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星殷勤,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老大无私助它结丹,无以回报,先*聊表心意。

    白狐嘛!

    当然是想要回内丹,重新拥有作为狐仙的各种本事,省得见到啥都怕。

    牛小田享受了会儿*,这才跟白狐建立沟通:“白飞啊,有道是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你在我这里,遭罪受累不少,也立下赫赫战功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这是啥意思?”白狐愣住了,眉头皱起了一撮毛。

    “本老大决定,还给你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啥?!”

    “很惊喜吧?本老大言出必行,还你内丹,也放你回归山林。如果想念这个家,那就常回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牛小田闭上眼睛,露出难掩的伤感。

    老大,居然没想跟自己结成契约,就这样直接放狐归山?

    白狐简直不可置信,忽然内心就有点不是滋味了。

    哼,装的!

    一起生活这么多年,牛小田心眼最多,这是欲擒故纵!

    你看,你看,牛小田睫毛抖动,眼角还湿润了,戏精本色啊!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明知道是假的,都觉得心酸。

    一个屋檐下生活多日,只怕会离开即是思念!

    “老大,我是很想要回内丹。你想啊,手下越来越多,还有喵星那货,比我都强!哪天闹急眼了,被它欺负,咱也没脸啊!没想走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被我管着,憋憋屈屈的,又是何苦呢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狐狐不觉得憋屈,跟老大在一起,生活丰富多彩,充满了*,有高档别墅住,有鬼丫鬟,还有灵猫小妹,哪个狐仙能比得了!”白狐赔着笑。

    “唉,说这些有啥用,哪天一个不顺心,甩甩尾巴就跑了,我连你的影都抓不到,还不是徒留思念和伤心。”牛小田叹气。

    “狐狐发誓,一直追随老大,直到成为灵仙,嫁给老大当婆娘。”白狐竖起了小爪子。

    就不能发个别的誓言?

    牛小田不满,“又提这个茬,到时候,找不到你,我还能打一辈子光棍?”

    “那,那你说咋办啊?”白狐眼神躲闪,最后还是艰难的主动说道:“那就,结成契约!”

    “发自内心?”

    “绝……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“熊样,跟便秘似的,给你几天考虑时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这才起身靠在床头,取下另一个小瓶子,打开了瓶塞。

    白狐意念一动,白色的内丹便漂浮在空中,被它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紧跟着,白狐便化作虚影,掠入到养仙楼内,再也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内丹离开身体太久,重新融合也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将小瓶子扔进垃圾桶,牛小田又冲着喵星招招手,它立刻凑过来,还主动在伸着脑袋,让牛小田撸了几下。

    沟通建立,牛小田道:“喵星,你现在本事大了,估摸着,瞄天那家伙,抓你也挺困难,可以重归山林,自由奔跑了!”

    “老大,喵星发过誓言,绝不背叛。”喵星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白狐和老大说了什么,但也看得出来,老大似乎想要跟白狐分手,这让喵星也觉得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灵猫一族,向来不喜欢被人管束。这里呢,永远是你的家,啥时候想回来,随时欢迎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老大!

    喵星急了,两个前爪搭在牛小田手里,诚恳道:“老大,咱跟狡猾的狐狸不一样,一言既出,就必须履行,追随老大,矢志不渝!”

    都被感动到了。

    必须为猫正名!

    论忠诚,不比狗差,起码在态度上,比白狐强多了。

    狡猾的狐狸!

    一辈子摘不掉的帽子!

    见牛老大没说话,喵星想了想,竖起爪子道:“喵星愿意跟老大,结成契约,从此一心一意,任由老大吩咐!”

    “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绝不,老大善良,可以信赖!跟着老大,让我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。”

    打铁要趁热,热情一降,动物就会恢复崇尚自由的天性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起身,绘制了一道契约符。

    喵星毫不犹豫,将一缕气息注入其中,牛小田也将一丝真武之力,同样融入到契约符内。

    随手抛出,契约符燃烧殆尽,完成了结约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复杂的神识融合,彼此间都必须全力配合。

    喵星跟牛老大之间,以前用通灵术建立联系,跟结约的方式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还是用了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牛小田和喵星之间,正式结成契约!

    从此之后,在百里范围内,都能感受并追踪到彼此的位置。

    十里范围内,甚至还能直接用意识交流。

    喵星泪光盈盈,也感受到来自牛老大的那份善意。

    并非是控制型的契约,老大并没有真想控制它,这种关系,更像是平等的朋友。

    喵星匍匐,再次发誓,追随老大,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去休息!”

    “随便找地方住吧!”牛小田答应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住养仙楼。”

    “白飞毛病多,它大概不想跟你分享鬼丫鬟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君影一起,它也不反对。”喵星呲牙笑了。

    随后,喵星化作虚影,进入另一个养仙楼内,对于刚刚结丹的它,也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和稳固。

    进入真武五层,也不能摆脱睡眠。

    牛小田舒舒服服躺在床上,一觉睡到了次日中午,这才揉着眼睛起床,到餐厅里吃饭。

    尽管十天没吃饭了,但牛小田并不觉得很饿,这也是修为提升的原因。

    还能品味到饭菜的香味,吃到嘴里,味蕾的满足感也还在。

    否则,牛小田就可以直接出家了。

    安悦微笑打量着牛小田,目光竟然一时没法移开。

    这小子,上山一趟,好像又帅了不少,有种说不出的魅力,特别招人稀罕。

    “悦悦,勺里的粥都洒了!”春风忍不住提醒。

    安悦这才发觉失态,连忙喝口粥,解释道:“你们发现没有,小田跟原来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一样?头发,长了点儿?”夏花茫然问。

    “否则你还能看到哪里变了?”秋雪坏笑。

    “那悦悦问咱干嘛?”巴小玉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“就是,咱跟她又不一样。”冬月点点头。

    安悦的脸涨红了,将筷子拍桌子上,“我的意思是,小田的神态不太一样了,怎么说,特别精神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俺们老大一直威武帅气啊!”尚奇秀说道。

    “超酷,酷毙了!”苗灵娜也点赞。

    “俺不会夸,反正就没见过第二个比老大英俊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溜须之声,牛小田很是受用,咳嗽一声,傲气道:“本老大,正式进入五层修为,大家都要多多努力。”

    哇!

    一片惊呼。

    “老大威武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称赞,羡慕又佩服,虽不清楚五层有啥本事,但都是习武之人,深知每一个阶段的提升,都将产生质的飞跃。

    跟着这样的老大混,何愁没前途!

    牛小田压压手,问道:“这些天,咱们的百花粥产业,发展得咋样啊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有个情况,正想跟你汇报。”

    项目负责人巴小玉,拿着筷子的手就高高举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