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里派来一名秘书,给兴旺村送来十万块钱!

    是张勇彪破坏兴旺村的经济补偿。

    秘书还特意强调,是李镇长从私人腰包里掏出来的,他只是代为转交。

    镇派出所所长打来电话,郑重表态,对张勇彪所涉嫌的违法行为,定要一查到底,绝不姑息!

    另,立刻查封关闭夜美歌舞厅!

    “哈哈,活该,张勇彪多行不义,到底又摔了个大跟头。”牛小田一边吃着鸡腿,开心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种臭流氓,俺们打他,都觉得掉档次。”春风嘴里塞着大块红烧肉,烫的直嘶吼,还不忘吹嘘。

    “就是,上次俺们收拾江龙帮,那才叫……”

    夏花跟着说了一句,看见春风转头瞪她,才觉出失言泄密,急忙打住,讪笑着夹起一块鱼肉,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四美,这些天辛苦你们了,我代表兴旺村,向你们表示感谢。”安悦端起面前的啤酒,一口干了。

    四美也端起啤酒,大口干了,用手背擦擦嘴,过瘾。

    春风带头,又给牛小田敬酒,这半个月追随老大,收获多多,不但涨了见识,也长了本事。

    不是虚情假意,她们生平第一次见到了老鼠大军,也是第一次遭遇强悍的女法师,这些都将是难忘的记忆。

    牛小田有心想叮嘱一句,别回去跟黄平野讲,但还说把话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说了也没用,如果黄平野问起,四美一定不会隐瞒,那才是她们真正的老大,也是衣食父母。

    安悦刚才的话还没说完,又谈起一件事,是林大海去镇里买玻璃胶听到的,相当的震惊。

    县里来了两辆救护车,将张勇彪等从镇医院给接走了,说是要送到市里进一步治疗。

    “三个混球的病情恶化了?”牛小田觉得不可思议,他确信自己看相没错啊,都是命不该绝的。

    安悦摇摇头,“听说,是强行带走的,不光有救护车,还有好几辆面包车,下来一群人,将医院都给封上了。”

    转院而已,至于闹出这么大的阵势吗?

    牛小田觉得,李镇长没这么大的本事,但春风接下来的一句话,道破玄机,“嘿嘿,没啥奇怪的。做错了事,当然是带走受教育去了。”

    嘿嘿,其余三美也都咧嘴轻松笑了,多简单的事儿!

    安悦心惊不已,却没吱声,她也是这么想的,黄平野摆平了镇里,并没有就此罢手。

    打坏黄平野派来的车,那就是太岁头上动土。

    张勇彪一行三人,捅下了天大的篓子,被强行带走,标志着苦日子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黄平野,不但手眼通天,还睚眦必报,跟一个地痞都斤斤计较,才真正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再看对面大口吃肉的牛小田,没事儿人一样,一脸的幸灾乐祸,安悦微蹙秀眉,这小子是装的吧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牛小田是真高兴,他相信,在黄平野的威慑下,今后张勇彪再也不敢胡来,老老实实地夹着尾巴做人吧!

    饭后,牛小田拎着餐盒,急匆匆地出去了!

    “老大去哪儿了啊?”春风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去闵奶奶家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安悦脸上不自觉浮现出柔情。

    有好吃的牛小田总想着给闵奶奶送一份,对这位老人,有着令人倍感温暖的亲情。

    九点多,牛小田吹着口哨回到家里,这才来到西屋,坐在炕沿上,对安悦说道:“姐,明天我跟着四美,去一趟丰江市。你懂的,黄平野有请,不能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扯不清的关系!”安悦很郁闷,想了想说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,争取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村部这边不是很忙吗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刘会计回来了,先安排他看家吧!”

    “现在事这么多,交给他放心?”

    “你更不让人放心!”

    安悦咬牙,牛小田到底阅历浅,不知人心险恶,而黄平野收拢人心的手腕,更是高明。

    万一牛小田受到蛊惑,从此一去不归,她都不知道,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辛苦大悦悦了。”

    “贫嘴!”安悦翻了个白眼,摆摆手不耐烦道:“没事儿赶紧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想免费给你提供一次*服务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了!”安悦麻溜翻身趴下。

    真不气啊!

    牛小田说到做到,跳上炕,在安悦的后背上,很有耐心的*起来,双手按照经络游走,十分钟后,居然听到了安悦的轻微鼾声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睡着了!

    太累了!

    牛小田停下手,发了一会儿呆,内心不由感慨。

    兴旺村能有安悦这样负责的村主任,也是流年的运势起来了。

    又是晴朗的一天!

    两辆中巴车前头带路,安悦拒绝四美免费坐车的邀请,坚持开着自己的车,带着牛小田跟在后面,一同赶往丰江市。

    还不知道一去几天,牛小田给勾彩凤打了电话,暂时不用做饭,抽空帮着喂狗。

    另外,家里的剩菜,都可以打包带走。

    安悦也给刘会计打了电话,编了个借口,要去市里谈合作,村部的工作他先管着,小事直接处理,大事解决不了的跟她联系。

    村里的动静,安悦也可以通过兴旺群了解,并不是太担心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还不清楚,黄平野找你干什么,但一定记住了,别随便答应事儿。”安悦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这点能耐,姐最了解,帮不了他什么大忙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,只把这次进城,当成了一次开阔眼界的旅游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,能耐大着呢!”

    “大啥,还不是在你手下当差。对了姐,安防员的工资该结了吧?”牛小田眼巴巴问。

    “小财迷,不就两千块钱吗,等回来后再说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不是怕你贵人多忘事嘛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美将车开得飞快,安悦开车紧紧跟随,中午时分,进入丰江市。

    黄平野的电话也来了,让牛小田跟着四美的车,直接去往江畔人家,一起吃个便饭。

    “姐,江畔人家是个小区吗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丰江市最高档的私人会所,人均消费两万起,银行卡带来了吗?”安悦冷着脸问,故意吓唬牛小田,既然是黄平野请,当然不用人花钱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