挂断电话,牛小田开心地比划了个耶!

    只要端木度离开,佘灿莲也就没有借口,总留在本老大的床上。

    单独住大别墅不香吗?

    就在转头之时,佘灿莲,消失了!

    手机还扔在床上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牛小田惊得头发都竖了起来,急忙起身朝着地宫跑去。

    看到牛老大如此惊慌,白狐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地宫里!

    佘灿莲正坐在沙发上,玉生盒就摆在茶几上,她已经运用灵仙的搬运法力,将盒子从保险箱里取了出去。

    啥样的小偷,也比不过灵仙!

    “嘿嘿,姐姐怎么想到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明知故问作为开场白,还是能缓解尴尬的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可真过分,昨晚我冒着生命危险帮忙,得了好处,却想要独吞,真不厚道。”佘灿莲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“姐姐莫生气,我绝不是那种人。其实,我想防备的,是它!”

    牛小田赔着笑,指了下空中。

    白狐连忙现出身形,落在茶几上,直勾勾地看着玉生盒,眼中再无它物。

    八品叶山参,何其难得,白狐强忍着口水,真想掀开盒盖,一口气吸光。

    “哼,编吧,继续编!”佘灿莲抱着膀子,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说哪去了,姐姐现在的修为,这种品相的山参,只能是锦上添花。”牛小田点头哈腰,态度相当诚恳。

    此言不假。

    上次必杀令悬赏中,就有八品叶山参,也没见哪个灵仙对此表现出兴趣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分我一株!”

    佘灿莲不耐烦地提出条件。

    心里难受,真不舍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强做笑颜,还是点头如捣蒜:“姐姐不嫌弃,就拿走吧,友谊长存才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终于笑了,摆手道:“瞧你的小气样,我可以不要这玩意,但必须多给一朵金箭兰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啊!”牛小田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还不错,既然那个巫师要滚蛋了,我先回别墅写剧本,有事儿联系。”佘灿莲挥挥小手,倏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白狐向前一跃,就把玉生盒紧紧抱在怀里,这架势,掰断狐狸爪子,也不会放开。

    “白飞,有点出息行不行!”牛小田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狐狐对你,可是一片赤胆狐心,苍天可鉴!”

    白狐可怜巴巴的说着,嘴巴就贴在玉生盒上,做好了随时一口吞下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便宜都让你占了,别人该咋办?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一株,一株,不贪心。”

    一共就两株,这还叫不贪心,怎么就不想想,本老大也想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这玩意,得及时处理了。

    否则,会影响内部团结。

    牛小田点起烟,在沙发上坐下来,吩咐道:“白飞,探查一下,佘灿莲还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探查不到,反正床上的手机不见了!”

    那就是真走了,倒也说话算数。

    “先把盒子放开,咱们商议下,这两株野山参,到底该咋处理才好,必须要发挥做大的效果。”牛小田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老大,看在狐狐平时立下汗马功劳的份上。”白狐开始邀功。

    “赶紧过来,否则一株也没有!”牛小田火了。

    白狐很不情愿,磨叽好半天,这才放开了玉生盒,轻轻跳跃,落在牛小田的身侧。

    “老大有啥打算?”白狐有气无力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,最应该给的,就是喵星。可我又担心,这货不靠谱,有了本事,不只是翘尾巴,可能就真跑了!”牛小田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狐狐觉得,喵星虽然骄傲自负,但做事从不含糊,是个直心眼的。感恩老大不离不弃,应该不会背叛。”白狐说了句公道话。

    “它现在的修为,半根山参,差不多就能有内丹了吧?”

    “稍微欠点火候,如果再配合一株六品叶山参,基本就妥了。”白狐眼中闪现着兴奋之光,表现得很积极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安排,我留一株泡酒,另外一株,你跟喵星一人一半,现在酒瓶里的山参,也给喵星吧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大!”

    白狐开心地乱跳,又犹豫道:“到时候,那货的水平比我高,会不会对狐狐蹬鼻子上脸啊?”

    白狐的内丹,还被牛小田扣着,否则,它不会对喵星有丝毫畏惧。

    “一有好东西,连脑子都没了!这还不简单,就说是你的主意,它还不感恩戴德?”牛小田出主意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大抬举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咱们这关系,就别嘘呼了。”牛小田摆摆手,又鼓励道:“白飞,只要相信老大,将来好东西一定有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狐狐绝对相信。”白狐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拿起玉生盒,牛小田回到房间里,果然不见佘灿莲的踪迹。

    取出大酒瓶子,牛小田将那株六品叶山参取出来,更新换代成八品叶的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酒色的变化,这酒的补益效果,照比之前,提高了百倍不止。

    白狐乐颠颠跑出去,跟喵星在院子的角落里,进行了一番沟通。

    人情卖的没边了!

    要不是本狐仙跟老大苦苦建议,你喵星绝对没有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喵星进来之时,眼睛周围的毛都是湿的,哭惨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恭恭敬敬趴伏下,喵星用哽咽的声音道:“老大,喵星发下誓言,永不背叛。若有违背,就让瞄天那货,把我给玩死!”

    可见,瞄天给它留下的心理阴影面积,比连绵的东青山还大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即便喵星有了真正的内丹,也照样干不过瞄天,层次差别还远着呢!

    “喵星,单打独斗,难成大事,只要你跟随群体,本老大保证,将来谁也不敢欺负你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喵星懂了,这次要不是老大保护,喵星就被金砂门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飞刀子嘴豆腐心,时时刻刻都想着你,也不要辜负它。”

    “愿奉狐仙为尊!”

    闲话少叙,牛小田将半株八品叶山参,还有那株带着酒味的六品叶山参,并排放在一起。

    喵星再次感谢,凑过来张开嘴巴,将两样都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起立鞠躬,喵星去了厅,它要在沙发下面,将其中蕴含的能量炼化,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就是有组织的好处,可以提供庇护。

    如果流浪在山野,凝结内丹之时,恰恰是最危险的。

    又把半株八品叶山参,扔给白狐,只是眨眼之间,山参就化作了粉末,其中的能量,被白狐吸收一空。

    从空中落在床上,白狐也一动不动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