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家里,牛小田忙乎着做午饭,心里也在埋怨,要不是安悦急着回来,哥发了大财,怎么不得在镇上大吃一顿。

    另外,好衣服也没买,这身行头都快磨烂了。

    吃过之后,安悦也没去上班,两人就坐在院子里聊天。

    “小田,乐成那熊样,收了人家多少钱?”安悦打听。

    “凭啥告诉你?”牛小田向后躲了躲,下意识地去捂裤兜。

    “切,没有我帮忙,你肯定赚不到钱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多谢姐姐!咱是个大度的男人,这个月的费用,可以考虑给你免了。”牛小田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安悦一点都不懂得推辞。

    牛小田猛拍脑门,心里这个后悔,就忘了安悦也是个不吃亏的,还不如直接给她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安悦哈哈一笑,神情很得意。

    她当然以为,牛小田赚不了多少钱,要知道是五万,应该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说正经的,别搞这些,找个正当的差事。”安悦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这破地方,能干个屁,要不,跟你这个主任走个后门,让我去村部当差吧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我说得也不算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安悦要是有这个权力,什么会计、妇女主任的,肯定都让他们赶紧卷铺盖滚蛋。

    “这一行没什么不好,风吹不着,雨也淋不着,不用出大力,时间也自由,动动嘴,动动手,财源滚滚来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气氛就不对,你这个年龄和身份,不适合的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有志不在年高,无志空长头发。”牛小田摇头晃脑。

    什么乱七八糟的,安悦被逗笑了,“闲着也闲着,给我也看看相吧,有打赏。”

    “不看!”牛小田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秘密,不能说,伤害巨大。”

    “大忽悠!”安悦猛翻白眼,“那就挑个不是秘密的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可不许翻脸。”

    安悦不以为然,要跟牛小田较真,得活活被气死!

    牛小田转回屋内,取来了量人镜,就这么弯腰凑近安悦,放大她的眼角处,早就发现了,这里的气色不对。

    安悦一脸惊愕,头一次见到拿着放大镜看相的,故弄玄虚也过头了吧!

    嘴角抖了两下,安悦到底强忍着没把放大镜伸手打掉。

    其实,也是安悦自信,本姑娘的皮肤,放大了看,也是完美无瑕。

    片刻后,牛小田收起放大镜,摇头叹息:“完了!完了完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完了,你倒是说啊?敢故弄玄虚,揍扁你!”安悦下意识捂了捂胸口,莫名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姻缘线断了,难以再续,你男朋友另有新欢,跟你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,安悦是吼出来的,随后拿起手机,快速翻到一个号码,当着牛小田的面,直接拨打过去。

    响了好半天,对方没接!

    安悦坚持不懈,接连打了三遍。

    终于,手机接通了,安悦喂了几句,没听到对方的回音,却听到了异样羞人的动静。

    慌乱之下,安悦匆忙就想挂断,却按错成免提,顿时就杯具了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享受快乐的高频旋律,立刻传到牛小田的耳朵里,惊得他瞪大了眼睛,目光中满是兴奋和好奇。

    安悦脸红如血,羞恼地想要撞墙,冲动地举起手机,狠狠朝着地上一摔。

    没成想,牛小田手疾眼快,居然在手机即将被摔碎成渣渣之时,稳稳接住,又放在耳边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在干什么?”安悦大吼着过来抢夺。

    牛小田拿着手机围着院子跑,边跑边问:“姐,听声音,这女人好像是病得不轻,快要断气了吧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,快点挂断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的安悦,连死的心都有,周身上下,从里到外,都燃烧着火苗,仿佛都要把周围的空气给点燃了。

    男朋友,出轨实锤!!!

    更可恨的是,还挑衅般的让她听到声音,宛如身临其境,造成的伤害,何止一亿点。

    牛小田正听得带劲,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冒出来,真是扫兴。

    “悦悦,是你吗?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我不是悦悦,是小田哥,你他娘的是谁啊?”精彩没了,牛小田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拿着悦悦的手机?”男人惊讶无比,还以为耳朵出了毛病。

    “废话,她人都是哥的,当然也包括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哥超帅,还是个有钱人,有啥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直乐,心口一致,自信爆棚,在兴旺村这种小地方,私人存款高达五万的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男人愣了,但听这口气,还真是有底气,估计真是个有钱的,“我不跟你废话,让悦悦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让那女人再喊两嗓子,别吃独食,还没听够呢!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吧你,我在看影片。”

    “骗谁呢,老子又不是三岁孩子!”牛小田不屑嘲笑,继而骂道:“渣男,祝你头顶长疮,脚底冒脓,上厕所掉粪坑,生孩子没……”

    嘟嘟!

    没骂够,对方已经挂断了!

    牛小田遗憾地摇头,没发挥好,还有一大串话没说话呢,抬头却发现安悦正傻了一般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啊?没戏了,手机还给你吧!”

    “小田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

    “就该狠狠骂他,臭不要脸,狗,狗娘,养的。”安悦牙缝里蚊子般挤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姐,心里有气就得宣泄出来,再骂一遍,大声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*的,*的,去死吧!”

    声震云霄!

    气浪冲的牛小田头发都飘起来了,耳朵震得短暂失聪,竖起大拇指道:“嘿嘿,是不是觉得心情舒畅多了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!我想静静。”

    安悦接过手机,拖着摇摇晃晃的身体,回屋去了。嘴上是痛快了,但心里还是免不了堵得难受,只想蒙着被子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静静有什么好想的,小田哥的肩膀可以免费借用啊!

    牛小田继续留在院子里,也拿出手机,通过,给林英转去了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很快就收到了林英的回复,大问号表情,跟着问话:“小田,发错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今天看病,你也帮忙了,必须酬谢!”

    发出去消息,牛小田正费力编辑“有福同享”,一行字已经回复了过来,

    “嘻嘻,多谢多谢,那我就收下了!”

    林英开心地点了收款,很快又发来一条消息:“你是不是也给那女人钱了?”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