苗灵娜接过来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很快就觉得,周身热力四射,疲惫一扫而空,脸上也飞起了两朵红霞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给你站岗!”苗灵娜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啊,跟白狐轮流。”牛小田呵呵笑,“不过,你也累了,还是先补个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先练功,在这里或许还能有精进呢!”

    苗灵娜从包里,取出一块厚塑料布,铺在地上。

    躺下来,居然丝毫冰凉的感觉都没有,又是暗自称奇。

    只是,眼皮沉重,闭上后苗灵娜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笑,哪来用得着苗灵娜,就让她在睡梦中*吧。

    还有时间,牛小田背着手,就在洞府里转悠。

    时间能抹平一切伤口,也包括*的样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拼命回忆,脑海中一个大概的轮廓,貌不惊人的小老头,旧道袍,眼神深邃,说话倒也和颜悦色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一个神仙般的人物,咋也能大限来临,就这样消失了呢?

    被火熏过的洞壁,黑漆漆的,很煞风景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着也闹心,又转到洞口,能够看到外面的景象,云层很厚,太阳露出了半边脸。

    屏蔽法阵相当强大,外面无法看到里面,碰巧找准位置,才可以进入。

    构建法阵的材料,牛小田也找到了。

    墙壁上镶嵌的几块黑石头,很少见的天外石,也就是陨石,周围还隐约透出了复杂的符箓。

    很强大!

    *走得早啊!

    否则,谁敢招惹徒弟,即便是灵王也不好使。

    反过来想,如果不是*大限已到,牛小田的命运也不会改写了。

    胡思乱想一通后,牛小田回到了静修室,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念诵清心咒,排除杂念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又服下一颗清心丹,安静炼化。

    心中再无一物,不起波澜,随后,牛小田又进入练功的状态,一时忘记了时间的概念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!

    牛小田打开清污符,取出那颗内丹,拿着量人镜仔细观察半天,可以确定,上面再无一丝杂质。

    可以用了!

    随后,又取出小木锤,有节奏的开始敲击内丹。

    足足用了一个时辰,内丹碎了。

    继续敲,不能停。

    夜色来临之际,这枚珍贵的灵仙内丹,终于化作了细细的粉末。

    均匀分成七份,分别用纸包起来。

    四层修为的牛小田,不需要将其炼制成丹丸,可以直接服用,并且进行炼化。

    苗灵娜终于醒来,很不好意思地发现自己睡了很久,便开始打扫洞府。

    白狐乐见她的勤劳,指引着她,在不影响牛老大的基础上,取走一些山泉水,擦拭漆黑的洞壁。

    将四鬼放出来,在洞府里溜达,苗灵娜自然看见了,有牛小田在身边,倒也不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歇息之时,又跟赌鬼玲珑,建立了联系,竟然还聊得很开心,更不会觉得寂寞。

    喝了几口山泉水,牛小田觉得状态非常好。

    重新盘坐下来,开始冲击五层修为!

    取出补天丹,一口吞下,跟着又喝了一杯山参酒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外面传来了雷声,一场大雨即将落下。

    牛小田微闭双目,对这些毫无感知,将神识全部锁定在体内。

    补天丹炼化得很慢,药效同样缓慢释放,化作若有若无的气息,润物细无声,渐渐充盈了全身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牛小田仿佛感觉,身体已经虚化了。

    外面,已经过了两天两夜。

    期间下了一场透雨,洞府内,一条彩虹,外面的天空,则是一条更为明艳的彩虹,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苗灵娜看傻了,大气都不敢喘,生怕惊走了彩虹,惊扰到牛老大。

    白狐战战兢兢,在心里暗自祈祷,希望这种异象,不会被灵王等大妖看见。

    否则,它们就是掘地三尺,也会翻找制造异象之人。

    三天三夜!

    牛小田终于将补天丹炼化完毕。

    内视可见,丹田处一团*的气息,中间之字形分成两部分,宛如太极图。

    这就是仙根,还是最坚固的金仙根。

    耶!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欢呼,上天很照顾,金仙根和真武之力,恰好没有冲突,还能相互帮助。

    喝了几杯山泉水,牛小田重新盘坐,再次念起了清心咒。

    待到心态重新归于平静,这才拿过一包内丹粉末,洒进山参酒里,一口干了。

    继续炼化不能停!

    灵仙内丹,可是千年*的产物,其中蕴含的能量,格外惊人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觉得身体燥热,好像守着岩浆一般。

    都是虚幻的感觉,不可当真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,一包内丹粉末,全部炼化。

    同样的流程,牛小田又取出第二包,投入山参酒里,再次一口喝下。

    终于!

    七包内丹粉末,全部吞服完毕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觉得,整个人都变了,轻盈无比,又格外坚固。

    体内的真武之力,又进入一个新阶段,如江河流淌,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

    感知力又提高一大截,稍稍集中精神,就能听到苗灵娜吃东西的声音,如在耳畔。

    撸起袖子,伸出拳头!

    运转真武之力,冲击在上面,一层金光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金拳头,酷毙了!

    这也是进入真武五层的标志之一。

    终于成功了!

    牛小田像是过了一个世纪,缓缓起身,从静修室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狐的感知力何其敏锐,围着牛小田转了好几圈,开心地跳跃,“恭喜老大,成功进阶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白飞也是劳苦功高,多谢!”牛小田开心大笑。

    “恭喜老大!”

    另一个声音传来,正是喵星站起来,做出垂臂躬身的姿态。

    牛小田打量一眼,笑道:“喵星,也祝贺你,顺利凝结内丹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老大成全,还有飞姐鼎力相助。”喵星显得格外虔诚。

    飞姐?

    苗灵娜还有个小名吗?

    不不,忘了白狐还是个雌性。

    喵星感谢的正是白狐,但见它一脸傲慢,只恨不能背着手走路。

    苗灵娜也从卧室出来,真诚向牛老大表示祝贺。

    “娜娜,太辛苦了,让这里旧貌换新颜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环顾四周,漆黑的墙壁不见了,被擦拭得干干净净,显得更宽敞明亮,是个做家务的小能手。

    “反正也闲来无事,不能像白飞那样守护老大,便做点力所能及的事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的笑容,总是那么迷人。

    封闭洞府,温馨舒适,牛小田一阵心神荡漾,脑海浮现出了不少想法。

    间接证明,即便是五层修为,定力还是不够啊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