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靠消息,端木度,哦,就是那名巫师,想要趁着我们大打出手时,从后方偷袭你们,这让我觉得胜之不武,有违公平原则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我才不信。”叶桐哼道。

    “实话说吧,他亲自来电话,跟我约定好了,一起行动,让你们腹背受敌,成为夹心饼干。”牛小田认真的口气。

    “扯淡,他怎么肯帮你?”

    叶桐还是不信,目标都是牛小田,要合作也是他们双方才对。

    “唉,他当然是忽悠我,灭了你们,再来杀我,这叫各个击破。另外,还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,他的目标也有你。”牛小田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“你眼睛有病吗?没看见他带着七个女人,这人极其好色,遇到漂亮女人就想拿下,估摸着,想把你抓走,当成压寨的小老婆,帮着暖被窝洗脚倒尿盆啥的。”牛小田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“我呸!他也不撒泡尿照照!”叶桐彻底火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跟你废话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顿了顿,又说:“再强调一遍,我不同意约战,如果你们非要来找茬,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不等叶桐再说什么,牛小田便挂断了。

    佘灿莲哈哈一笑,“小田,你小子真坏,搬弄是非一流啊!”

    “兵法,诡道也!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。”牛小田卖弄不多的墨水,笑道:“等他们打得你死我活,各有损伤,咱们就省事了。”

    想得美!

    佘灿莲撇撇嘴,“但愿如此,至少,他们相互猜忌,绝不会合作。”

    这时,传来敲门声,佘灿莲骤然消失。

    勾彩凤进来了,怀里还抱着喵星,开心又满足地摸摸毛绒绒的脑袋,放下后就去做饭了。

    稀罕事儿!

    喵星居然让人抱着了!

    只见喵星跳*,准确避开佘灿莲,张嘴吐出一只灰色的蛊虫,已经被它给咬死了。

    “厉害,又抓到了蛊虫了!”牛小田赞道。

    “切,这只蛊虫藏在勾彩凤的衣服里,想要混进来,还是被本喵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难怪让勾彩凤抱着,原来是为了抓蛊虫。

    有喵星在外值守,端木度千般妙计,都是浮云。

    夸赞喵星几句,就让它出去了,死去的蛊虫,又被牛小田装入了小瓶子里。

    晚饭,依然很丰盛。

    安悦心不在焉,随便吃点就饱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还是挺关心安悦的,吃饱后,又把她叫到了地宫里。

    “悦悦,咋还是情绪不佳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纠结啊!”

    安悦并不隐瞒,说道:“林大海给我打电话了,替姜丽婉说情。唉,他这人还真不错,是个有心胸有担当的男人,换做别人,知道这事儿,可能早就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英子都这么大了,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,哪能说离就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表示理解,又问“你咋跟他说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说什么,他也是可怜人,我只能告诉他,事情太突然,需要时间去适应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儿呢,慢慢来!我觉得,你应该稳定好心情,给你妈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!”

    安悦柳眉倒竖,恼羞道:“我要给姜丽婉打电话,非得骂起来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白眼狼,怎么一提到妈,就想到这位呢?”牛小田鄙夷,强调道:“是你另外一个妈妈。她一直担心失去你,现在最纠结的只怕是她。”

    安悦如梦方醒,不该忽略养大的母亲,急忙去卫生间洗了脸,拿起手机,给连方菲打去了电话。

    五分钟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……

    牛小田默默退出了地宫,让安悦独享这个超长又煽情的电话粥吧。

    半夜!

    坤泽祖师亲自带队,来到了牛家大院的门前。

    牛小田关闭防御风阵,君影立刻探查到,端木度也带人来了,此刻正躲在二百米之外。

   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!

    端木度等着捡漏,他才不会跟牛小田联手。

    今晚的战争强度,将是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把女将们召集起来,牛小田傲然来到院子里,耳中立刻传来坤泽祖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老道潜修多年,已经超然物外,本不想跟你一般见识,怎奈你冥顽不化,屡次戏弄本门弟子,难以饶恕。”

    声音并不大,但字字落在牛小田心里,脑海中一阵嗡鸣作响。

    很可怕的修为,牛小田只能运起真武之力,抵抗这种威压的侵袭,冷笑道:“坤泽,你既然是祖师,就该有祖师的风度,兴师动众,杀人讨赏,传出去,令人耻笑。”

    “交出灵猫、灵犬和白狐,交还抢掠之物,此事便作罢,本门需要几个看家护院的小动物。”坤泽祖师直接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东西,凭什么给你?”

    “强者为尊,无论何时何地,都是不变的准则。”

    话不投机!

    直接干就完了!

    坤泽祖师迟迟没行动,显然已经感知到,端木度正在觊觎他即将到手的胜利果实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苗灵娜突然取出一面青色的小旗,朝着夜空中摇晃了几下。

    倏然间,一股青色的气息升腾而起,化作一只青色透明的蛊虫,正是灵蛊的幻影。

    端木度虽然躲在二百米之外,但早就释放了蛊虫,悄悄观察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看到灵蛊幻影,顿时兴奋异常,如果得到此物,就能控制苗丹老太太,圣女村也就轻松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不由的,端木度朝着牛家大院方向,向前走了十几步。

    身后的七女,不知所以然,也跟着一路前行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,让坤泽祖师非常不悦,忍无可忍,突然离开,身形快如鬼魅,朝着端木度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威压扑面而来,令人几乎窒息,端木度惊得魂魄出窍,慌忙幻化出一堵墙阻挡。

    无效,幻影墙瞬间被冲散。

    端木度情急之下,又释放一道黑色的符箓,无数条黑蛇,夹带着剧毒,扑向了坤泽祖师。

    坤泽祖师的袖口中,突然滑出一个小小的拂尘,不屑地摇晃几下,噗噗噗,空中的黑色尽数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威压即将冲击在身上,端木度避无可避,急忙运转体内的巫元力,生生接了坤泽祖师一掌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端木度被冲到了空中,继续不断向前飞,跌落之时,居然在小村南部的旷野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