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车莎莎好不容易挪回办公室,慢腾腾地坐在老板椅上,一动也不敢动,村里八个月的孕妇都没她夸张。

    牛小田觉得好笑,不由道:“车老板,怀孕不假,但也不用这么谨慎,别跑别颠,不做剧烈运动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莎莎,用不用让你老公找一副担架,把你抬回去啊!”安悦也跟着调侃。

    “唉,即便是美容院关门,失业在家,也必须保住这一胎。”车莎莎感慨,发自内心的,对她而言,孩子实在太重要了,是一块稳定婚姻的基石。

    “牛助理,我跟莎莎是好姐妹,你务必要全力帮她做好养胎保胎的工作。”安悦背着手,一本正经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鄙视一个,这话可真虚伪,没看出来安悦跟车莎莎多亲近,上楼时都不屑搀扶下。

    “悦悦,你可真好。哎,你连男朋友都没有,体会不到为人母的压力。”车莎莎又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大嘴巴,跟你说点事,就这么保守不住秘密。”安悦有点急眼。

    “这种私事,怎么可能瞒得住你的助理。”车莎莎一点都不在乎,期盼道:“牛助理,给我好好看看相,这胎会不会还有差错?上次的那个都五个月了,还是个男孩,把我心疼的半个月都吃不下饭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饿死你?”安悦嘲讽。

    “嘿嘿,膘多,抗饿呢!”车莎莎嘻嘻笑。

    闺蜜之间的对话,不能用常理分析,牛小田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,翘起了二郎腿。

    安悦最清楚牛小田的心思,这小子还是想要钱,不见兔子不撒鹰,车莎莎也看出来了,钱不是问题,从抽屉里取出一千现金,让安悦帮着递过去。

    这就对了嘛!

    牛小田收了钱,笑呵呵地道声谢,这才起身趴在老板台上,凑近了车莎莎。

    刚才,牛小田是发现她眼角泛出黄气,才判断她怀孕了,至于之前流产,却是从*上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作为美容院老板,化妆是必须的,脂粉太厚了,以至于凑这么近,还是不能看真切。

    没法子,牛小田只能从兜里掏出量人镜,放在眼前查看。

    一旁的安悦扶额长叹,虽然知道这个像是放大镜的东西非常特别,可还是觉得这种看相方法,还是感觉很像骗子。

    车莎莎的眼睛瞪得格外大,跟不上时代了吗,看相都要用放大镜!看见镜片中,牛小田那只放大的眼睛,也不由吓得向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。”牛小田还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牛大师,有什么就说什么,反正我跟悦悦也不见外的。”杜莎莎笑容很勉强。

    “这就厉害啊!”牛小田瞪大眼睛,表情很夸张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了?”车莎莎有点冒汗了。

    “你男人比你大好多,我算算,至少十五岁以上。”牛小田扒拉着手指头。

    说准了!

    但车莎莎表情很淡定,认为这条消息,是安悦提前透露给牛小田的,她找了个有钱的大叔,不是秘密,否则怎么能有钱开得起美容院。

    “你男人肾不太好,外强中干,上两任媳妇,可能都是因为这个离婚的。”牛小田继续点评。

    “哦,他还行吧!”

    车莎莎一头黑线,这小子也太敢说了,要不是安悦带来的,绝逼会被撵出去,也可能是被打出去。

    居然是三婚?

    安悦很惊讶,车莎莎对外宣称,她男人只结过一次婚,一心扑在了事业上。

    看来是为了面子,故意给减量了。

    “接着说!”安悦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提供一个药方,让他实现大男人的梦想,威猛而强壮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现在不用了。”车莎莎脸色涨红,尴尬地摇手,不是不相信牛小田,而是她现在怀孕了,男人强大了,难保会去外面找吃的,就怕看不住。

    “好吧,恭喜你,这次还是男孩。”牛小田又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我就放心了!”车莎莎开心笑了,殷切地又问:“牛助理,怎么才能保住孩子?”

    “简单,等我在你身上画一道保胎符,只是不可以瞎折腾,孩子可保无忧。”牛小田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“非常感谢!”

    车莎莎道谢,又问:“还能看出什么来,我将来的运气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钱肯定不缺,但是缺少亲情,孩子的到来,应该会渐渐修复。”

    提到亲情,车莎莎的眼中浮现出泪光,父母当然不同意她嫁给这种年纪的男人,何况还是三婚。已经断绝了关系,很久都不联系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会喜欢小外孙?”车莎莎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必须滴,血浓于水。那个,一个巴掌拍不响,你男人也该多努力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连这都看出来,车莎莎真心服了!

    车莎莎跟父母决裂,也有男人的因素,因为女婿和老丈人年龄相仿,见面不只是尴尬,甚至都没准确称呼。

    “牛助理,那就开始画符吧!”车莎莎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等我去把银针取来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就想往外走,却被安悦一把拉住,低声道:“小田,她是孕妇,不能胡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松开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扯开后下楼,没跑几步,回头又伸出手,安悦不情愿的将车钥匙拍在上面。

    等牛小田没了影,车莎莎一脸坏笑,“悦悦,你们到底啥关系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!”

    “才不信,我觉得,你们看起来很亲密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咱是过来人,通过眼神就能分析出来。小田十八岁,这年纪基本上无敌了,对了,功夫怎么样?”车莎莎问。

    “功夫一流!”

    安悦翻个白眼,此功夫非彼功夫,两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很快,牛小田就上来了,手里拿着的,却只有一根银针,细的就像是头发丝,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“牛助理,不是画符吗?”

    车莎莎这才反应过来,牛小田手里拿着的是针,并不是毛笔,也没有墨汁朱砂等。

    “就是用针来画符,不然的话,你洗个澡,符就冲没了,还是起不到作用。”牛小田解释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可轻点,我怕疼的。”车莎莎露出畏惧。

    “这回不是装的,莎莎晕针。”安悦也跟着补充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,我哪回装了!”车莎莎不满嚷嚷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一点都不疼,来来,把这里扯开些。”牛小田冲着自己胸口处比量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