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顿时不乐意了,开个破道观,怎么也见人下菜碟?

    是眼神不好,还是吃错了药,没看出身穿十几万西装的小田哥,是个有钱人吗?

    “老道,你几个意思?”牛小田挑着下巴。

    胖老道伸出一根粗短的手指,“就一个意思,你不能进,身上有妖气,会破坏道观的清朗正观!”

    有妖气?

    昨晚是跟白狐睡在一铺炕上,可白狐身上并没有妖气啊!

    “瞧好了,本人,大活人一枚,哪来的妖气?”牛小田指了指鼻子。

    “就是有!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啥妖的妖气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胖老道改成抱膀子的姿态,还故意往门口这边挪了挪,态度相当坚决,不能进,说破大天也不行。

    真生气!

    下面遇到的龙哥能收拾,如果大闹吉升观,那可就显得太失礼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想跟道门中人动手,冬月却恼了,她才不管什么门,指着胖老道出言不逊,“你这个扁鼻子臭老道,敢拦着俺老大,信不信拆了你的道观!”

    好大的口气!

    来这里的人莫不是态度谦卑,说话轻声细语的,如此嚣张的女子不多见,倒是让胖老道想起一些人一些事。

    胖老道打量着冬月,忽然嘿嘿笑了,“姑娘,老道记得,你上次跟黄先生一起来的吧?哦,还有其他三位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是又咋了?”冬月反问。

    胖老道一脸为难之色,他不信这个毛头小子敢拆了道观,但黄平野一定敢,还能把这里拆的连一块砖头都不剩。

    冬月也不傻,看出胖老道忌惮黄平野,大拇指朝着牛小田一指,傲慢道:“别不识抬举,俺老大跟黄总的关系,那可是杠杠滴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在下道号吉元。”胖老道拱拱手,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!”

    “牛先生,老道并非故意阻拦,你身上真有妖气,实不该跨入道门。”吉元道长再次强调。

    “你咋知道的?”

    牛小田疑惑地问道,他并没有在吉元道长身上,感受到修行者的气息,身体倒是蛮健康的,长寿之相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祖师留下了一道灵符,但凡有妖气随人潜入,就会发热发烫。”

    吉元道长说着,稍稍扯开道袍,露出脖子里的一个小布袋,里面装着的就是这种神奇的符箓。

    “道长,这玩意准不准啊?你咋不说,俺身上有妖气呢?”冬月提出严重质疑,明明她跟牛小田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也简单,面朝谁有反应,就对了。”吉元道长无奈解释,又说:“二位到来之前,灵符已经感应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符箓很另类,也很牛逼。

    牛小田非常想据为己有!

    但也知道,吉元道长就是拼了命,也不会给。

    关键是,哪来的妖气呢!

    牛小田忽然想到茅厕里的木雕女子,却不由的又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麻烦大了!

    肯定是接触了她,便无意沾上妖气。

    这是在自己身上,做了个标识,以后就可以轻易找到了。

    如今牛小田,也是伪真武三层,居然都能被妖气轻易沾染,毫无察觉,这确实值得恐惧一次。

    “道长,既然这样,那就不打扰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切,白爬了半天山,还是不让进,你这扁鼻子老道,做事太差劲了。”冬月嘟嘟囔囔,表示严重不满。

    得罪了牛小田,就得罪了黄平野!

    为了保住道观,吉元道长一狠心,招手喊道:“牛先生,请稍等,老道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啥事儿?”牛小田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祖师留下过几颗丹丸,说是吞服一颗,便可立刻化解妖气。”

    吉元道长说完,拽着胖胖的身体,跑回了道观里。

    “老道,俺总觉得,这老道一个屁八个谎。”冬月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还是等等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他当然希望就此化去妖气,如果带回家里,一旦被锁定,那可就摆脱不掉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吉元道长又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从兜里取出个雕刻符文的精致小竹筒,小心翼翼倒出一粒丹丸,比黄豆粒稍大一些。

    牛小田接过来,放在鼻子上嗅了嗅,一股淡淡的清香,基本可以断定,药丸是无毒的,至于成分,还分辨不出来。

    从吉元道长的面相看,并非奸猾之辈,坚守门规,并不是错。

    “道长,吃了有副作用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祖师说没有。”吉元道长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吃吧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扔进嘴里,一仰脖吞了下去,又灌了口矿泉水。

    等了五分钟,什么反应都没有,倒是觉得肠胃空空,有点饿了。

    吉元道长却笑了起来,弯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,“牛先生,灵符没有了反应,妖气化解,可以进道观喝茶了。”

    不去!

    牛小田打算马上就走,伸手道:“道长,好事做到底,再给一颗丹丸。”

    “总共也没几颗。”吉元道长惊得捂住了竹筒。

    牛小田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“既然这样,冬月,咱们走,那就让黄先生来帮着求一颗吧!”

    “对,老大跟黄先生打个招呼,道观都给你搬家里去。”冬月一唱一和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又说那话!

    吉元道长叹口气,到底又倒出一颗,不舍的放在牛小田手上。

    “道长,不白拿你的好东西,给你转两千吧!”牛小田收下药丸,大方地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黄先生给的够多了!”

    吉元道长连忙摆手,谁知道收了这小子的钱,会不会提出更无理的要求。

    喝茶免了,就此告辞!

    牛小田招呼冬月,立刻下山,吉元道长泪眼汪汪,心疼到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“冬月,脚没事儿吧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吃了老大的神药,全好了,身体特别轻松。”冬月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快点走,早点离开金源镇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两人脚步匆匆,很快来到了山脚下,居然遇到了龙哥那伙人。

    四个人相互搀扶,走路都成了慢动作。

    对,好兄弟,就要一起走!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竖了个大拇指,擦身而过,恨得龙哥嘴里直*沫子。

    冬月开车,速度那是相当快,不到二十分钟,就出了金源镇,朝着高速公路驶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头望去,鸡头山正逐渐在视线中消失,连同标识在自己身上的妖气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