继续严阵以待,牛小田等了十几分钟,也不见白狐的影子。

    难道说,她真的被弹指飞剑所伤?

    不不,不能活在自我安慰里。

    这只狐狸厉害着呢,多半是在演戏,信它才是傻子。

    等不到白狐现身,牛小田只好回屋去了,把炕上的被褥卷起来,斜靠在上面,继续思考着对策!

    没有对策!

    牛小田认为,仅凭自己目前的手段,干不过这只狐仙。

    刚才,狐仙除了发起意识交流,并没有发动攻击,否则,未必能接下它一招。

    它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安悦伸了伸胳膊,醒了!

    “小田,都几点了,你怎么还不睡觉?”安悦揉着眼睛问。

    “等狐仙呢!姐,你咋醒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听到了打雷声,就响在耳边。咦,也没下雨啊?”

    当然没下,外面星月皎洁,哪来的雷声?

    不对,安悦可能是被狐仙给故意弄醒的,它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牛小田心里咯噔一下,脑海里却出现了很多*的画面,自己被安悦狂暴地扑倒,蹂躏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,安悦的眼睛清澈明亮,神色自若,又不像是被入侵的样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心里莫名有点遗憾。

    “小田,陪我去趟茅房吧!”安悦伸了个懒腰,坐起身。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一声,跟安悦下了炕,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总觉得不对头,牛小田谨慎地打量四周,也时刻做好了将安悦从茅房解救出来的准备。

    不过,直到安悦从里面出来,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臭狐狸,搞得人都快成了神经质!

    牛小田暗骂一句,两人刚刚拉开房门进来,就听见东屋里传来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发,你别这样,身体还没好哩!”

    郭小翠的声音隔着房门传出来,正在苦苦哀求,紧跟着,就听到了撕衣服的刺啦声。

    “发,你把俺的衣服弄坏了,明天穿啥,不要啊!你力气咋这么大,俺要喘不上来气。”郭小翠的声音更大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耳朵突然被拧了一下,生疼,安悦整张脸都成了红布,瞪着眼睛小声道:“讲点公德心,听什么听?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安悦一把没拉住,牛小田已经猛然拉开了东屋的门,直接冲了进去,啪的一下拉开了电灯。

    炕上,无法描述的场景,一堆碎布条乱丢,红着眼的路发久正在发威,郭小翠头发散乱的像是鸡窝。

    看到牛小田,郭小翠难为情的捂住脸,路发久嘴角挂着嘲笑,却宛如没看见。

    灯光下,牛小田这次看到了,路发久的脑门处,一团灰色的气息,形成了狐狸的形状,还在蠕动变幻着。

    哎呀!

    跟出来的安悦不知道该说什么,慌张之下忘记要回屋,反而朝着院子里跑去,却被牛小田给叫住。

    “姐,快给我拿针来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喊了一声,立刻跳上炕,用力将路发久拉起来,控制着他的双手,反背在后,面朝下按倒。

    路发久奋力挣扎,脚勾起来踢牛小田,郭小翠则连忙拉过被子,盖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出状况了!

    安悦终于意识到严重性,急忙回西屋找到牛小田的针盒,也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取两根针给我!”牛小田伸出巴掌。

    安悦快速拿出两根长短一致的银针,递给了牛小田,看见路发久狰狞的样子,一颗心却也怦怦直跳。

    牛小田改用双脚,踩住路发久的胳膊,集中精神,以最快的速度,在他的后背上,再次刺下了两道相对的避妖符。

    松口气,牛小田这才跳下炕。

    路发久吃力地撑着胳膊刚坐起来,便觉得头晕眼花,又栽倒在炕上,茫然无措看着屋内的三人。

    “路老哥,你刚才又被迷了,先画两道符挡一下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解释一句,转身离开,随后又把门给关上了,后面的事情,郭小翠会跟丈夫解释的。

    臭狐狸,太坏了,故意把安悦给叫醒,又搞出这档子事儿,分明是故意想让老子难堪!

    牛小田心里暗骂个不停,回到西屋后,安悦不安问:“小田,是不是不该打扰人家夫妻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路发久那糟烂体格,折腾一次,明早就可以替他料理后事了。”牛小田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真可怕!”

    安悦一阵毛骨悚然,这一刻,仿佛有种错觉,那只素未谋面的白狐,就在这个屋里,正朝着她坏笑。

    “姐,睡吧!我守着呢!”

    “不,你也给我刺两道符,防患于未然。”安悦下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也好!”

    牛小田点头答应,又取出两根银针,还用酒精棉进行消毒。

    “后面还是前面?”安悦问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效果更好,路发久太瘦了,前面一扎就到骨头了。”

    看过牛小田给林英下针,安悦撩起了睡衣!

    过分啊!

    牛小田只觉得鼻子一热,连忙收起一万个猥琐的念头,快速在安悦的小腹处,刺下了加强版的避妖符。

    安悦的体格绝非路发久能比,没有被入侵过的历史,有了这两道符的保护,稳了!

    关灯睡觉!

    安悦凑过来,第一次将头枕在牛小田的臂弯处,很快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黑夜过去,阳光再次洒满兴旺村。

    几乎一夜没睡的牛小田,直到中午才起来,洗把脸,直接坐到桌边吃午饭。

    “大师,昨晚那事儿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郭小翠涨红着脸道谢,还换了一套款式陈旧的衣服,是安悦打电话安排勾彩凤给捎来的,总不能让她没衣服穿。

    “俺觉得,昨晚真是疯了。不过,大师刺完符后,睡得挺安稳。”路发久讪笑。

    想起昨晚听到和看到的,安悦依然觉得全身不自在,快速吃完,提前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跟狐仙遭遇的那一段,牛小田跟谁也没提。

    不止是因为人狐对话匪夷所思,更是觉得很丢人,丝毫便宜没占到不说,还被白狐给耍了一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,俺们接下来咋办?”郭小翠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有吃有喝,先住着吧,看看今晚那狐狸还能用啥招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,牛小田存储过这个号码,显示的是阿生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