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狐下巴抬得老高,论生存经验,直肠子的喵星还差远了。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,金砂门那伙人还没走,非说我把你藏起来,刚刚打了一场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喵星感动了,眼圈又湿了,随后挥舞着小爪子道:“欺猫太甚,本喵跟他们拼了,把叶桐挠个稀巴烂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,她可是搂着你睡了好久。”牛小田调侃。

    “恶心,她的味道,都不如老大脚丫子好闻。”

    溜须的水平也提高了!

    牛小田很满意,笑呵呵道:“喵星,回来就别走了,反正也这样,你不用出手,老实呆着,别被抓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谢老大!”喵星躬身。

    一人一狐一猫,又在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这晚喵星却没有睡在床尾,而是中间位置,和牛小田背靠背。

    后半夜做了个噩梦,喵星惊醒了,改为两只爪子搂住牛小田的腰。

    三个睡得天昏地暗,直到次日上午九点多。

    是个好天气,万里无云,絮风和畅!

    兴旺村的百姓们,开始赶着牛车马车,前往自家的田地,收拾秋天的秸秆,准备一年一度的春种。

    这几天,兴旺村又来了不少人,除了真正的游,更多的是雇工。

    重点是家庭宾馆和农家乐的服务员,基本都来自于邻村。

    牛小田还听安悦讲,姜丽婉也雇了两个女孩子,指手画脚当起了女老板,倒也经营得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提到姜丽婉的话题,牛小田总是很敷衍,安悦当然认为,这是林英不联系的缘故。

    按照大家的要求,广告中又加了一项招工内容。

    帮着种地,日结。

    无论兴旺村如何发展,口粮田决不能荒废。

    刚去了趟茅房,白狐就汇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又有一行另类,来到了兴旺村,从牛家大院门前经过,正在寻找落脚地。

    称之为另类,是因为身上的气息很特别。

    白狐认为,不是法师,是巫师!

    “探查到模样了吗?”牛小田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行八人,七女一男,女的都长得还凑合,男的个子不高,黑脸庞,倒八字眉,头上扎个小辫子,还有个五彩头绳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去了地宫,将这一形象,告诉了苗灵娜。

    “老大,是端木度,我见过他。”苗灵娜确信道。

    之前听苗灵娜介绍过,端木度是一名厉害的巫师,精通很多巫术。

    好色这一条也准了,这次带来的都是女弟子。

    “真热闹,坤泽祖师还没走,端木大巫师又来了。”牛小田哼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联手的,可以个个击破。”苗灵娜道。

    是这么回事儿,必杀令悬赏的金牛,只有一头,联手的话,分不清是谁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娜娜,强敌越来越多,不行你就离开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

    苗灵娜使劲摇头,又说:“端木度会什么巫术,我大致清楚,可以为老大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好,抢来他的法宝,到时候给你用。”牛小田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大,还是要小心提防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忍着没说,她外婆虽然战败过端木度,都没抢到任何宝物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可能性,几乎就没有。

    这时,牛小田的手机响了起来,尾号一串二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号码这么多二,真够二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坏笑,这样的陌生号码,基本可以断定,都是威胁电话。

    “端木度的号码。”苗灵娜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听听,他到底会放什么屁!”

    牛小田放在茶几上接通,直接选择扬声器模式,故意粗着嗓子道:“喂,给俺打电话,想干啥子哩?”

    苗灵娜先是瞪圆眼睛,接着便捂着嘴笑起来。

    端木度没说话,还以为打错了,半天才问道:“你,是牛小田吗?”

    “正在小爷!”牛小田这才恢复了正常声音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

    端木度骂了句,随后说道:“牛小田,我是端木度,直说吧,把苗灵娜交出来,我们立刻撤走。”

    “*,你多厚的脸皮,让交就交,小爷岂不是很没有面子,在村里咋混下去?”牛小田立刻就恼了。

    “粗俗,好好说话。这样吧,只要交了苗灵娜,我带来的七个女孩子,全留给你。”

    端木度开出的条件,相当*,也非常荒唐。

    “我要这么多女孩子干个球?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时没转过来弯,家里的女孩子已经很多了,再增加一批,估摸着都能开个女子会所了。

    “每天一个,一周不重样,这才是丰富多彩的人生。”端木度厚颜*地笑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佯装感兴趣的样子,打听道:“那个啊,她们都比娜娜漂亮吗?”

    “诚实说,比不上,但各有味道,尤其经过我的训练,各种功夫都会,保你每晚都有新鲜感。”端木度继续怂恿。

    牛小田啧啧摇头,“好是好,就怕身体熬不住啊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附赠温和补药。年轻时,就该多快活,别等老了,对啥都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标准的*,垃圾!

    牛小田心中暗骂,闲来无事,聊天也不花自己的电话费,继续说道:“老端啊,真别扭,还是叫老度吧,老度,你一来就想要带走娜娜,总要给本人个理由吧!”

    “娜娜是超一流的巫女,一旦嫁给我,必然统领庄园,过上富贵无边的生活,巫师和巫女,正好适合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的咬牙声,清晰可闻,俏脸涨红一片,气得小拳头都握紧了。

    “*,你要娶娜娜,我咋办啊?”牛小田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端木度没听懂。

    “我们订婚了,还摆了一百多桌酒席,乡里乡亲们都来祝贺了,还凑了份子钱,让我咋对外交代?”牛小田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“扯淡,巫女从不订婚。”

    “见识太少了,有道是入乡随俗,兴旺村这疙瘩,结婚前必须订婚。”

    端木度没了动静,不是信了,而是烦了。

    他当然清楚,牛小田就是在跟他闲扯皮,没事儿逗咳嗽。

    “喂,老度,咋没动静了,死了吗?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脸认真问,还小声嘀咕,身边可能没人,否则还能抢救一下。

    牛小田!

    端木度忍无可忍,威胁道:“牛小田,不交出苗灵娜,都等着毁灭吧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!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