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“好吧,你达标了,可以退下。”牛小田挥挥大手。

    遭遇了瘟神,哪敢再打,这人连忙后退出好远,气得龙哥胡子都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俺,四颗!”

    有一人左手捂着脸,举起右手,却慌乱地伸出两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涉嫌假冒。”牛小田不气点破。

    “老娘教教你数学!”

    冬月一拳挥过去,快如闪电,正中此人右脸,可见两颗牙飞出,这回够数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,真是四颗。”最后一人膝盖一软,居然直接跪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你的表现积极踊跃,下去吧!”牛小田不耐烦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三个小弟,就这么怂了,龙哥很没有面子,整张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冬月哈哈一笑,指着龙哥道:“蠢蛋,识趣点,自己打掉牙,俺老大高兴了,兴许还能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杀不可辱!”

    龙哥咆哮怒吼,吐掉口中的雪茄,挥动大拳头,便朝着冬月便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倒也有武功底子,拳脚都很快,也打出了呼呼的风声,有那么点阵势。

    冬月可是黄平野的保镖,身手自然不凡,且身经百战,两人就在山路上,你来我往的交起手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干脆点起一支烟,悠闲地坐在那块石头上观战。

    不到几分钟,冬月便占据了上风,一拳狠捣在龙哥的胸口上,打得他嘴角冒血,再次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三颗牙的任务,冬月并没有忘记,抬脚就去踢龙哥的脸。

    龙哥原地打滚,躲开了一次掉牙危机。

    这时,牛小田突然看见,龙哥从兜里摸出个小瓶子,快速将一颗灰色的小药丸,塞进了口中。

    冬月还在撵着踢,一直没踢中脸,倒是几乎踢烂了龙哥的*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冬月又是一脚,踢中龙哥的腰,却是一阵皱眉吸冷气,蹲下来隔着运动鞋捧着脚跳高,小脸都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冬月,咋了?”牛小田意识到不对劲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邪门了,像是踢在水泥袋子上,生疼。”冬月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歇着吧,我来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,心里已经明白,冬月差点踢废了脚,估计跟龙哥偷偷服下的药丸有关,这货变得刀枪不入了。

    龙哥再次站了起来,整张脸包括*的肌肤,都变成了黑灰色,血管突出在表面,可以看到突突跳动,倒有几分瘆人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豁出去了,今天一定要杀了你,还有那个小娘们儿。”

    龙哥嘴角频频抽动,发生了死亡威胁,眼中全是冷漠的杀机。此刻,世间的*与龙哥无关了,因为他都没提先奸后杀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牛小田身影闪动,一巴掌扇在龙哥的脸上,只用了三分力气。

    没有牙齿飞出,正如冬月说的那样,像是打在水泥袋子上,虽然不是很硬,却格外结实,手上传来了极大的不适感。

    不怕打的龙哥,狞笑着立刻扑过来。

    两只大拳头向内开合,给牛小田来了一招老套的双方贯耳。

    牛小田低头躲过,一脚踢在龙哥的大腿。

    感觉还是一样,像是没有踢在真实的血肉之上。

    见老大重新投入战斗,三个小弟背负掉牙之耻,也开始跃跃欲试,纷纷拨出了腰间的短匕首。

    不能用拳脚,会有力量反射回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飞快闪开,抽出了腰间的蛇皮鞭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随着鞭子挥动,龙哥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下,身体不停摇晃,衣服都烂了,却还是没有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这药丸,很强大!

    如今的龙哥,几乎是难以战败的。

    跑,他们肯定追不上,但这不是小田哥的做事风格。

    牛小田略微思索,还是取出了那件从未用过的利器,破体锥!

    “打不过我吧!来啊,你俩一起上啊!”

    龙哥拍着胸脯求挨揍,精神都有点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满足你!”

    牛小田再次冲上去,猛然挥出一拳,正中龙哥的肩窝。

    拳头缝隙中,破体锥先一步到达,在龙哥的肩头,生生刺出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龙哥的身体摇晃几下,扑倒在地,接着四肢瘫软,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。

    牛小田冷哼一声,一脚踢在龙哥的脸上,飞出了至少三颗牙。

    “你,好狠!”龙哥口中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本尊向来说到做到,让你长个教训,别他娘的嘴贱。”牛小田骂道。

    “求,求放过。”这次,龙哥彻底怂了。

    “药瓶,交出来。”牛小田蹲下来,伸出了巴掌。

    “啥,啥药瓶儿?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又是一拳,两枚牙齿飞出,一枚弹到了嗓子眼儿,龙哥咕咚一下给咽下去了,看到的是牛小田恶狠狠的目光和高高扬起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有,有,这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龙哥费力地从兜里摸出了小药瓶,颤抖着托在手上,被牛小田一把夺过去,直接没收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从,从一个江湖道士,买的,花了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蠢货,感谢我吧,再服用几次,你就死翘翘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啐了一口,起身带着冬月,也不理他们,继续朝着鸡头山的更高处攀登。

    “冬月,脚没事儿吧?”牛小田关切问。

    “不妨碍,就是很疼。”冬月皱眉,连忙又说道:“不影响走路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一粒强武丹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冬月顿时乐不可支,连忙直接吞下,又接过牛小田递来的矿泉水,猛灌了几口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只有冬月吃了三颗强武丹,多吃多占体格棒,羡煞姐妹们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鸡冠状的山峰,从东走到西,对于山区生活的孩子,从山上俯瞰的景色,司空见惯,也谈不到有什么吸引力。

    前方,出现了一个道观,名叫吉升观。

    这名字取得有水平,鸡,谐音吉,有那么点一人得道,鸡犬*的意思。

    道观的规模还算可以,前后六七个殿宇,来鸡头山的游,其实就是想来吉升观烧香拜仙,据说还挺灵验的。

    磕头拿钱的事儿,牛小田绝对不干,刚想进去瞧瞧热闹,一名矮胖的老道恰好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皮肤白净,圆脸无须,自然笑眯眯的样子,倒是蛮喜庆的。

    只是,老道一看到牛小田,笑容骤然收敛,竖起小胖手,做出制止的动作,“你,不许进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