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晚,破阴谋,抓人打人,过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牛小田睡意全无,哼着小曲,继续在小村里到处溜达,直到天亮才回家补觉。

    这种事儿,余桂香怎会不到处说,逢人就讲,那叫一个绘声绘色,唾沫星子乱飞,让听者如同身临其境,听完一遍还想再听第二遍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英雄事迹,很快就传遍了全村。

    真小田勇斗假小田,打得企图骗色骗财的邻村狗子,屁滚尿流,抱头鼠窜!

    妇女们的保护神,牛小田,耶!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带头,大家集合力量,很快绣了一面锦旗,一路欢声笑语,大张旗鼓地送到了村部。

    英勇无敌牛小田!

    惩奸除恶保平安!

    全体兴旺村妇女敬赠。

    看到锦旗上的内容,安悦哭笑不得,连忙问明了情况,内心却升起了担忧。

    居然真有人趁机潜入兴旺村捣乱,幸好被牛小田及时发现并制止,才没有造成恶劣的后果。

    这么奇怪的锦旗,当然不能挂在村部里,安悦还是卷起来,中午带回家中。

    正好睡眼惺忪的牛小田,起来吃午饭。

    “给你的!”

    安悦将锦旗扔了过来,牛小田接过来打开一看,顿时笑开了花,忙不迭地拿到了东屋,挂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“小田,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大家这么感谢你?”安悦一边吃饭,一边问。

    没什么好隐瞒的,牛小田将昨晚的事情,大致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又是张勇彪的那个瘪犊子,找人伪装,试图污损小田哥的一世英名。

    结果,*搬起石头,砸了自己的狗爪子。

    “张勇彪是个麻烦,狗皮膏药似的,总甩不掉。”安悦蹙眉。

    “不用在乎,他就是个弱鸡,打不过老子,才想到了这么多下三滥的手段。”牛小田满不在乎,跟张勇彪交手多次,几乎从无败绩。

    老宅子是被张勇彪安排人砸得稀烂,但牛小田也没花钱维修,动动脑筋,还不是出手卖了高价。

    “不可不防,只是现在,也找不到别的男人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安悦却是忧心忡忡,没有男人守护的村子,无疑等于门户大开。

    张勇彪一计不成,不会善罢甘休,鬼才知道接下来他会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安防上的漏洞,只能等明年再去补。

    “姐,晚上安心睡觉,我一个人便是千军万马,谁来也不好使。”牛小田傲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想,原先张勇彪只是针对你,相对好提防。如果换个角度想,比如他针对全村人,想打你这个安防员的脸,就是跑断了腿,恐怕也是顾头不顾腚,防不胜防。”

    安悦考虑问题很冷静,现在也后悔了,不该让牛小田当什么安防员,反而引来了麻烦。

    但现在,村民们都把锦旗给送来了,也不能把牛小田给撤了。

    “姐说得对,是有些麻烦!”

    牛小田使劲抓了抓头,首先想到的,就是晚上封路!

    在工地那处路段设卡,男人禁止进村。

    但是,细想也没卵用,这群*想要进来,可以走田间山野,途径有很多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,显示号码正是黄平野。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接通,只听黄平野笑呵呵道:“小田,来市里玩几天啊?”

    “怕是不行。”牛小田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舍不得安悦?村部就那点事儿,可以带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不是那样。”牛小田嘿嘿一笑,“您听我说,采山季到了,村里的老爷们儿都进山了,剩下一群老娘们儿,需要人保护。我现在是村部特聘的安防员,肩负重任,整晚值班巡防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护花使者!”

    “过誉了,花都开败了,严格说,咱是护村好青年。”牛小田谦虚道。

    黄平野被逗得一阵大笑,半天没说话,估计在擦眼泪。

    这说的都是个屁啊!

    第一晚就出了差错,还好意思跟别人显摆!

    安悦朝着牛小田直瞪眼睛,他却装作没看见,继续眉飞色舞地讲述,“昨晚啊,我就逮着一个,大半夜敲良家妇女的门,太贱了!”

    “村里的男人不是都上山了吗?”黄平野笑过之后,又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邻村的,名叫狗子,还他娘冒充我,梳一样的头,穿一样的衣服,差点就得逞了。”牛小田恼火骂。

    狗子?冒充牛小田?

    黄平野大概从未听说这么好笑的故事,忍不住又笑了一阵子,随后问道:“小田,你一个人,能保护整个村子吗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也挺担心,昨晚只是一个毛贼,要是来几个,就不好对付了。”牛小田坦言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马上给你派四个保镖,保住你护村好青年的光辉形象。”

    “黄先生,太气了,真得不用。”牛小田连忙推辞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住的地方还能找,但是,雇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住在农户家里的,可以安排两辆宽敞点的车。钱不用你出,具体安排,你看着办就行,就这样吧!”黄平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黄平野派来四个保镖?

    安悦惊得站了起来,不由道:“小田,快给他打电话,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“他态度很坚决,再说就恼了。”牛小田直摆手,黄平野直接挂电话,就是不给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唉,他这是想让你欠人情,将来必然要还的。”安悦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姐放心好了,违法的事儿,不管他咋说,我都不会做。有句话怎么说,对,他有千条妙计,咱有一定之规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在发愁没人帮忙维持治安,现在就有了职业保镖主动登门。

    是福还是祸,安悦也无法确定,总之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,安悦之前最担心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到底跟黄平野搅合到了一起,一名见识不多的乡村少年,怎么可能玩得过老道的财阀大佬?

    到头来,牛小田只能是被人利用的结果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安悦也无力阻止,吃过午饭,休息片刻,又去村部忙工作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还要继续补觉,刚睡下没多久,就被传来的滴滴声给吵醒了,抓过手机一看,是林英发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