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“小田,就不能选择别的位置吗?”

    不等车莎莎开口,安悦先表示不满,总觉得牛小田心怀不轨,有借机沾便宜的重大嫌疑。

    车莎莎却在偷乐,觉得安悦这是吃醋了,两人关系就是不一般!

    可是,牛小田接下来的话,却让她差点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保胎符,必须选择平整的地方,总不能是小肚子吧!”牛小田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车莎莎不由双手捂住了脸,羞愧的真想缩到桌子底下,这小子分明在笑话她,天生的飞机场。

    “真不想保胎,那就算了,早说啊!”牛小田提高了嗓门。

    “来,来吧!”

    车莎莎起身到沙发上躺下,解开了前开襟纱裙的几颗纽扣,微微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安悦立刻跟过来,盯紧了牛小田,却见他只是稍向外扯开点,立刻挥动银针,快速地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速度飞快,毫无章法,却让人眼花缭乱,安悦甚至一度怀疑,他就是在随便刺,故弄玄虚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的车莎莎,却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,非但不疼,还感觉非常痒!

    一分钟后,牛小田将银针塞进袖口里,拍拍手道:“搞定了!”

    肉眼可见,皮肤上有些细密的小孔,组成了复杂的符文,却没有一滴血渗出来。随着皮肤的自我修复,这些小孔也会很快消失的。

    “悦悦,扶我起来。”车莎莎费力地伸着胳膊。

    安悦不情愿地将她扶起来,负责任地问:“莎莎,有没有不适感?”

    “感觉整个身体都是热的,不是那种燥热,别提多舒服了。”车莎莎的脸红扑扑的,就像是刚刚泡了热水澡,或者经历了睡眠前的运动。

    那就好,安悦悄悄松口气。

    钱收了,事情也办了,牛小田就想离开这里,车莎莎却问:“牛助理,能不能帮着我的户们也看看相?”

    “可以打八折。”安悦替牛小田答应了。

    小财迷今天买药花了不少钱,不让他赚回去一些,搞不好,他以后真会克扣伙食,菜里连半块肉都没有。

    车莎莎没动弹,打电话给前台接待,问问这些户,想看相就上来,一次八百,保准确率。

    牛小田刚到窗口抽了一支烟,就看见一名脸上粘着黑乎乎泥巴的*上来了,别说看相,就连本来长什么样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那就看手相!

    牛小田这次没拿量人镜,让*将肉乎乎的手掌递过来,放在眼皮底下,很快就给出了看相结果。

    有胃病,肺也不好,皮肤干,注意不要熬夜。小时候订过娃娃亲,差点就成了。目前有两个女儿,年龄相差四岁,另外,正要换工作,这份工作能干得长远。

    *连连点头,太准了,开开心心的扫码,向牛小田支付了八百元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个小时,牛小田就在看相中渡过,不停有贵妇上来看相,问题也是五花八门,牛小田凭着一种敬业精神,逐一作出解答。

    安悦和车莎莎开始还觉得有趣,后来就烦了,干脆去了另一个房间,具体聊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离开莎莎美容馆,坐在车上的牛小田,累得有种虚脱感。

    唉,赚钱不易!

    忙了一个下午,才赚了一万五。

    安悦听到后,特别想要敲牛小田的脑门,这话分明是臭显摆,也后悔提前说不分钱。

    “悦姐,你还没给我看风水的钱。”牛小田懒洋洋伸出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“下车!”安悦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嘿嘿,逗你的,咱是大度的男人,就给你免费吧!”牛小田嘿嘿直乐,觉得偶尔逗一逗安悦,也蛮有趣的。

    “看吧,还是城里赚钱容易,在村里,出一百就像是要人命似的!”安悦边开车边说。

    “嗯,要是在村里混不下去,咱就进城。”牛小田心生豪情,就凭自己的本事,在城市里也能扎根。

    “今晚必须你请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!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吃火锅吧!”

    “ok!”

    还没到饭点,湖底捞火锅城已经是人满为患,两人排队二十分钟,才分配到座位,一看菜单价格,牛小田又开始心疼起来。

    太贵了!

    一盘羊肉片六十八,一盘牛肉片也要五十八,鲜虾滑就更贵了,居然要三百多。

    牛小田直挠头,总不能光点蔬菜吧!关键是,蔬菜也不便宜,几片土豆怎么就值六块了,几把青菜放一起,那就要二十八!

    这不宰人嘛!

    牛小田将菜单过滤了一遍,没有心仪的价格,于是又从头看起。

    安悦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,服务员更是等得有点不耐烦,牛小田咬碎了牙,还是选择了五百八的套餐,外加可续杯的酸梅汁。

    “小田,赚这么多钱,还是这么小气。”安悦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有百万存款,还不是比我更小气。”牛小田鄙视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我是女孩子,手里有钱,将来嫁人才不会受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村民呢,请村主任吃大餐,就不是贿赂了?”

    “五六百,也叫贿赂?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要五千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掰扯了好半天,也没分出胜负,都觉得自己小气有理,就该对方花钱,到底还是被美味的火锅堵住了嘴。

    麻辣鲜香,肥颤颤的肉片,刚一进入口中,就被肚子里的小手给拖了进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吃得是满头大汗,麻酱换了一碗又一碗,安悦唯恐吃不到,也只能用抢的,肉片刚下锅变色,就不气的捞到自己的盘子里。

    两人总算达成了一件共识,必须要买个火锅回去,留作家用。

    从火锅城出来,安悦又张罗去足浴城,这次,牛小田死活都不答应,虽然没去过,但在网络视频里见过,被小姐姐捏捏脚,少说几千打底。

    安悦没再坚持,正想要开车带着牛小田回家,手机却响了起来,是一个陌生号码,尾号却很牛叉,三个九。

    接起来,安悦气地问:“请问是哪位?”

    对方报上名字,安悦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,说了句,“他不在,手机坏了,还没买呢!”

    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,只听安悦道:“黄先生别气,只是举手之劳,祝贵千金早日恢复健康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安悦发动轿车,一言不发的沿着来路返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