片刻之后,叶桐带着四人赶来!

    懂了,高高在上的坤泽祖师,只负责清理无关杀手,并没想亲自参战。

    没瞧得起牛小田,觉得手下都能搞定。

    很傲慢,却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召集女将们,来到了院子里,包括苗灵娜。

    龙茱也兴冲冲地跟出来,刚到门前,就被一股掌风给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回去,添什么乱。

    甩着小胳膊,龙茱无奈回到房间里,只能隔着窗玻璃,观看精彩的斗法*。

    防御风阵,被牛小田收了。

    挡不住叶桐一行,被破坏也是浪费。

    来到大门前,叶桐等人便感受到,院子里的牛小田,已经带着女将们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互相看了一眼,五人拔地而起,轻松越过围墙,站在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小牛,再给你最后一次机……”

    会字,还没说出来,叶桐就觉得一股恶臭弥漫而来,浓郁到能一抓一大把还能团成个实心球,熏得差点落下眼泪。

    黄黄对着这群人,放了个无声的臭屁,有备而放,憋了好几天那种的。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,牛小田毫不气,立刻发布了攻击令。

    女将们左手晃动惑风球,右手的蛇皮鞭啪啪作响,朝着前方五人就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惑风球有点作用,金砂门弟子们,出现了短暂的目光呆滞。

    对决时,零点一秒,都能决定胜负!

    金砂门弟子一愣神的功夫,衣服就被蛇皮鞭抽碎,皮肤上泛起一道道红色血痕。

    尚奇秀的蛇皮鞭,隔空抽在叶桐的身上。

    浅*的收身武者服,顷刻间便成了破布条,露出里面白皙的皮肤。

    叶桐无比恼羞,抬手一颗金珠,直接袭向了一脸坏笑的牛小田。

    掌风扑面,却没能挡住金珠,可见其上蕴含着法力。

    牛小田胸前,一柄大剑瞬间浮现而出,其上散发的光芒,让金珠难以寸进分毫。

    其余金砂门弟子也出手了。

    抖手抛出一把金砂,在暗夜里格外刺目。

    蛇皮鞭挥舞起来,金砂被扫落一地,但还是有几枚,打在女将们身上,叮叮当当,衣服上出现了小洞,铁护胸也出现了凹陷。

    牛小田吹起扰魂哨,叶桐不由一呆,僵持在空中的金珠,吧嗒一下落在水泥地上。

    紧跟着,一道电光扑面而来,正是牛小田抛出了雷芒符。

    叶桐被雷芒击中,整个人飞起,向后撞在院门上,大铁门一阵剧烈摇晃,发出哗啦啦的响声。

    等叶桐稳住身形,忽然感觉前面一阵冰凉,上身的衣服全不见了。

    年纪大,脸皮厚,但不代表没有羞耻感!

    此刻的叶桐,脸都成了红苹果,恨不得找个墙缝钻进去,急忙用手捂住。

    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其余四名法师居然也偷瞥了两眼。

    “厉害啊,童姥的皮肤,竟然也不逊色少女,光滑白皙,不得不服。”牛小田一脸坏笑,放肆点评。

    “小牛,老娘跟你不死不休,非挖了你的牛眼当泡踩碎!”叶桐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身边的一名法师,突然朝着地面,扔下一个小球。

    刹那间,浓雾弥漫整个大院。

    五人拔地而起,跳出了院子,其中还夹杂着叶桐的一声尖叫,随后掉下几块碎布片。

    是尚奇秀又挥出一鞭子,恰好打中了她的*,裤子也彻底烂掉了。

    雾气无毒,牛小田打出一道狂风符,瞬间吹散。

    金砂门一行人,已经跑远了,首次挑战,丢盔卸甲,衣不蔽体,惨败而归。

    女将们不由发出了欢呼声,牛小田却朝着没出手的苗灵娜,竖了竖大拇指,建议防护,非常正确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铁护胸,女将们一定会受伤。

    继狐参谋之后,又多了一位苗参谋,牛家军人才济济,兵多将广,必将无往而不胜。

    有收获!

    女将们打开手电,将地上的金砂捡起来,有一百多颗。

    名副其实的金砂啊,居然都是高纯度黄金的!

    今后打个金耳环、金项链、金镏子啥的,只要出个手工费就行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捡起地上的金珠,圆溜溜的,个头不小,颇有些分量,也是纯金打造,上面密布着符文,使得金珠看起来微微泛出红光。

    嗯,价值就不能用金子衡量了。

    吩咐下去,金砂都交给春风,让她进行分配留念。

    重启防御风阵,牛小田带着大家,回到厅落座,叼着烟,郑重分析此次战事。

    打赢了,不能骄傲。

    金砂门绝不会这么弱,只是没摸透这边的底细,冷不防遭遇强攻,被一下子打蒙圈了,这才败走。

    这五人,体质超一流,蛇皮鞭没能抽出血,就是标志。

    一定会卷土重来,届时的战况,将更加猛烈,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大家*昂扬,纷纷表示,绝不退缩,奋战到底。

    各自回屋休息!

    牛小田安排白狐,还要密切关注这些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白狐认为,这些人退走,不是坚持不下去。

    而是叶桐作为唯一的女性,衣衫不整,总不能坦荡拼杀,没法子再打了。

    金砂门顾及名声,应该不会玩偷袭那一套。

    所以,老大尽管放心睡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黑子趴在窗口上,做出挠玻璃的动作。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开窗,只听黑子说道:“主人,喵星在外面,进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完,暂时撤掉防御风阵,一道黑影眨眼就冲过来,从窗口进入到房间里。

    启动风阵,关上窗户,落在床尾的喵星,朝着牛小田拱了拱爪子,“感谢老大,让喵星躲过大劫。”

    躲过个屁!

    金砂门一行人,根本就没走,刚刚还恶战一场。

    “还是家里好,温暖舒服,有花香,有白狐,不觉得孤单。”喵星感慨。

    逃亡生涯,让喵星的心态有所改变,意识到加入团体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不打算让喵星离开了。

    反正金砂门这群人,有没有这个借口,也会继续找茬。

    “喵星,你跑哪里去了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就是玄通真人的洞府,好神奇,都看见了金砂门那群垃圾,他们却没发现本喵。”

    喵星说完,又朝着白狐拱爪,感谢美狐仙提供的避难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