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姐姐,你一记龙摆尾,他就飞到了山上,寻找都困难。这要是让老百姓看到了尸体,那就不好收场了!”牛小田赔着笑。

    “哼,本姑娘的牙都差点硌掉了!”佘灿莲还在生气。

    “嘿嘿,消消气,收获了不少金子呢!”

    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佘灿莲不解。

    “给姐姐镶个金牙,那才叫霸气。”

    什么话!

    佘灿莲被气笑了,又提出个条件:“把那个小金碗毁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答应,“太可惜了,姐姐尽管放心,那玩意我也用不了,不会用,修为也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不行,哪也不行!

    佘灿莲真想把这小子直接弄残,到底忍住,说道:“给本姑娘*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个咱最擅长,管保让你舒服到还想要。”牛小田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去往厅,简单开了个会,牛小田便安排女将们去休息。

    此一战,

    收获了三样宝贝,小金碗、金针和一柄拂尘。

    只可惜,都是标准的道家宝贝,即便牛小田到了真武五层,也未必能够驱使。

    除非进行改良!

    牛小田奉行拿来主义,恰恰不擅长这一行。

    金砂门惨败!

    兴不起任何风浪,必然卷起铺盖卷滚蛋。

    但外面,依然还有端木度,各种阴谋诡计,还要继续防范。

    离开厅,牛小田直接来到安悦的房间。

    果然,黑暗中的安悦,正抱着腿坐在床上,独自默默发呆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姜丽婉,而是暴雷球产生的巨大轰隆声,将她给吵醒了,还隔着窗户,看到了外面激战的景象。

    金光、气浪、急速穿梭的身影,各种声音交织,令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悦悦,咋还不睡觉啊?”牛小田笑呵呵问。

    “我怕,很害怕!”

    “怕啥,有小田哥罩着你,谁也不敢动你半根头发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刚坐在床边,就被安悦抱紧了,眼中的泪光,在夜色中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都看到了,简直不可思议,真担心哪一天,我会失去你。”安悦哽咽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咱是天神下凡,鬼神难挡。”

    “吹牛!”

    “悦悦,希望有一天,我能带你一起飞,自由自在,纵横天地间,俯瞰万里江山。”牛小田豪情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相信!”

    “那就安心休息吧,别管外面如何,都不会影响你。”

    在牛小田脸颊上,轻轻一吻,安悦这才躺下来,微微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帮她掖好被子,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睡神”称谓绝非是浪得虚名,很快,安悦嘴角带着笑意,就这样睡着了,还是深度睡眠。

    胎里带,羡慕不来。

    洗净了手,牛小田回到房间里。

    果然看见,现出原形的佘灿莲,以大蛇的姿态,趴在床上。

    *进行中……

    嘿呦嘿呦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可怜的牛老大,累得歪斜在一边,发出了鼾声。

    次日,

    天空下起了小雨,滋润着万物。

    牛小田躺在床上刷视频,君影这才汇报,昨晚防御风阵关闭时,探查到的情况。

    端木度及其手下,全部被坤泽祖师打飞,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是个好消息,

    短时间内,端木度不会再有行动,可以透口气。

    白狐也来汇报,叶桐单独打着个花雨伞,正朝着牛家大院走来。

    这女人,还真是顽劣,咋就不记打呢!

    牛小田跳下床,也找来雨伞,撑好后,来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很快,叶桐敲响了院门,牛小田过去打开,冷冷道:“童姥,咱要是总这么没完没了,我可要真下死手了!”

    “小牛,你误会了,我们马上就离开。祖师安排我过来,将这样东西送给你,感谢你昨晚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叶桐很气,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生盒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定睛一看,眼睛顿时闪闪发亮,里面居然放着两株野山参,都是八品叶的!

    绝对的好东西!

    忍住爆笑的冲动,牛小田还是严肃道:“多谢了,但我,还是不想还给你们那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叶桐叹口气,“不要了,人命最可贵,祖师已经决定,金砂门重新隐退,从此不染江湖之事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很开心,不气地将玉生盒拿在手里,“那就一路走好,祝你永远这么年轻漂亮!”

    “再见我,一定还这样!”

    叶桐眼中,终于有了一丝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慈祥。

    走就走呗,临行还送一份大礼,扭转太急太快。

    牛小田挠挠头,忍不住问道:“童姥,你刚才说的,应该都是发自肺腑的吧?别是又有什么阴谋?”

    叶桐微微一笑,“小牛,实话实说,是悲悯之心救了你。祖师的内丹,是能够爆开的,其威力,远超过你那颗雷球。”

    鱼死网破!

    牛小田汗了一个,幸好昨晚,没有对坤泽祖师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叶桐走远了,好像是一身轻松,也许,她并不愿意参与江湖是非,早就想离开了。

    两枚八品叶山参!

    牛小田心花怒放,急忙做贼一般,小心地揣进怀中。

    玉生盒,能够遮挡气息。

    否则,佘灿莲一定会突然出现,毫不气地展开抢夺。

    这玩意,必须先保密,会有大用。

    牛小田先装着去厅,跟苗灵娜聊了会天,然后去了地宫,将玉生盒锁进了保险柜里。

    一切做得天衣无缝,神不知鬼不觉!

    可是,刚回到房间,佘灿莲就敏感地问道:“小田,怎么非要把那个玉盒,锁到下面?里面放着什么?”

    唉,还是被发现了!

    牛小田脑筋急速转动,撒谎道:“坤泽祖师退了,让叶桐送来两条寒芯玉。这玩意,距离近了,会被冻伤的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哦了一声,也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多亏手机吸引了她的一些感知,否则,牛小田无论如何也瞒不住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机又响了起来,来电还是端木度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接通,笑道:“老度,是不是还想打听下,本人是否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行,遇到这样的大修士,居然都没事儿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早就跟金砂门握手言和了,算计的就是你。”牛小田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好卑鄙!”

    “不如你,有道是,识时务者为俊杰,老度,赶紧夹着尾巴滚吧!”牛小田语气骤然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好,改天再来要你的命。”端木度居然一口就答应了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