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既然被看到了,牛小田便停住了摩托,上前笑呵呵道:“大家都忙着呢!”

    工人们的神情却都有些古怪,更多的是惊讶。

    这个骑着破摩托的毛头小伙子,居然就是这里的厂长,集团选领导都不用带脑子的吗?

    安悦脸上露出笑意,难得牛小田也能过来看一眼,身为厂长,就该有这种负责任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牛厂长,正打算开工呢。你看,有啥需要吩咐的吗?”

    林大海这么说,当然是想给牛小田树立。

    记得牛小田之前的推算,明年要去镇里工作,在这里跟着忙,只是暂时的过渡。

    “林监事跟大家伙商议着来就行!”牛小田摆摆手。

    还是不想管。

    安悦忍不住又要翻白眼,却见牛小田快速掐动了几下手指,“争取两天内,把这块地推平。中心处,先堆起一个高三米六的土台,上面一米八见方压平,给本厂长留着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个毛用?”

    建筑队的工头表示不满,觉得牛小田纯属瞎参谋乱干事,浪费工程时间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工程出事故吗?”牛小田背着手板起面孔,“去年你就被砸断过腿,还不长教训!有些事儿,必须要信。”

    工头惊讶地瞪大眼睛,难以置信地看着牛小田,他今天刚来,确定没跟任何人提起过此事,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看相小菜一碟。我还知道,你偷着藏了不少私房钱,准备找个二房。死心吧,你老婆精明着呢,这么下去肯定露馅。还有,那女人就是打算骗你钱的,别搞到最后蹲腚又摔脸。”

    “厉,厉害!”

    工头擦着脑门的汗,忙赔笑答应:“那就都听牛厂长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安悦却走过来,将牛小田拉到一边,蹙眉道:“小田,你想搞的法事,能不能免了?崔兴富可是说过,他不搞开工仪式,认为这是形式主义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找他来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以为然,又说:“姐,听我的,土地神一定要祭拜的,可以保证工程顺利,也能保证风水稳定,兴旺发财,村里盖房子上梁,都要放几串鞭炮,何况是这么大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安悦动摇了,觉得可以进行,又问:“后天是吉日?”

    “对,后天是天福日,很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鞭炮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有。”

    “做法事的材料呢?”

    “我来准备就行,唉,自掏腰包,就不指望村部给报销了。”牛小田叹口气,像是吃了很大的亏。

    “你骑摩托过来,就是想告诉这件事儿?”安悦又问。

    “对!”牛小田点头,“顺道再去一趟镇里。”

    安悦哼了一声,转身走开,这小子分明只是想去镇里办自己的事儿,遇到了工程队,才想起所谓的开工法事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法事本可有可无,为求心安,还是办一次吧!

    牛小田重新骑上摩托,牛气哄哄跟众人挥挥手,继续赶往镇里。

    第一站,还是青云商场。

    对于这里,牛小田已经很熟了,找到卖儿童玩具的楼层,挑了两只呲牙的布老虎,花了七十块钱。

    又去卖文教用品的地方,买了一包厚纸板,外加一盒马克笔。

    想想,牛小田又去卖服装的地方,给自己买了几个裤衩,有了洗衣机,常洗常换,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。

    无意间,看到了安悦买的那种*。

    顿时觉得没天理,薄薄的一小片布,居然都卖一百多一条,而那种四角用料足足的,才十块钱,咋就差别这么大?

    女售货员都会察言观色,笑着上前:“小伙子,给对象买几条吧。轻薄、透气,多好看啊!”

    “没对象咋办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买了就有对象了!”女售货员倒是机灵,趁机又说,“现在两件打七折,三件打五折,机会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尺寸啊!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身高体重,肯定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也是,牛小田似乎动心了,坏笑问:“能不能有人试穿一下,让我瞧瞧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“你保准买,我就穿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年过四十的女售货员满不在乎,形形*的人见多了,就瞧不起这种嘴上不老实的,其实都没有真胆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的女人,真心惹不起!

    牛小田只能败下阵来,落荒而逃,引得女售货员一阵大笑,毛都没长齐,也敢来调戏老娘。

    小插曲而已。

    并没有影响牛小田的心情,随后又赶往建材商店,买了一桶刷家具的明胶,最好的那种,无甲醛,基本没异味,花了一百多。

    就在镇里,吃了碗热腾腾的拉面,牛小田骑着摩托,哼着小曲返回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下午,牛小田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今晚无论如何,也要搞定黄鼠狼精。

    要让这货临死前,有深痛的领悟。

    人类的智慧,远在它之上!

    人类的尊严,绝不能让畜生来践踏!

    首先,牛小田在后园子里,清理出一块空地,挖了个一米多深的坑,直上直下。

    挖出来的土,悉数运到了茅坑后面,留着填肥。

    将买来的胶倒进坑里,先散散味,牛小田又找来几根树枝,剥了皮,削成圆圆的小木棍,横在深坑之上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厚纸板,又在上面洒了薄薄的一层浮土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牛小田围着四周转了几圈,确认很难发现这里藏着个坑,这才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工作还没完!

    牛小田又找来些空心的树枝,加上橡皮筋,做了八个可以发射铁钉的咔吧枪。

    这是农村孩子的危险玩具,牛小田小时候,就曾经被咔吧枪射中了半边*,破了一层皮,疼得坐不下。

    当然,免不了跟袭击他的孩子,狠狠打了一架,让他两边*都挂了彩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安悦回来了!

    “小田,你去了趟镇里,就买了两只小布老虎?”

    安悦好气又好笑,觉得牛小田还是没长大,跑那么远,居然是为了买玩具。

    “这是给黄皮子准备的,花七十呢!”牛小田肉疼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黄皮子会怕假老虎?”安悦不可置信,这种想法也太幼稚了吧!

    “当然,黄皮子一看到就瑟瑟发抖,没法挪动,过去直接一铁锹拍死。”牛小田信心爆棚的样子。

    ps::水冷酒家。欢迎加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