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目前看,那女人带着的人,水平挺差的,干不过你。估计老东西要出场了,到时候,你在院子里正面迎击,我在后面偷袭,看他还不死!”

    端木度说出了行动方案,判断倒也准确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认为,今晚,坤泽祖师会放下架子,正式粉墨登场。

    “厉害啦,你到底多吃了那么多年的咸盐,脑瓜子就是好使。这叫什么?对,腹背受敌,前后夹击,坤泽祖师一定死得透透的。”牛小田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好歹也江湖立足多年,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。小田啊,难得你能审时度势,做出正确选择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ok,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“必须愉快!”

    挂断手机,牛小田冲着屏幕不屑地呸了一口,端木老狗,跟老子耍这种把戏,真他娘的幼稚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会跟端木度联手,这货肯定躲在后面,等双方拼得两败俱伤,趁机出手,将战果全部收走,也包括小田哥的命。

    天气晴朗,

    牛小田来到院子里,又去查看灵草的长势。

    在君影的努力下,百洁草已经抽出三片叶子,估计再有半个月,差不多就可以使用了。

    雷脉草长得也不错,有了一片叶子,只是上面还没有金色的纹理。

    其余三种灵草,刚刚冒出鲜嫩的芽尖,非常值得期待。

    墙壁的狗舍里,和谐融洽的场景。

    黑子伸展着身体,正在睡觉。

    黄黄在黑子尾巴位置趴着,毛发越发金灿灿的。

    喵星则在黑子的怀里,袒露出肚皮,眯眼呲牙晒着太阳。

    都是黑色动物,需要仔细分辨,才能发现。

    一切,安静又美好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这么多纷纷扰扰,生活该是何等的惬意。

    敲门声传来!

    牛小田知道是雷东鸣,过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与鬼同居,雷东鸣的气色却格外好,像是重新焕发了青春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这两晚,你这里都不消停,需要我帮忙吗?”雷东鸣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“雷兄的好意领了,不能把你再牵扯进来,估摸着能顶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是一群疯子!”

    “修行不到家,贪心不足,受人蛊惑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,我也是这样!”雷东鸣深感惭愧,又说:“不把幕后者除掉,只怕此事会没完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龙见首不见尾,没辙啊,只能先硬抗着。”牛小田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真难为你了!”雷东鸣感慨一句,小声道:“这两晚,我一直跟忘归深入交流,个人觉得,你父母发现通天陵一事,并非子虚乌有。”

    声音小,屋里的佘灿莲也一定能听到。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摆摆手,“雷兄,通天陵是啥地方,极其神秘,我看啊,八成不靠谱!”

    “忘归认为,你父母是一流的考古学者,还有坚忍不拔的钻研精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连孩子都不要的人,哪有什么精神啊,不谈这个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忙岔开话题,又问:“雷兄,大槐树有啥发现没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雷东鸣语气肯定,“里面一定藏着天然的避雷法宝!”

    “有具*置吗?”

    “正在分析。只是,不能破坏这棵大树,就有点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那也不能破坏!

    “树在那里,不会长腿跑了,别着急,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又闲聊几句,雷东鸣没留下吃午饭,告辞离开,又去找农家乐,还说这里的菜肴味道一流,怎么都吃不够。

    得到了老情人的魂魄,雷东鸣还是不想离开兴旺村。

    大槐树吸引他,还有,通天陵!

    其实,牛小田问完了大槐树,就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总想遮掩通天陵的秘密,却忘了不该打听大槐树。

    此事,一定会引起佘灿莲的极大兴趣。

    没猜错!

    午饭后,牛小田装作若无其事地躺在床上,佘灿莲却扔了手机,转过脸来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看。

    “姐,看啥啊,又不是没见过。”牛小田装着害怕,又往里面挪了挪。

    “嘿嘿,今晚我就把那棵大槐树,变成一堆粉末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坏笑着,还扭动了一下灵蛇般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牛小田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能阻止我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是这个意思。弄碎了大槐树,也找不到宝贝,还落下一堆骂声,何苦呢!”牛小田赔着笑。

    “有你,一定能找到里面的宝贝,躲避雷劫。哈哈,我要是睡觉,做梦都能笑醒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,我肯定不能帮你。”牛小田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去找雷东鸣,白替他保管那么多年的情人魂啊!”佘灿莲猛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他也找不到,天然法宝,通常没气息,你胡作非为,还可能就此毁了法宝,彻底没戏。”牛小田半是警告,半是劝说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就等等雷东鸣,反正,这玩意必须归我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终于冷静下来,但那双眼睛还是直视着牛小田,分明就是有话没说完。

    干脆直接挑明,“我以为,你会对通天陵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兴趣,小田,空穴不来风,或许真是呢!你父母,就没留下什么地图一类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,唉,狠心的父母。”牛小田故作叹息。

    有五张密文绘制的地图,这次去源州,全部交给了舅舅,至今还没反馈信息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会说,贪心的家伙,何止外面的那些人,身边这位也是。

    “围绕你身边的秘密,还真是够多的,单纯又复杂的小牛牛。”佘灿莲笑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换个称呼,真难听!”牛小田皱眉*。

    佘灿莲琢磨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,顿时笑得满床打滚,好久也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金砂门,很讲究!

    傍晚之时,叶桐又来了电话,今晚继续约战,不死不休!

    “童姥,今晚不行!”牛小田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你怕了?那就交出灵犬和狐仙。”叶桐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怕,你一直是手下败将,上上次打没了上衣,上次全都打没了。我就是觉得欺负老人家不公平,做人该堂堂正正的。”牛小田说得那叫一个道貌岸然。

    提起这个茬,叶桐就火冒三丈,万般屈辱,不由狠声问道:“牛小田,说清楚了,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