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桐眼中火苗熊熊,有必要非要强调老太太三个字吗?

    到底忍住没发作,起身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阵鄙夷,长了一幅稚嫩的模样,就以为自己是任性的少女?

    连少女心都不该有,呸!

    几乎每次麻烦,都少不了白狐。

    此刻,它正气得在床上乱跳,将金砂门的祖宗十八代,骂了几百遍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里躺下,牛小田并不轻松。

    金砂门的狐狸尾巴,终于彻底露出来了!

    这是一种层层加码的战略战术,即便得到了喵星,也会索要白狐和黑子。

    终极目标,要了小田哥的命!

    就是奔着必杀令来的,贪图奖励还要霸占灵兽,一群可恶的修行垃圾。

    “老大,积极备战吧!”白狐愤愤道。

    “好!马上开个会,让大家都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在无敌群里,发布开会的消息,牛小田又去了厅。

    很快,女将们聚齐了。

    龙茱居然也来凑热闹,见女将们斜眼看她,连忙举了举手中的小本本,脸上带着讪笑,来学习的!

    没撵她出去,牛小田想想,把苗灵娜也喊了过来。

    真打起来,可能会事关每个人的安危。

    大家整齐地坐成一圈,腰杆挺直,让会议的气氛,显得很隆重。

    “姑娘们,又要有一场大战役,近在眼前,希望大家能继续发挥勇敢合作的精神,共同抵抗入侵者。”牛小田严肃口吻。

    “谁找茬,*!”春风振臂。

    “打他们个落花流水!”夏花接话。

    “抱头鼠窜!”

    “屁滚尿流!”

    “打出屎!”

    “踢出尿!”

    “踹爆卵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前面的用词还有点水平,后面就粗俗了。

    龙茱听得带劲,词汇丰富,来不及记录,干脆把小本本扔到一旁,拍巴掌大笑。

    一时间,豪情满怀,都忘了,自己连编外人员都不算。

    牛小田压压手,示意大家安静,说道:“这一次的敌人,很强大,无论何时,都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“都听老大吩咐!”春风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听老大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片口号,苗灵娜问到了重点:“老大,他们都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牛小田介绍,这是个淡出江湖的宗门,当大家几乎把他们忘了,突然就冒出来。

    金砂门,一行六人,修为都不浅。

    领头的叫做坤泽祖师,百岁以上的老怪物,有内丹,很强大。

    首要一条,大家不要跟坤泽祖师正面交锋,不只是打不过,可能会丢了小命。

    接下一条,跟其他人交手,也要采取群殴的模式。

    一起上,各个击破!

    “老大,是不是可以使用蛇皮鞭?”尚奇秀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这伙人都有修为,抽不死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了,立刻引发一片欢呼。

    “惑风球也行吧?”春风又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试一试,对他们未必有效。”牛小田又点点头,看巴小玉想发言,直接替她说了,“弓弩没问题,尽情发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!”苗灵娜举手。

    “娜娜请讲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抬手示意,苗灵娜考虑问题,相对很成熟,知识底子好,还有过管理一个村的经验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对方既然叫金砂门,顾名思义,我们要重点防范来自金砂的攻击。”苗灵娜提醒。

    说得太好了!

    也说出了牛家军最大的短处,没有真正意义的护身法宝。

    牛老大目前依仗的,也只是护体灵符和诛妖剑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看出牛小田的为难,苗灵娜建议道:“我认为,大家应该拥有一件铁衣,哪怕稍稍抵挡一下也行。”

    女将们没吭声,铁衣有分量,箍在身上,行动会很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娜娜的建议非常好,小玉,会后马上去找铁匠铺,打造六件能挂在脖子上的铁片,不用太厚,先护住前胸再说。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“老大放心,一定办好!”

    如今的巴小玉,牛家大院的内务总管,手握近千万的流动资金,这也是老大的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散会!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巴小玉带着秋雪冬月,拿回来了六张铁片。

    真不错,按照人体流线设计,分量并不重,还有系绳子的孔。

    牛小田先留下,拿着破体锥,在上面刻下一些护体符,防范金砂攻击,更要防范邪术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玩意儿不经打。”白狐很嫌弃。

    “稍稍挡一下,也能避免受重伤。”牛小田认为能有点用。

    “万一有火符,还不烫熟了?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

    也是个问题!

    哪能让苗灵娜抢了第一军师的位置,白狐接着献计:“可以给她们分配那种刀枪不入的药丸。”

    好主意!

    牛小田手里,真有这种药丸,当然是抢来的,缺点是,有副作用。

    但总比被人打伤要好。

    于是,牛小田找出药丸,给女将们每人分了一颗,一再强调,不到万不得已的危急时刻,别服用。

    铁衣,变成了铁护胸。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将铁护胸穿在衣服里面,更加高高挺拔了,又在院子里练起了功夫,要适应携带铠甲的感觉。

    晚饭后,

    金砂门的代言人叶桐,又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牛,敢不敢去村南山下空地打一场?”叶桐下战书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敢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阵坏笑,才不上当,难说金砂门在那里,设置了法阵一类的陷阱。

    “村子里怎么动手啊?”

    叶桐郁闷嚷嚷,比万花还不讲理。

    “老子才不会替你们考虑,总之一句话,登门就打,死伤自负,怕了就立马卷铺盖滚蛋。”

    “你狠,那就今晚半夜,先剥了你的牛皮。”叶桐放下一句狠话,直接挂断。

    约定了具体时间,金砂门也算是体面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在群里发布消息,半夜,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麻将局,九点就提前散了!

    女将们各自回屋,盘坐练功,要拿出最好的状态。

    安悦嗅到了气氛不对,也没管。

    管不了,乱参谋,反而会给牛小田添乱。

    夜空,

    一层薄薄的浮云,让星月的光辉,变得朦朦胧胧。

    白狐密切关注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十一点半!

    坤泽祖师单独来了,背着手围着牛家大院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杀手们立刻就退走,感觉头晕目眩,心跳加快,不得不马上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坤泽祖师又回了别墅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