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!”

    牛小田竖起眼睛,神情坚定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儿,本大师管到底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发狠说了句,随后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牛小田拿了个有橡胶皮塞的小瓶子出来,直接交在郭小翠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是好酒,回去后,打开瓶塞,放在显眼的位置上。”牛小田说明方法后,又非常严肃道:“这酒,你们一滴都不许碰,切记!否则,出事儿可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俺们指定不动。”郭小翠点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“俺一直不喝酒的,上次也是听大师的,才喝了那一杯。”路发久也点头保证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回去吧!”牛小田抬抬手。

    郭小翠一愣,试探问:“牛大师,那以后?”

    “先把眼下的事做好!”牛小田板着面孔。

    “对,都听大师的!”

    回家的路很远,却有信念支撑,一定能到达。

    郭小翠先将路发久扶上脚蹬三轮,随后自己跨上去,一左一右晃动着身体卖力蹬着,后面坐着耷拉脑袋的男人,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冷笑,臭狐狸,只要贪嘴,一定会付出代价!

    不死也要折损修为,看还不敢不敢小瞧牛爷爷!

    小瓶里的酒,当然是珍贵的人参酒,牛小田才不会大发善心,主动给狐狸精送酒喝。

    酒里面,还扔了一粒蓝翅蝇的粪便,剧毒之物,稍微摇晃几下,便彻底溶解了。

    没错,这是一杯毒酒。

    牛小田发着狠,要毒死这只嚣张的狐狸精。

    重回屋内,牛小田取出包装盒内的小竹楼,安放在火炕里侧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想了想,牛小田又翻出一块红布,蒙在上面。

    嗯,在夜色里,就显得有点阴森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物件,牛小田的初步判定,就是用来养鬼的,叫做养仙楼,无非是听起来高端大气。

    养鬼?

    牛小田现在没这个打算,将来也不会。

    具体留作什么用途,暂时也没想好,反正扔了就可惜了。

    刘会计发来消息,索要银行账号,这当然要给,牛小田立刻开心地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后,牛小田招呼黑子,一人一狗去东山遛弯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宫桂枝住过的那个山洞,牛小田围着转了好几圈,又蹲下来观察,可以确定,这块石头没有被移动过。

    宫桂枝确实走了,再也没回来。

    呸!

    死而复生的怪胎,永远不要见面最好。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牛小田收到了来自刘会计的转账信息,六万!

    一天进账十六万,牛小田乐不可支,就在山路上,接连翻了十几个跟头。

    黑子感受到主人的喜悦,也跟着一再跃起,发出开心的叫声。

    回到家,正在吃晚饭的安悦,脸却拉得很长。

    这种表现并不奇怪!

    安悦又是帮忙联系买家,又是开车带人送货,折腾一大圈,两人一人好几万,路上还睡了一觉,自己却一无所获,光赚着受累了。

    要不,给安悦打赏点儿?

    牛小田刚动了心思,安悦的手机滴滴响了,她点开一看,吃惊道:“刘会计给我转账一万!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说是感谢帮忙,辛苦费!”

    哈哈,牛小田大笑,刘会计做出这个决定一定很艰难,现在才打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犹豫什么,收了啊!”

    “这,不太好吧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跟着忙前忙后的,该有酬谢。等着,我也给你发一个。”牛小田坏笑,也给安悦发了个红包。

    “你的我必须要!”安悦抿嘴一乐。

    没有金额显示,不超二百,安悦极度鄙夷,点开后,气得差点摔了筷子。

    一分钱!

    “牛小田!你太*了!”

    “姐,一分也是爱,聊表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表你个大头,小气鬼。”

    安悦嘟囔一句,到底还是收了刘会计的红包,回了个谢谢。

    一万和一分,这做人的差距,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“小田,去伏一方家里,是不是又赚了钱?”安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帮忙处理点事儿,混了顿饭。”

    “别骗我了,伏一方手头不小,为人挺仗义的。还有你,不要钱才怪。”

    安悦知道问不出来,也就算了,又提出一个条件,“炕角的那个工艺小竹楼,蛮精致的,我喜欢,给我吧!”

    安悦早就盯上了牛小田手里拎着的袋子,在车上,碍于有刘会计在场,也就没问。

    从收藏家伏一方家里拿来的,肯定是好东西无疑。

    “姐,你怎么乱翻我的东西?”牛小田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偷翻我的手机呢!”

    “不给!朋友送的,转手再送人,不礼貌。”牛小田找了个堂而皇之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也有你两样东西,也就不给你了。”安悦鼻子一哼,夹起一根肉条,发着狠的嚼着。

    “啥啊?”牛小田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。”安悦一字一顿,模样相当气人。

    该实话实说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喝了口南瓜粥,这才说道:“姐,一个工艺品,按理说嘛,没啥,我也不稀罕。但那玩意很很邪性,伏一方就吃了它的亏,你要是留着,一定会中招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清楚了!”

    “我判断,是用来养鬼的,可能还有其它用途。”

    “牛小田,弄这玩意来家里,你是不是想撵我走?”安悦真生气了,放下了筷子,闷闷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怕啥啊,我保证不会养鬼的,会损耗精力,划不来。”牛小田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就扔了啊!要不,烧了!”

    “不能扔也不能烧,姐,这也是稀罕物件,花钱未必能买到。我跟伏一方不同,只要注意点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得到牛小田的保证,安悦松口气,琢磨了下,不由惊呼:“难道说,伏一方在悄悄养鬼?”

    女人的幻想力太强大!

    牛小田无奈,只能将伏一方的情况讲了一下,因为这个小楼,差点丢了魂。

    安悦不由心惊,这是个重要经验,今后有人送礼物,还得让面前这小子给检查一下才能放心。

    自从跟牛小田在一起,安悦的三观早就倒了,又问起养鬼的用途。

    说起这些,牛小田便打开了话匣子,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有一个知名法术,就叫做五鬼运财,有人利用养鬼来发家,也有人通过养鬼,种植恶念,去报复对手或者仇人。

    在牛小田看来,这些做法都有违天道,稍微不慎,便可能招来天谴。

    因此,做人当存正念。

    小伙子不错,还知道不能走邪路,安悦暗自夸赞,这才进入西屋,拿来两样证件,放在牛小田跟前。

    翻看了一下,牛小田顿时高兴的想要跳起来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