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安悦被逗笑了,嘟囔一句真淘气,这才展开了纸条!

    “姐,我和黑子进山了,彩凤嫂子会来给你做饭的。我尽量晚上九点前回来,如果没回,你就去闵奶奶家住,不用想我哦!”

    谁想你,臭美!

    安悦哼了一声,把纸条揉成团扔了。

    该干嘛干嘛!

    但是,想到一人一狗相依为命,穿梭在广阔幽深的山林中,安悦的一颗心就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真不让人省心!”

    安悦抱怨一句,拿出手机打过去,没打通,应该是山里没信号!

    跑山上干什么去,就忘了曾经走丢的那件糗事吗?

    兴旺村的重大笑谈,安悦当然也听说了,而且还知道村民们采山货时,通常都是几人结伴而行,山里是有野兽出没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胆也太肥了,带着一条没长大的狗崽子就上山去了!

    一整天,安悦都是心不在焉,还莫名烦躁,也不知道给牛小田打了多少次手机,却是一次也没接通。

    连安悦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在不知不觉,这个嬉皮笑脸的大男孩,已经成了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早上五点,牛小田就带着黑子出发了!

    等安悦起来之时,他已经翻过了两座山,正踩着清晨的露珠,呼吸着清爽的空气,穿梭在丛林中。

    这次上山,牛小田要寻找一种特殊的昆虫,《灵文道法》中,将其称作白头官,其实就是变异品种的蟋蟀,极为稀少。

    白头官蟋蟀体型比同类大两倍,头部膨大,呈现白色,状如官帽,有毒性,可以短暂飞行,喜欢生活在树根下的洞穴里。

    将白头官混和泽蛙肉,制成食饵,可以让黄鼠狼精无法抵挡*,主动前来,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对于这只可恶的黄鼠狼精,牛小田志在必得,决不放弃。

    林海茫茫,寻找一只变异的白蟋蟀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牛小田走走停停,遇到树下的小洞就用铲子挖,一路留下了不少小坑,直到快中午了,还是没发现半点白头官的踪影。

    坐下来喝口水,取出一根火腿肠,自己吃了半根,剩下的半根扔给黑子。

    随后,牛小田又吞服一粒强武丹,保持住充沛的体力。

    汪汪!

    黑子突然仰头叫了起来,还不停往上跳跃。

    牛小田抬头看去,只见一只鲜艳的大鸟,从头顶的树林上空掠过,还发出类似呼喊的叫声。

    憨狗!

    长翅膀的鸟儿也是你能惦记的,牛小田嗔骂一句,挠挠头,突然觉得哪里不对!

    再仔细听,牛小田的眼睛瞬间亮了,撒腿就朝着大鸟飞走的方向,狂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黑子寸步不离,也跟在后面狂奔。

    刚才飞过去的,正是传说中的人参鸟,口中的叫声,类似一个人名,张三。

    这是个古老的传说,张三和王五是一对结拜兄弟,相约去山里采参,结果走了七七四十九天,两人不但走散了,还因为弹尽粮绝,饿死在山里。

    就在王五饿死前,他看到了一株极其珍贵的九品人参,差之毫厘,抱憾而终。

    死后,两人化作人参鸟,依然在四处寻找人参。

    彼此呼喊对方的名字,一个喊张三,另一个则回应王五。

    “张三!张三!”

    人参鸟在空中不停呼喊,牛小田则在地下狂追,累得脑门都冒了一层汗。

    就在牛小田奔出这片山林之时,终于听到了另一只人参鸟的回应,

    “王五!王五!”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回应声音就来自前面的那片树林,多树种混杂,有杨树、桦树、水曲柳、柞树,还有松树!

    拄着膝盖喘口气,牛小田点起一支烟,带着黑子,跳过一条山间小溪,朝着那片树林缓步走去。

    刚进入树林没多久,张三、王五的叫声又起,牛小田隐约可见,两位经历过苦难的鸟兄弟,已经并肩朝着远处飞走了。

    采参,是个细作活,容不得半点粗心大意。

    牛小田拿出腰间的小砍刀,一边清理着面前的杂草和矮树,一边仔细搜索,目光不放过林中任何一处地面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足足用了三个小时,牛小田终于看到一处凹陷的草丛里,盛开着一朵红色的小花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终于找到了,牛小田开心大笑,要不是人参开花的季节,格外醒目,可能就忽略了。

    凑近仔细看,这是一株六品叶的野山参,已经非常罕见了。

    感谢人参鸟!

    牛小田朝着两只鸟飞走的方向,鞠了鞠躬。

    扯出一根细红绳,将人参拴住,牛小田这才拿出小铲子,开始非常细心地挖了起来。

    六品叶的野山参是不会长脚自己跑的,系红绳只是留个记号,省得一转头就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野山参的每一个根须都极有要用价值,牛小田相距半米开挖,逐渐向中心靠拢。

    又是两个小时,牛小田累得满头大汗,手都快抽筋了,终于将这株野山参完整地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剥下一片桦树皮,将带着鲜土野山参包起来,用草绳捆好,放进了双肩包里。

    没找到白头官,却得到了一株珍贵的野山参,牛小田觉得不虚此行,天色不早了,于是昂首挺胸的往回返。

    过了一处山岗,黑子突然急速向前奔去,冲进了前方的草丛里。

    很快,黑子就摇着尾巴回来了,嘴里叼着一只又肥又大的野兔,已经被它咬断了喉咙,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黑子,好样的,像你狼妈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赞了一句,将死去的野兔接下来,用塑料袋包着,同样放进了双肩包里,奖励黑子一整根火腿肠。

    继续走!

    不等牛小田离开山林,天色已经黑了!

    虫鸣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,其中就有蟋蟀的声音,一阵又一阵,吵吵闹闹的,特别烦人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忽然,牛小田好像看见了一个白点,就在面前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不会是白头官吧!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,上前寻找这个白点。

    走了没多远,在一棵低矮的柞树下,他发现了一大窝黑蟋蟀,密密麻麻,来往穿行,数量之多,令人眼晕。

    幸好小田哥没有密集恐惧症,否则,一定掉头就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