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晚饭前,安悦回来了,并没有打听,牛小田上山干什么去了!

    她心里清楚,要想改变牛小田自由散漫的性格,比搬走一座大山更难。

    十八年养成的习惯,是刻在骨髓里的。

    “牛厂长,请问明天还有个人安排吗?”安悦没好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暂时没事儿。”牛小田挠头嘿嘿一笑,“姐,这么说话,我还有点不习惯呢!”

    安悦翻个白眼,这才说道:“办公楼竣工了,林大海这几天,进了一批办公用品,你可以去厂长办公室了。”

    耶耶!

    有办公室了!

    牛小田振臂欢呼,孩子般的举动,到底把安悦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指望你能按时上班,但一些重要决定,还是要在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懂,厂长嘛,专管大事。比如,抗洪救灾,厂子搬迁,大额支出,迎接领导等等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扒拉着手指头,神情认真,俨然大领导,安悦却是扶额轻叹,连话都不想说了。

    上辈子准是欠了这小子的,沦落在他的手下当帮工。

    大事儿难得一遇,日常的琐事,还得自己这个才二十三岁的老妈子,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晚上,天空飘起了小雨,淅淅沥沥的,让人听了想睡觉。

    连夜赶路,牛小田也有些疲惫,早早就睡了。

    恍惚中,感受到安悦在后面抱着他,柔软温暖又舒适,心里一阵偷笑,假装不知道,就这样一觉到天明。

    早睡早起身体好!

    睡足了的牛小田,跟安悦一同起床,又喊醒了西屋的三位女士,五人围在桌前,吃了顿简单的早餐。

    一场秋雨一场寒,外面显得格外清冷。

    大家都套上了厚秋衣,穿上厚外套,女士们还化了淡妆,一起出门去工厂。

    就在打开院门的刹那,牛小田却愣住了,猛然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老大,咋了啊?”夏花连忙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牛小田摆摆手,吩咐道:“小玉,回来后,把院门也擦一擦吧!”

    昨晚明明下了雨,为何要擦门?

    “不是挺干净的吗?”巴小玉愣愣问。

    “这雨里有酸气,记得多擦几遍,再消消毒。”牛小田脸色更加阴沉。

    巴小玉连忙答应,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,不敢有半句怨言。

    自从她来了之后,就没见夏花和冬月干过活,每天除了玩手机,就是玩扑克,再就是撕脚皮侃大山。

    当然,巴小玉也清楚,这两位是黄平野的保镖,只是暂住这里。

    门上到底有什么?

    牛小田刚才看见,两扇院门上,各自画着一道大号的符箓。

    是春和符。

    可以让宅主人无法控制情绪和*,做出各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太坏了!

    分明想让小田哥成为超级渣男,被村民唾骂后,再沦为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绘制符箓的材料,是一种独特的药水,没有修为是看不到的。成分暂不知,而且,这种药水,也不会被雨水冲掉。

    关键,

    此人雨夜在院门上绘制符箓,敏感的黑子,居然没丝毫察觉,绝对是妖人一枚。

    牛小田基本断定,此事跟逃走的宫桂枝有关。

    估计是,斗元道长找到了她,得知情况后,格外恼羞,于是派来了手段更高的徒弟。

    不能因此影响了好心情,牛小田只当做没发生。

    五人先步行来到村部,开上红色大奔,赶往距离不远的工厂。

    围墙砌好了,两条并列的加工车间,正在建设中。

    南侧,一栋五层小楼拔地而起,正是办公楼。

    北侧,还有一栋楼,规模更大些,目前已经到了四层,正有工人在挥汗码砖。

    “姐,那栋楼是干嘛的?”牛小田指着北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员工宿舍,一楼是食堂。”

    安悦皱眉回答,这小子不看设计图,当然不清楚具体用途。

    “守家在地的,需要啥宿舍啊?”牛小田不解。

    “当然会有外地员工,比如,集团派驻人员,重点岗位员工,总要有地方休息。忙起来,可能还要加班,也会成为临时安置点。”安悦解释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哦了一声,又问:“我作为厂长,也该有一间宿舍吧!”

    “贪心不足!”

    安悦没好气,没反对,那就说明可以有。

    年轻的牛厂长,带着四名美女姐姐出现,想不吸引眼球都难。

    工人们纷纷朝这边看,各种羡慕嫉妒的眼神,已经将牛小田千刀万剐了。

    傲气的牛小田,挺着胸脯进入办公楼,缓步沿着楼梯而上,来到了期待已久的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五楼走廊尽头,还有标识牌,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进入办公室,八十平左右,很宽敞,地面上铺着天然纹理的大理石,墙上贴着环保壁纸,浅*,很温暖。

    一张暗红色带副柜的两米大办公桌,很是阔气,上面放着崭新的电话座机和一体式电脑。办公桌后面是书柜,目前空空如也,一本书都没有。

    坐在老板椅上,牛小田悠哉地转了半圈,美滋滋地刚摸出一支烟,啪!巴小玉赔着笑殷勤的打火机帮老大点烟。

    吐出一个眼圈,牛小田顿觉人生从此不同!

    看着牛小田的臭屁样,安悦好笑地问道:“厂长,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沙发茶几怎么都没有?”牛小田俨然大老板姿态。

    “下午送到。”

    “还缺套高档茶具,还有烟灰缸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还需要个女秘书?”

    安悦调侃一句,说完后,很想抽自己的嘴巴,因为牛小田的眼中出现了神采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咋就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拍了脑门,随手指着巴小玉,“你,从今天起,就是本厂长的秘书了。工资嘛,就由安副厂长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厂长!”巴小玉乐坏了,连忙鞠躬道谢,看牛小田冲自己使眼色,又朝着安悦鞠了一躬,“谢谢安副厂长!”

    用人太随便了!

    任人唯亲,说的就是牛小田。

    但是,安悦没反对,总要有人帮着牛小田收拾卫生,处理一些杂事,巴小玉平时表现的也算很勤快。

    “巴小玉,你对工资的希望是多少?”安悦板着面孔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