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一旁的安悦暗自吃惊,万没想到,牛小田当真帮着黄平野找到了弟弟!

    这能掐会算的本事,还真不是信口吹嘘。

    随即,安悦的一颗心就悬了起来,生怕牛小田参与到两兄弟间的矛盾中来,稍有不慎,无异于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“俗话说呢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兄弟多年不见,都得适应一下,强行改变,可能适得其反。”牛小田委婉道。

    安悦松了口气,暗赞牛小田的说法,很有智慧,不得罪人。

    黄平野自然听出来了,这小子是不想管,倒是没再提这个茬。

    事实上,命中注定无可化解的矛盾,牛小田也无法干涉处理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两兄弟的运程都很强势,非要硬来,势必会伤及施法者自身。

    随后,进来六名身着红旗袍的女服务员,姿色并不逊于外面的那些美女。

    牛小田可以确定,这就是会所服务员的标配。

    三人端着飘着玫瑰花瓣的陶瓷水盆,另外三人则端着盘子,上面放着叠放整齐的雪白毛巾。

    女服务员两两一组,微笑着来到三人左右站定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头雾水,但见黄平野目不斜视,伸手在水盆里蘸了蘸,又拿过盘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手。

    洗个手都要这么讲究吗?

    牛小田大跌眼球,这盆拿回去盛凉白开也没什么毛病啊!

    果然是有钱人的享受,平头百姓是无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有样学样!

    牛小田也在水盆里洗了洗手,嘿嘿笑问:“是不是也可以洗脸?”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安悦扶额低头,这小子要是不出点洋相,真就不是牛小田了。

    女服务员不由一愣,从没见过这种人,虽然身上的西装很贵,却特别像是乡下来的,不由微微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黄平野脸色一沉,“贵说了,没听到吗?还不马上去换一盆,亲自给贵洗脸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女服务员身体一抖,差点把水盆掉在地上,忙不迭地退出去,端来了新水,拿来了新毛巾。

    牛小田化身牛大爷,闭着眼睛享受,两名女服务员一个撩水温柔洗脸,另一个用毛巾轻轻擦脸,丝毫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洗了脸,神清气爽,牛小田重新点起烟,笑呵呵问道:“黄先生,感谢你派去了四美帮着守护兴旺村。不知道我这次前来,能帮你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痛快!”黄平野挑明了,“我打算把江心岛买下来,风水方面,帮我把把关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牛小田胸脯拍得山响。

    “哈哈,别人我不信,但小田兄弟的本事,我是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洗了手,当然要用餐,牛小田早上吃得不多,肚里已经在*了。

    “阿生,可以上餐了!”

    黄平野对中年男人吩咐一句,那人立刻点头,转身离开了包间。

    知道了一个称呼,阿生!

    作为一名全科术士,牛小田早就看出来,阿生身份不凡,是黄平野最信任的人之一。同时,城府也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觉得阿生怎么样?”黄平野问。

    “孤胆英雄,义薄云天,还有……”牛小田搜索脑海中的形容词汇。

    “不妨直言!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不近女色,也没啥钱。”

    “阿生跟随我多年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只是我不明白,他不贪女色,也看淡财富,到底在图什么呢?”黄平野想在牛小田这里,寻找未解的答案。

    安悦不由在桌下轻踢了牛小田一脚,别多管闲事,尤其不要插手黄平野的内部事务。

    牛小田装着没感觉到,反问一句,“阿生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报恩!”

    黄平野只回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这就是黄平野控制人的手腕之一,恩情无价。

    牛小田推测,四美言听计从,也是这个路子,受到恩情牵绊,甘愿为黄平野效力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阿生图什么,我能看出来,却不想说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怕挑拨了你们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实话说吧,我跟阿生之间的关系,谁都无法挑拨,他就是我的兄弟。”黄平野认真道。

    安悦的心又提溜起来,真是兄弟,就不会暗中请人看相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隐瞒,直言道:“他的父母,死于无妄之灾,哦,也就是飞来横祸。他一直惦记着报仇,身上有散不掉的戾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清楚,凶手已经落网了,他还有什么意难平?”黄平野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在他看来,还有真凶逍遥法外。另外,他不近女色,实际上嘛,是一种病态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牛小田摊摊手,“黄先生,我乱讲话,可以撵我走了!”

    黄平野愣了下,随后哈哈一笑,“撵什么撵,我倒是应该感谢你,还不知道,阿生身上藏着这么多秘密,是我先入为主,不够关心他。”

    聪明如黄平野,经过牛小田的提醒,终于恍然大悟,阿生看似无怨无悔留在身边,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利用他的人脉关系,寻找当年杀害父母的真凶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黄平野反而放心了,毫无条件死心塌地跟着自己才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能治好阿生的毛病吗?”黄平野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一试,但要先填饱肚子,没力气啊!”牛小田苦着脸摸着瘪瘪的肚子。

    黄平野又是一阵大笑,表示一定管饱,乡下话,可劲造,又按了下桌铃催促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女服务员鱼贯而入,八个杠杠的硬菜,用大号盘子盛着,依次放在了圆桌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眼睛,再次不够用了,绝对是超级奢华的午餐。

    两只半米长的龙虾,一头带着微笑模样的烤乳猪,十八个大个鲜嫩流汁的鲍鱼,一排整齐粗壮的海参。

    张牙舞爪的帝王蟹,安静趴扶的蒸王八,摆成海浪造型的三文鱼,还有一个菜,状如花朵,颜色深浅不一,像是薄薄的烤肉片,看质地又不是肉片。

    不懂就问,牛小田挠挠头,“黄先生,这是什么菜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猜!”

    “猜不出来!”

    “再给你个提示,悦悦不能吃,很多男人的大爱。”黄平野神秘道。

    “腰子?”牛小田瞪圆了眼睛,理所当然这么想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