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水已经准备好了,有茉莉花的清香。

    巴小玉很有眼色,连忙颠颠地拿来暖水瓶,给大家重新添满。

    当领导的感觉,很爽!

    尤其是旁边坐着的,都是曾经或现在的村领导。

    牛小田忍住将腿抬到桌上的冲动,取出一支烟,巴小玉第一反应就是掏打火机,被安悦咳嗽制止。

    自己点!

    金打火机!

    更惹眼。

    抽了口烟,牛小田板着脸,一本正经地宣布道:“现在,兴旺加工厂的第一次领导会议,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刘会计立刻鼓掌,张翠花附和,刚坐下的巴小玉,鼓掌最响亮,林大海犹豫下,也跟着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安悦哭笑不得,臭小子,还挺能摆谱,怎么都没发现西装领子翻上去了,真想过去帮他整理下。

    “那个,啊,有啥事儿,现在就说吧!”牛小田压压手。

    显然,牛小田都不知道开会内容。

    林大海不由看了眼安悦,住在一个屋檐下,不该提前沟通下吗?

    “我来说吧,这次会议,三件事儿,一是财务情况,二是人员安排,三是业务开展。”安悦的介绍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“安副厂长办事,公私分明,我放心。”牛小田不吝赞美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!”刘会计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安悦皱了皱眉,取出一张财务报表,让巴小玉分别递给在座的看,重点是这阶段的支出情况。

    收益栏,当然是零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得很仔细,其中涉及牛小田的工资,三万!

    刘会计和张翠花一阵羡慕不已,却没有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前者跟着牛小田赚了一笔大钱,而后者感恩于牛小田不计较,还给男人治病,更是不能找茬。

    林大海的心情却很复杂,更多是想到了女儿林英。

    将来大学毕业找工作,也很难找到有这么高工资的男朋友,是不是错过了一位好青年?

    报表分类详细,整整两页纸,一些支出,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着眼晕,走马观花,装模作样扫了一遍,便拿起了笔。

    写什么?

    两个字,已阅!

    随后潇洒地签上了大名。

    安悦拿回报表,内心却一阵埋怨。

    臭小子,眨眼就看完了,装也不知道多装一会儿。

    要是财务上动手脚,肯定发现不了,被人给卖了都不知道!

    会议进行第二项,人员安排。

    甩手掌柜的牛小田,还是看了一遍安悦制定的名单,便笑呵呵地又签上大名。

    厂长,牛小田。

    常务副厂长,安悦。

    监事,林大海。

    财务经理,刘年丰。

    招工主任,张翠花。

    临时还加上一位,厂长秘书,巴小玉。

    对此,安悦做出解释。

    刘会计兼顾财务经理,跟集团通过气,对方表示认可,会每三个月审计一次收支情况。

    安悦免不了叮嘱刘会计,别偷懒,多学习先进的财务管理经验。

    刘会计乐得鼻涕泡都出来了,瘦弱的胸脯拍得噗噗响,一再表示绝不辜负大家的信任,干不好请领导开除自己。

    张翠花则干脆抹起了眼泪,激动的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,自己还有职务,招工主任有实权,可不是她这个挂名的村妇女主任能比的。

    启用张翠花,安悦也有考量。

    招收工人以女工为主,文化水平偏低,行为举止随意,不能让牛小田兼这个职务,搞出点状况,好说不好听。

    招工的总原则,以兴旺村村民为主,只要条件符合,能招尽招,这才能带动全村富裕。

    “小田,俺绝不会辜负你,再发个誓……”张翠花冲动地站起来,举起了胖乎乎的小拳头。

    “别发誓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摇手阻止,板着脸道:“翠花主任,身在重要岗位,要公正对待每一个人,不能掺杂个人恩怨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有点水平,大家纷纷点头,张翠花激动的只会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,心中要有一把尺子,不能借机收礼。”

    这次,连巴小玉都不由暗自鄙夷了一个,这小子,虚伪的水平都出了天际。

    连她这个后来的都知道,堆在仓房里的那些物品,就是牛小田收的礼,几乎覆盖了全村人。

    “俺不敢!不敢!”

    张翠花急忙猛拍胸脯,不会收礼,绝对!一经发现,请领导们立马就把自己给撤了。

    刘会计撇嘴,这是自己刚说过的话,抄袭!

    这时,牛小田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安悦心里不由咯噔一下,这小子不会又想临阵脱逃吧!

    并没有在会议室里接电话,牛小田直接走出去,这才接通,里面传出了熟悉的女人声音。

    正是东风村的杜娟,随身带着阴壳符的那位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能给俺早点处理下吗?”杜娟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咋了,有异常情况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“俺听你的,胡吃海喝,胖了十多斤,现在走路都开始喘了。”杜娟苦恼道。

    本来也不瘦,再增点肥也没啥,大惊小怪的。

    “杜娟,再等等吧,你的问题太顽固,本大师暂时也没辙,朱有根彻底好了吧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好了,女鬼也不来了,家里很太平,他还想哪天登门感谢呢!”

    “还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手机里突然没声了,牛小田拿起来一看,还处在通话状态,难道说是信号不行?

    正要挂掉,杜娟的声音又传了出来,刚才是她在犹豫,到底要不要说。

    有情况!

    杜娟说,昨天她刚出家门,准备去买点菜,却遇到了一名陌生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长得真不错,个头有一米九,身形像杨树一般挺拔,穿着一套黑色立领装,衣服干净的没有一粒灰尘。

    只可惜,帅哥瞎了一只眼。

    他的右眼,像是塞了个玻璃球,都不会转动的。

    独眼帅哥告诉杜娟,从她的面相看,家里曾经被怨鬼困扰,是男人招来的。

    很准!

    也是个厉害人物,杜娟来了兴趣,便停住脚步,跟此人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出示了身份证,名字很个性,姓死,名又生。

    死又生自称,他三岁起便跟道家*学艺,三十年方获大成,从此行走江湖,扶危济困,只为积攒福德。

    他说,杜娟有麻烦了,必须要抓紧解决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