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看着手机通话结束的手机,恼火道:“怂包,这么快就挂了,老子还没骂够呢!”

    对面沙发上的苗灵娜,却发出了一阵爆笑,笑得花枝乱颤,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,苗灵娜感激道:“老大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谢*啥?”

    “就该骂他,替娜娜出了口恶气。”苗灵娜嘟着小嘴。

    “你们之间的事儿,应该并不简单吧!”牛小田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苗灵娜深吸一口,承认道:“当初端木度攻打圣女村,就是因为向我提亲失败,被外婆给骂了,恼羞成怒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瘪犊子,咋这么厚的脸皮,哪里就配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摇摇头,“他身边不缺漂亮女人,想得到我,就是想得到整个圣女村,为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!

    苗灵娜是圣女村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“这货是真正的*、垃圾,就该彻底废了他的零件。”牛小田发着狠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不是外婆的对手,但现如今,也不能让外婆来帮你。此事因我而起,但若因此后方空虚,整个圣女村就不保了!”苗灵娜坦诚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本老大从不放弃身边的朋友,跟他干到底就完了。”牛小田仗义地拍着胸脯。

    苗灵娜感动不已,泪光盈盈,很想拥抱牛小田。

    但牛小田心里很清楚,其实跟讨要喵星一样,端木度索要苗灵娜,只是借口。

    一定是因为必杀令而来,真正想要的,还是小田哥的贵命。

    苗灵娜讲,端木度带来七名女子,并非为了自己消遣娱乐,而是可以构建七女阵。

    类似于符阵,可以进行锁定目标,展开攻击。

    巫术一道,以攻击魂魄为主。

    因此,七女阵,也被称作七女夺魂阵。

    另外,端木度拥有的蛊虫,堪称品类众多,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下毒方面,更是绝对的行家,不能跟他正面接触。

    至于其它的巫术,变化众多,只能等交手之时,见机行事,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牛小田有了另外一个推论,端木度很可能是柏寒特邀过来的。

    这让牛小田想起一件事,高速路上的油罐车事故,司机中了蛊虫昏迷,端木度一行人,很可能就是幕后凶手!

    “娜娜,只要防御风阵开着,蛊虫就进不来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不,有一种蛊虫,叫做金线蛊,细小如丝,是能够穿过灵体的,并且带着剧毒,还会对白狐造成威胁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提醒,又解释说,“我从不养这种蛊虫,它需要人血来培养,太*,消耗也很大,损人不利己。”

    喵星回来的正是时候,对付这种蛊虫,非它莫属。

    “还需要注意啥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家中的食物,我来检查,严防端木老狗下毒。”苗灵娜哼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骂得好!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竖起大拇指,“那就拜托娜娜了!”

    “一定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安全起见,苗灵娜离开地宫,这段时间,将住在厅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到房间里,立刻交给喵星一个重要任务,到院子里去住,严防金线蛊偷袭。

    如有发现,直接咬死。

    喵星接受任务,只是不太情愿跟黑子和黄黄住在一起,时不常就回来洗个澡,也不怕洗秃噜皮。

    “小田,把那个破法阵打开一下。”佘灿莲发来消息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复一个ok,立刻关闭防御风阵,佘灿莲就出现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防御风阵随后开启,必须严防死守,防止蛊虫大规模入侵。

    “小田,巫师都被你吸引来了,魅力真大。”佘灿莲调侃。

    “羡慕吧!”

    “切,要不是看在刚得了你的好处,本姑娘肯定一走了之。”佘灿莲哼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不会害怕巫师吧?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佘灿莲也不隐瞒,纤细手指抚上俏脸,“他们有一种污水,能够破坏我完美的皮肤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你来求保护?”牛小田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这话就不对了,我是来帮你的,别碍事,往里面躺躺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说着,就在牛小田的床上躺了下来,拿出手机,又玩起了贪吃蛇游戏。

    爱玩手机的灵仙,这是社会融合度很高的表现。

    但只玩一种简单的游戏,还没多大进展,可见除了颜值和灵力,也是个空架子。

    “又被吃掉了,小田,帮我霸屏。”佘灿莲将手机递过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接,因为自己的手机又响了!

    叶桐来电话,上来就说,“小牛,今晚十二点,决一雌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雌雄还用分辨吗?你当然是雌。”牛小田直乐。

    “少贫嘴,一定打烂你的牛腚,打出牛屎来。”

    叶桐咬牙切齿发着狠,牛小田一阵鄙夷,打急眼了,形象全无,啥磕碜话都来了。

    也不生气,牛小田看似善意地提醒道:“童姥,你们可得抓紧点,抢食的大巫师已经来了。另外,多注意安全,那家伙好色又喜欢下毒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叶桐恼火道:“都算个屁啊,敢捣乱,一起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“拜拜,半夜见!”

    牛小田挂了电话,心里当然非常盼望,端木度能跟金砂门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到那时,小田哥一定会帮着清理战场的。

    佘灿莲就住在牛小田的房间里,只要有人进来,她就消失不见,也没人发现。

    晚饭时,牛小田特意悄悄叮嘱了安悦,别去他的房间,有危险。

    安悦点头答应,气氛不对劲,她早已经发觉了,但求不给牛小田添乱。

    阻止安悦进入,牛小田当然有考虑。

    敢直接躺在牛老大床上的,唯有安悦,到时候压到了佘灿莲,难保这条蛇恼羞摆个尾巴张个大嘴什么的,伤到了吓到了可划不来。

    夜晚来临!

    牛家大院四周,一丝风也没有,透着一种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途经的路人,都觉得呼吸不畅,心里就像是压着一块石头,不得不快步远离。

    苗灵娜发消息告诉牛小田,端木度施展了巫术。

    息风术,能让局部范围内,风力消失,造成气息流通障碍。

    无论是法术,还是巫术,一定有做法的材料。

    大院内,暂时不受影响,空气流通顺畅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就懒得出去冒险寻找,这种材料到藏在什么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