礼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