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了安慰我,你瞎编的吧?”安悦问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前段时间,我独自去上坟,里面是空的。金蝉脱壳,玩得那叫一个溜,不得不佩服。”牛小田说起这些,很轻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牛小田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你,你恨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,反正没他们,我也过得很乐呵,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你心理真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是孤儿,一直生活在蜜罐里,没体会过那种长夜独眠的感觉。一个人啊,要是连死都不怕,别的就更没啥了!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娃!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悦悦!”

    安悦终于被逗笑了,这才讲述,姜丽婉如何解释的这件事。

    姜丽婉和安在常曾经是亲密恋人,大三起就搞对象,那个时代,这是很羞耻的行为,所以进行得非常隐秘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个非常重要的原因,安家不愿接纳姜丽婉,出身普通。

    大四快毕业,安在常有了个出国学习机会,两人在机场海誓山盟,依依惜别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姜丽婉,已经怀孕了!

    远洋电话,没少打了。

    姜丽婉在租住的小屋里,养胎盼君归,幻想着奉子成婚,婆家的反对便无效了。

    初冬,姜丽婉在小医院里,独自生下个女孩,也就是现在的安悦。

    姜丽婉却高兴不起来,她更希望是个男孩,那样嫁入安家的胜算更大。

    告知了安在常,他却非常高兴,还承诺,再有半年就能回来,正式举办结婚典礼。

    希望重新点燃。

    然而,

    独自抚养几天孩子后,姜丽婉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孩子,每天醒来的时间,不到十分钟,而且目光呆滞,还不会捕捉光线。

    抱着孩子去医院,检查一切正常,医生却告诉姜丽婉,孩子长期嗜睡,很可能会影响智商。

    叫不醒,也不哭!

    终于,年轻的姜丽婉崩溃了,难以承受抚养傻孩子的长期压力。

    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,姜丽婉把孩子包好,放在救助站的门前。

    在后来的一个月里,姜丽婉每天都忍受着良心的煎熬,形容憔悴,终于隐瞒不下去,告诉了远在国外的安在常,把孩子给扔了。

    安在常勃然大怒,彻底翻脸。

    还说回来之后,一定将姜丽婉砸进监狱里,遗弃罪!

    姜丽婉是真怕了,开始找孩子,哪里找得到。

    心力交瘁,姜丽婉晕倒在路边,被途经的林大海给救了,悉心照顾。

    为了逃避良心谴责和法律制裁,姜丽婉就跟林大海来到了兴旺村,甘守着一份平凡。

    “唉,终于明白了,我这睡不醒的毛病,是出生就有的。”安悦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也算是情有可原,一名未嫁女子,带着个傻孩子,还不被婆家接纳,压力可想而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把我给扔了!”

    “但凡有一丝希望,母亲都不会扔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哼!这会儿,你倒是向着姜丽婉说话了。”安悦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现在懂了吧,她之前为啥一直反对你跟我同住,还真跟英子没啥关系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势利眼,多管闲事!反正我不认她。”安悦不屑。

    “认亲的问题,放到以后再说,可以给老安同志打个电话了,问问你是咋找到的。”牛小田似乎颇有兴趣。

    安悦这才拨通了父亲安在常的电话。

    一再深呼吸,尽量用平稳的口气说道:“爸,今天姜丽婉找我,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!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清晰的笑声,安在常幸灾乐祸问:“她终于憋不住了,是不是痛哭流涕,跪地求原谅?”

    安悦懵了,这是怎么说话呢?

    “她,情绪挺激动的。”安悦支吾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恶毒的女人,扔了孩子就跑,老天怎么不把她给收了!”

    安在常说话相当刻薄,毫无半点感情,又说:“我早就知道,她夹在尾巴躲在兴旺村,所以,让你去那里,就是*她,看女儿多优秀,让她难受,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安悦涨红了脸,恼羞道:“爸,你怎么不考虑我的感受?我不是你报复别人的工具!”

    “更主要也是为了历练你。悦悦,你就当是听了个悲情故事,不用理她,这种妈,可以没有。”安在常决然道。

    一肚子邪火的安悦,听到父亲的话,顿时消了下去,又问:“爸,你是怎么把我找到的?”

    “得知你丢了,我就提前回国了。四处打听,捡到并收养你的,就是连家。确切说,是你现在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谜底揭开!

    姜丽婉扔掉的孩子,被连方菲捡到了。

    不顾家人反对,未婚大姑娘收养了一个孩子,安在常深受感动。

    后来,连方菲还嫁给了安在常,实现完美过度,秘密就这样被隐藏了。

    安在常很忙,那边有人来了,没说几句话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安悦久久不语,一时间,竟然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一向杀伐果断的安主任,不得不叹气询问牛小田,“我现在该怎么办?其实我爸也挺过分的,优柔寡断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别想了,都交给时光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敷衍一句,实在不想掺和安悦的家事。

    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。

    清官难断家务事!

    牛小田倒是觉得,自己孑然一身,反而过得日子很清静。

    身兼两职的安悦,工作繁忙,洗净脸,化了淡妆之后,重新开车去往了工作岗位。

    而牛小田也在上,收到了姜丽婉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小田,好孩子,你帮婶子劝劝她。”

    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先交给时光吧!”牛小田回了句同样的话,姜丽婉又发来好几条,他也没回。

    金砂门和端木度,都在虎视眈眈,想要了小田哥的命。

    相对生死而言,其他都是小事儿。

    这不,端木度又来电话了,牛小田不耐烦问道:“老度,想干啥?”

    “就是想确定下,你是不是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肯定死在本人的前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帮混球,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。牛小田,咱们联手怎么样,得到好处,一人一半,我保证,不再纠缠娜娜。”

    端木度的脸皮,比城墙拐角还厚,居然谈起了合作!

    “老度,这么想就对了,有句话咋说的,女人如衣服,何必单恋一枝花。”牛小田感兴趣的口吻,“怎么个联手法啊?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