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“唉,错不了,尸首分离,真惨啊!”刘会计长吁短叹,不停擦着泪。

    “可咱村也没丢过孩子啊?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难说是外村遇害的,被坏人埋在那里。俺想要报案,可又担心说不清,警察一定要问,咋就是俺一下子就发现呢?”刘会计很担忧。

    仔细琢磨下,牛小田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上面长着一棵粗长的党参,要真是人头,埋的时间应该不短了,怕早就烂没了,能剩下的只有骷髅头。

    当时天擦黑了,眼神不好的刘会计,多半看错了!

    “那地方你还记得吧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,旁边有三棵杨树,一般粗细。”

    刘会计脸上又掠过惊恐,这场景应该常出现在梦里。

    “明天上午,我陪你去瞧瞧,再研究咋处理吧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俺不想去!”

    “不看仔细,噩梦就会没完没了。真是可怜的娃,还要想着给他伸冤。”

    “可今晚,你嫂子不在,俺咋熬过去啊!”刘会计抓抓头,商议道:“小田,要不你今晚住这里吧?”

    跟个男人住一起,牛小田当然不情愿。

    再说了,安悦在家也会害怕的。

    “刘会计,不如这样,我在你身上画一道六神符,管保妖魔鬼怪都不敢靠近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!”

    刘会计忙不迭答应,想想又说:“先吃了饭再说!”

    “我在家吃过了,肚子里没空,还是留着你自己慢慢吃吧!”

    很是肉疼,刘会计还是拿出二百块钱,主动塞进牛小田的兜里,口中嘘呼着不成敬意。

    “拿毛笔墨汁!”牛小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都有!”

    刘会计立刻跑进西屋,颠颠地将毛笔墨汁拿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还有个爱好,就是练毛笔字,书法倒也不错,每逢春节,也有村民找他来写春联,随意打赏几块钱。

    牛小田让刘会计脱了上衣,在地上笔直站好!

    体型太一般了,基本没胸肌,小肚子倒是有了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牛小田拿起毛笔,蘸满墨汁,笔走龙蛇,一道六神符,便绘制在刘会计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左青龙、右白虎、前朱雀、后玄武,勾陈螣蛇居中土!

    在六神符四周,写完这些字,牛小田将毛笔一扔,点头道:“好了,今晚可以安枕无忧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这符能管多久啊?”

    刘会计皱着眉问道,心里又打起了小算盘,符画在身上,洗个澡就没了,平时干活还不得出汗,衣服都要被污了。

    “一晚上,明早就洗了吧!”

    “时间也太短了。”

    刘会计感觉被骗了,一晚上安眠就花二百,等于去城里住了一次高档旅店。

    “明天去山上,解决了孩子头,你的毛病就好了,还用什么符啊。”牛小田摆手,又嘘呼道:“其实,这道符还有改运的功效,估摸你的运气要起。”

    “哪方面的运势?”刘会计眼巴巴问。

    “财运!”

    一道符就二百,刘会计没感觉自己哪里有财运,反而是霉运更强,又破财了!

    只是,钱都给了,也要不回来,刘会计只能认栽,重新穿好衣服,连喝酒的心思都没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逗留,起身就往外走,留下一句话,“要是实在害怕,可以去村部,季德发住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刘会计是真想去村部找人作伴,又担心家里的两头猪,别让人给下了毒。想想还是算了,大不了整晚开着灯。

    牛小田溜溜达达回到家里,安悦问起刘会计请吃饭干什么,也没隐瞒,牛小田给她讲了这个惊悚的故事。

    非常意外!

    安悦一点都不怕,断定刘会计看错了,自己吓唬自己。

    瞧瞧,这就是有文化的优势,轻易就能判断出事情的真伪,也让牛小田心里更加有了底。

    晚上,牛小田躺在炕上,又开始翻看那本《秘术拾遗》。

    只有全部记在脑子里,才是正道,这样一来,就不怕书丢了或者翻烂了。

    弹指飞剑!

    在右手中指上,刺出一柄透体小剑,配合飞剑咒,用香烛熏烤七日,每日一炷香。若遇妖人,弹指间,可有飞剑瞬达,令其骨酥筋软,片刻无法移动。

    牛小田对这条秘术来了兴趣,简单易行,关键时刻,或许能够保命。

    针对的是妖人!

    而妖人,恰恰是牛小田最需要防备的,诸如那名跑掉的宫桂枝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!

    牛小田找来银针,快速在右手中指,刺了一柄小剑。

    采用了透体符的原理,小剑图形刺完之后,很快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又把飞剑咒背下来,点起一炷香,一边默念咒语,一边熏烤手指,为了不让安悦闻到异味,干脆把窗户也打开了。

    忙完这些,牛小田才重新躺会炕上,练了会*,安心睡觉。

    又是个好天气!

    上午九点,刘会计敲响了院门,牛小田懒洋洋的起床,揣上个红色大塑料袋,跟刘会计一道,朝着西山走去。

    “昨晚睡好了吧?”牛小田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别说,还真管用,连梦都没做。”刘会计竖起大拇指称赞,犹豫着又说:“就是有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啥问题?”

    “睡得太死了,早上起来,憋尿憋的膀胱差点爆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,“是差点尿炕吧!”

    “真就差一点,都滴了几滴,你该提醒俺,昨晚不喝酒的。上茅房的时候,俺的头一阵阵晕,眼前都是黑的,差点栽进去。”刘会计埋怨。

    “怪我,应该提醒你设一个闹铃,活人不能让尿憋死。”牛小田大笑。

    “小田,睡饱觉的感觉真是好,眼睛都是亮的。”刘会计对符箓的效果,相当的满意。

    “要不,今晚再给你画一道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忒贵了!不是说,今天就能给处理了嘛!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说说笑笑,登上了西山。

    上坡下坡,走了近一个小时,刘会计仔细辨别方向,终于停下脚步,胆怯地指了指前方,目的地到了。

    果然有三棵钻天杨,彼此之间的距离,不超过一米,笔直向天。

    “刘会计,这里的风水不错,有道是,三阳开泰,不像是出恶事的地方。”牛小田正色分析。

    三棵杨树,咋就成了三阳开泰?

    刘会计没憋住笑了,也知道牛小田故意开玩笑,情绪也放松了不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