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意思,进去脱了。”牛小田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非得脱吗?”冬月迟疑了。

    “他逗你玩呢,还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安悦接过话茬,白了牛小田一眼,这种玩笑少开,容易误会的,幸好这几个女保镖,都是大咧咧的性格。

    冬月进屋去了,躺在炕上,露出了肚皮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也跟进来,笑嘻嘻地看着冬月,觉得蛮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用手按了按,凝重道:“冬月,是不是觉得恶心?”

    “对啊,疼得有点恶心,要不刚才打牌,咋能输那么多。”冬月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走路,还不自觉扭*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不用冬月回答,其余三美抢答了,说准了,她这两天走路就是怪。

    “老大,俺啥病啊?”冬月紧张问。

    “你怀孕了!”

    “不准!瞎说!庸医!俺大姨妈刚来,怀孕个头!”冬月扑棱坐了起来,摇头摆手,对牛神医失望透顶。

    “所以,左撇子总贴错位,走路就扭。”

    “神医啊。”

    冬月一改之前的看法,满眼小星星。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大笑,差点笑出眼泪,生活就是这样,不找点乐子,岂不是活成了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“躺下,躺下!”牛小田压压手,“逗你呢,你这是气淤型痛经,最近别喝凉水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里的凉水带点甜味,每次能喝一大瓢。”冬月笑着,又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病而已,牛小田浑不在意,随手取出一根银针,唰的一下,刺入关元穴中,同时用手指在上面一通弹。

    针柄摇晃成虚影,发出细微的嗡鸣之声。

    “麻,麻,好麻,全身都在过电。”冬月手脚也跟着抖,很失态。

    其余三美笑成一团,夏花开玩笑道:“是不是从头发丝,一直麻到了脚后跟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别说,还真就不疼了。”冬月颤声道。

    持续一分钟,牛小田唰的一下拔出银针,治疗结束。

    冬月急忙起身,从兜里摸出一百块钱,拍在牛神医手里,急火火地朝着茅房跑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俺浑身无力,满肚子头疼。”秋雪一手捂着肚子,一手揉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俺也是,头晕恶心眼发花,胸闷气短想自杀。”夏花一脸苦涩。

    “俺就是累,皮疼骨头疼,需要*放松。”春风也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别在这瞎闹,回车上歇会儿,晚上必须上岗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直接将三人推了出去,纯属闲得,没屁找屁,本神医才不会伺候你们。

    更何况,都没啥钱,也没得赚。

    安悦也跟着笑个不停,心情好多了,跟牛小田在一起,生活不会沉闷,这是个开心果。

    “小田,晚上有什么情况,及时喊我。”安悦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你睡得那么死,被人抬走都不知道,能喊醒才算。”牛小田撇嘴。

    “我会把手机放在耳朵边上,调成最大音量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再说,就怕你到场,反而添乱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忘了,我也会打架的。”安悦遭到鄙视,不由挥了挥拳头。

    “能打过四美之一吗?”

    安悦收回拳头,默默回房去了,她这种业余散打选手,跟职业保镖之间,差距还是蛮大的,不能比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,巡防工作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四美散开,分列四方。

    牛小田就在村子中心,这里有个小广场,面积很小,放着些木马、跷跷板和滑梯,孩子们会偶尔过来玩耍。

    月光皎洁,星河璀璨!

    夜空中,牛郎织女遥遥相望,小村旁,山川河流静静无声。

    躺在滑梯上的牛小田,仰望星空,一颗心却飞向了远方的大都市。不知道那灯火如繁星的地方,是否有人会伫立街头,默默朝着这里回望。

    我爱你,你不需要知道,所思所想,也与你无关!

    轻轻叹口气,牛小田点起一支烟,在微风徜徉的夜色中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,显示的号码,正是春风。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接起来,只听春风带着哭腔道:“老大,你快来啊,俺被人打了,脸都肿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慌啊,我马上就到!”

    牛小田跳下滑梯,跨上自行车,一阵猛蹬,耳畔风声呼呼作响,很快来到村东头。

    此刻,春风正坐在东侧河渠旁边的半截树墩上,双手捂着脸,显得格外沮丧。

    “春风,谁打你了?”牛小田上前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咋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俺就在这里站着,好像有个身影闪过,俺骂了一句就追。结果,稀里糊涂,就挨了一通大耳刮子,脑袋现在还晕着呢!”

    春风这才拿开手,一张脸肿的发亮,眼睛鼻子反而显得很小。

    “高手啊!好可怕,农村太危险,俺想回城去。”春风惊恐未消。

    也就是嘴上一说,没有黄平野的命令,就是死在这里,四美也不敢自作主张回去。

    “那人大致轮廓看清了吗?”牛小田蹙眉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个女的,个子不高。”

    “她进村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吧,往南边跑了。”春风指了指南面。

    不好,夏花可能会遭遇袭击。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打电话给夏花,还是晚了,手机好半天才接通,里面传来夏花虚弱的声音,*被人踢烂了,正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快,我打给秋雪,你打给冬月,赶快撤退。”牛小田着急道。

    两人连忙打电话,秋雪和冬月暂时安全,听从安排,立刻朝着牛小田家里跑去。

    “春风,你骑车回家,我去找夏花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牛小田就一溜烟跑了,来到南侧村口,找到刚刚爬起来的夏花,走路都费劲,臀围顷刻间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女人真狠啊,踢了俺至少一百脚,*开花了。”夏花痛苦道。

    “看清是谁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的,模样没看清,反正长得不俊。”

    “来吧,我背着你。”牛小田半蹲姿态。

    “谢老大。”

    夏花也没推辞,爬到牛小田的背上,就这样,两人赶往中心广场汇合。

    谁能轻易袭击四美,还让四美毫无还手之力?

    肯定是那名神出鬼没的*女法师,大概是伤刚好了些,又来兴旺村找牛小田报仇。

    基本能确定,女法师就藏在东山上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