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木度不会白天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带着七名女子围住牛家大院,不只是过分招摇,动静也太大。

    没有了金砂门一行人,端木度可以尽情施展巫术。

    必然先发动巫术攻击,不会轻易放出透风蛊,此物就是他的命。

    端木度做为一名大巫师,也不能小瞧他的巫术。

    集思广益,牛小田做出战斗部署。

    喵星密切关注其它蛊虫,决不能放任何一只进来。

    苗灵娜还是去上面居住,分析端木度的巫术,及时提供破解意见。

    白狐依然是参谋,关注端木度的一举一动,辅助牛老大做出决策参考。

    交代完毕,牛小田嘿嘿笑着看向佘灿莲,她直撇嘴,看什么看!

    当然要跟牛老大并肩作战,冲锋在第一线。

    唉,堂堂灵仙,到底被牛小田彻底拉下水,成为一名旗下战将,佘灿莲也没有提出反对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自己愿意的,否则,一杆子跑没了影,谁也不能把它咋样。

    说到底,

    佘灿莲愿意帮助牛小田,大槐树和通天陵的双重*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散会,各就各位!

    佘灿莲又跟牛小田躺在一张床上,习惯成自然,两人一个玩游戏,一个看小说,相互倒也不干扰。

    喵星在院子里,尽职尽责,黄昏时分,又干掉了一只探路的金线蛊。

    端木度的进攻,已经暗中开始了。

    勾彩凤带来的食材,苗灵娜无一不进行细致检查。

    到底在一棵小白菜上,发现了气态状的毒雾,及时作出了摧毁处理。

    端木度下毒,行为极其*,心肠歹毒。

    牛小田非常不高兴,暗自咬牙,老东西,蛇蝎心肠,这次一定让他死!

    晚饭后,

    牛小田来到安悦的房间,谈起了百花粥项目。

    安悦果然接到了黄平野的电话,还聊了很久。

    最终敲定,黄平野投资一个亿,建设百花粥工厂,打造新一代的保健养生产品。

    牛小田作为项目提供者,可享受百分之三十的效益分红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滑头,只给百分之三十,太亏了吧!”牛小田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倒是认为,百分之三十已经很高了,黄平野的诚意还是很大的。市场运营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,这些都不用你操心。”安悦观公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本人提供配方?”

    “嘻嘻,要不咱不盖厂子了,就只在村里卖如何?”

    那不能!

    躺在家里就能有三成分红,勉强接受吧,牛小田问道:“那厂子建在哪里?可不能再动用村里的耕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青云镇有个罐头厂,半死不活的,黄平野打算直接买下来,改造下生产线,两三个月,差不多就能出产品了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还得在村里卖粥。”

    “黄平野的建议是,应该搞饥饿营销,广告先行。兴旺村这边,每天只推出五百碗百花粥,每个农家乐,定量供应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拍脑门,咋就没想到这么办,还是不如黄平野的脑子好使。

    申请专利,必须马上启动。

    配方已经告诉了巴小玉,牛小田也不懂专利,只能拜托安悦帮着操作,继续当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眼下的重中之重,还是对付端木度。

    纵然拥有亿万家财,小命没了,还不是等于啥都没有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房间,牛小田想了想,拿起手机,头一次,主动打给了端木度。

    响了十几声,端木度接了,声音很疲惫,“喂,牛小田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啥动静,食物中毒了,还能不能活过今天?”牛小田调侃。

    “刚刚放纵了一下,唉,岁月不饶人,五个都顶不住。”端木度叹口气。

    真不要脸,变向的臭显摆!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信,难说老东西就是故意装出这种要死的动静,让自己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“老度,又来兴旺村了?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下午刚到,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,准备交出娜娜啊?”端木度引入正题,发出一阵贱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,脸皮可真厚,锥子都扎不透。我就是想告诉你,赶紧收拾下,有多远滚多远,否则,就选去选个坟地吧!”牛小田冷哼。

    “你怕了!”

    端木度冷笑,“牛小田,我一定会走,但必须带上娜娜,还有你的小命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佘灿莲一边追剧,一边用脚踢了牛小田一下,传音道:“小田,何必跟他废话,干就完了!”

    “嗯,本人尽到了告知义务,警告,挑衅必死!”

    牛小田挂断电话,又嘿嘿笑道:“姐姐,这就是心理战,他以为本人怕了,会放松些警惕的。”

    将窗户打开一条缝隙,方便君影释放花香。

    花露不可能困住透风蛊,对君影而言,也意味着很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牛小田又走出来,释放诛妖剑,在窗边比量下距离,一定要在透风蛊冲向君影之时,恰好将其斩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所以,不能离开窗子太远。

    在无敌群里发布消息,今晚,大家都要紧闭门窗,不要外出。

    需要上茅房,可以先去地宫的卫生间解决。

    女将们意识到,情况很严重,帮不上忙,也决不能添乱,纷纷照做,麻将局立刻停了。

    黑子和黄黄,也被牛小田喊进屋里,在外面同样意味着风险。

    一切安排妥当,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回屋,跷着腿躺着,看着外面的夜色越来越浓,星光渐渐铺满了天空。

    白狐就蹲在窗台上,密切关注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直到后半夜一点。

    端木度带着七名女子,终于现身了!

    颇有些仪式感,身穿黑色长袍,上面布满了古怪的花纹。

    七名女子也是统一白色暗花纹长袍,有五个脸色憔悴,看上去就像鬼一样。

    白狐认定,这些衣服也有防御功能,端木度怀揣着很大的谨慎。

    当然,端木度的衣服防御功能最强。

    牛小田从床上起来,喊上苗灵娜,背着手来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端木度猜到牛小田出来了,受到防御风阵的干扰,也无法锁定具*置。

    要想进攻,必须先破了防御。

    迟疑片刻,端木度开始出招了,先拿出一面小旗,晃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顷刻间,一团浓稠的黑雾,便笼罩了牛家大院的上空。

    多好的星星,一颗也看不到了,黑得五根手指放眼前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老大,雾气里有剧毒,一旦防御被攻破,立刻就会落下来,跑都来不及。”苗灵娜提醒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