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忙不迭地去开门,站在院门口的,正是擦了些脂粉的余桂香。

    真小气,只拿着半袋大米,还是小半袋,也就十斤,袋子上印着长粒香,估计里面装的不是原版。

    “嫂子,这是干啥啊?”牛小田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田,咱这关系咋样?”

    余桂香斜着身子,挤了几下眼睛。

    噫~

    好厉害,牛小田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不由向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关系当然没得说。”

    “村里要建厂了,嫂子就说,还是咱们小田有本事,要不人家也相不中这破地方。”余桂香上来就一顿猛夸,接下来步入正题,“嫂子也想去厂里赚点钱,你这个大厂长,给照顾一下呗!”

    说完,余桂香往前凑,眼睛肯定是让沙子迷了,眨得更厉害,牛小田只能往后退两步,背起手煞有其事道:“这个嘛,都想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斜眼瞥见余桂香眼珠子都瞪圆了,牛小田话锋一转:“嫂子怎么也得优先安排嘛!”

    “哎呦,还是小田有眼光,嫂子绝对给你好好干!”余桂香脸上乐开了花,将小半袋大米递过来,“留着熬粥,可香呢!”

    “谢谢嫂子!”牛小田勉强收下。

    随后,余桂香撩起衣服,吓得牛小田连忙制止,“嫂子,你这是干个啥?”

    想多了!

    余桂香将手*裤腰带里,有个内兜,摸出二百块钱,还带着汗渍,递过来时看看四周,小声道:“收吧,这钱刚柱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钱嘛,不能收!

    “嫂子,拿钱就见外了!”牛小田直摆手,“放一百个心,只要厂子开工,一定有嫂子的份儿。”

    余桂香麻溜地把钱塞回裤腰里,扭着大粗腰掉头就想走,牛小田连忙将平安符递上,小礼物回赠,保各种平安。

    画符,收礼,送符!

    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,院门前都被踩了个坑。

    牛小田忙得不亦乐乎,内心充满了收获的喜悦,半个上午,村民们送来的各种农家特产,把仓房都要堆满了。

    牛厂长还没上任,各种收礼!

    安悦怎么可能听不到风言风语,惊得从办公椅上站起来,第一时间就赶回家里。

    此刻,哼着小曲的牛小田,正拿着个小本本,一边用铅笔记录,一边清点货物,毫不掩饰一脸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出,安悦鼻子都要气歪了,不由发出了狮子吼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太过分了,居然收了这么多东西,赶紧都送回去!”

    “姐,别咋呼,咱是孤儿,本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,乡亲们过来献爱心,咋能拒绝呢!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狡辩!分明是利用手中权力,大肆收取贿赂。”安悦火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啥?”牛小田装作没听清,“就这些普通玩意,也能跟贿赂贴边?”

    “一针一线也算。”安悦咬牙。

    “瞎扯,这些都是我用平安符交换的,还亏了呢,一张符的价值,本来该超过二百的。你看看,这里的哪样东西能超过二百。”牛小田不服气。

    你?!

    安悦恨铁不成钢,小财迷!马上当厂长了,小恩小惠都不放过,上前逼问:“你收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收!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安悦这才松口气,否则,无论如何,都要逼着牛小田退回去。

    掰扯了好半天,安悦无奈接受了这个现实,属貔貅只进不出的牛小田,收礼绝不可能退回去。

    况且,牛小田还送出了平安符,相当于物物交换,倒也留了托词。

    “小田,人心险恶,就怕有人用这事儿做文章,等吃了亏都找不到地儿说理。”安悦努力平复心情,过来人口吻苦口婆心劝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了解农村人的心思,就怕事儿不成,收点他们的小礼物,他们才能安心。况且,厂子也离不开工人,本乡本土的,用起来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话也有道理,安悦点点头,看着仓房里堆积如山的东西,不由发愁,“这么多东西,什么时候才能用完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个简单,可以卖了换钱!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安悦点了下头,突然反应过来,“臭小子!看我不打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举起小拳头追,一个哈哈笑着跑,院子里又热闹起来,就在这时,院门再度响起,又有送礼的来了。

    安悦冷着脸打开院门,却不由愣住了,门前站着的,正是她最不喜欢的姜丽婉,两手空空,显然没带礼物。

    “婶子,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牛小田在安悦后面闪身而出,笑脸相迎,好像昨天的不愉快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!”安悦沉着脸,还在恼火姜丽婉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“前天的事情,是英子不对,向你们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姜丽婉不敢跟安悦目光对视,将头转向一边,眼窝里瞬间又蓄满了泪水,她实在没勇气,坦白二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婶子,安主任心胸大着呢,本来也没啥。”牛小田接过话茬,又说:“林叔的事情尽管放心,我记得呢!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姜丽婉道了声谢,转身跑开了!

    “莫名其妙!”

    安悦嘟囔一句,关上院门,看着身边的牛小田,疑惑地问:“林大海又有什么事情?还需要你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进屋再聊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走进屋里,一边生火做饭,一边解释姜丽婉的来意。

    林大海失去了村主任职务,赋闲在家,听到消息,他也想到厂子里谋个差事,碍于面子,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姜丽婉看出男人的心思,只能不情愿的亲自过来,也想要求个人情。

    另外,牛小田也听到些消息,林大海的搬家计划,暂时搁置了,因为房子一时卖不出去。至于去厂里干活,大概也是想给女儿多赚点学费。

    “替男人找关系,她怎么不想去厂子里干活?”安悦问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婶子是城里来的下嫁凤凰,林叔也惯着,平日里很少去地里干活的。”牛小田解释。

    “说正经的,林大海这人不错,我觉得可以安排到工厂里,帮着管理些事儿,毕竟他跟村民们都很熟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想一块了,就佩服姐的心胸,像是天空一样广阔,绝对能做大事。”牛小田嘘呼着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幸亏我定力好,否则,一定会被你忽悠瘸了。”安悦撇嘴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可以卖你一副拐杖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,抓紧吃午饭,我接到了崔兴富的电话,下午咱们还有大事要忙。”安悦催促。

    “啥事?”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