啥麻烦?

    杜娟太胖了,肥胖容易引发多脏器病变。

    尤其是,脂肪堆积过多,心脏负荷加重,那就跳不动了。

    结果,睡觉死,倒是没痛苦。

    死又生还说,从杜娟的面相看,她要是没了,男人必定不出三月再娶。

    到那时,这个女人会睡她家的炕,花她攒的钱,还打她苦命的娃。

    只是想想,杜娟都觉得无比恐怖,吓了一脑门子汗,甚至都没有注意到,死又生是何时走的。

    一晚上,杜娟都没睡好,就怕一不留神挂了。

    今天起来,又琢磨了好久,到底没憋住,才给牛小田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要是能处理了身上的麻烦,杜娟将立刻开始减肥,每天锻炼身体,先熬死男人,也不能让他再娶。

    听杜娟絮絮叨叨讲完,牛小田不由一阵心惊,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“杜娟,千万别听陌生人的话,那都是骗你的,一旦你开始减肥,身体弱了,女鬼指定入侵你,再也撵不走了。”牛小田正色提醒。

    “可他,说得好像也对。”杜娟犹豫,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冒险。

    “这货不是好人,少接触。另外,如果觉得身体笨重,可以适当少吃,加强锻炼,但绝对不能把身体搞垮了,到时候,谁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俺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,如果那男人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,怎么会只吓唬却不给你指条活路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杜鹃好像明白过来了,“俺信你,不听蝲蝲蛄乱叫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再给你个定心丸,朱有根就你一房媳妇的命。”

    其实,牛小田想说,就凭朱有根长成那幅熊样,也不撒泡尿照照,咋会有女人能瞧得上。

    挂断杜娟的电话,牛小田重新回到会议室坐下,还拿起茶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走,会议可以继续了。

    然而,牛小田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让大家都愣住了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觉得,还应该增加一位副厂长,主管产品收购和生产。”

    轻易不拿主意,开口就要安排一位副厂长,安悦不免提醒,“这些事,一直是林监事在做,以后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林大海也点点头,不能白拿工资,可以兼顾这一块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林叔在这里工作,只是过渡。”牛小田点拨道。

    林大海一愣,这才想起来,刚要丢官时,牛小田给出的断言,他明年要去镇里工作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还没听说牛小田哪次推算不准,这次也不该例外。

    林大海有了底气,傲气道:“小田说得对,当了这么多年的村主任,只要组织有需要,还要是服从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林大海倒戈,其他三位又都是听喝的,安悦问道:“牛厂长,你打算推举谁?”

    “季常军。”牛小田吐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安悦思索了下,不错,季常军是兴旺村的全能手,也是最有钱的人。

    看了眼对面的刘会计和张翠花,两人都没流露出任何反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季常军勤劳肯干自然不用说,还是个包工头,见过世面,有一定的领导能力和影响力。”林大海赞许道。

    同时,林大海也很欣赏牛小田,孩子长大了,考虑问题很成熟,也有了包容心。

    要知道,季常军之前可是最瞧不上牛小田的几人之一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以,不如现在就喊他来参会,询问下他的想法。”安悦同意了。

    刘会计代劳,给季常军打了个电话,有事找,来工厂五楼会议室。

    十分钟不到。

    季常军便喘息如牛的跑步进入会议室,一口气跑上五楼,为了搞好形象,提前还换了一件休闲西装。

    “领导们好,牛厂长好!”季常军满脸堆笑,朝着大家弯腰施礼。

    这态度,也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

    熟悉季常军的都知道,此人平时傲气的很,见到村领导,也只是点头就当打招呼,那架势,就跟他是领导似的。

    “季副厂长,请坐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傲气压压手,季常军先是一愣,随后便难掩一脸欣喜,连忙拍拍*上的土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巴小玉给他倒了杯茶,季常军更是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牛厂长推举你,担任负责收购和生产的副厂长,你觉得可以接受吗?”安悦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

    季常军挺直胸脯,带着点颤音高声道:“一定全心全意为百姓服务,不迟到,不早退,将集体利益放在第一位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欢迎季副厂长。”牛小田鼓掌。

    于是,热烈的掌声连成一片,季常军激动的泪光盈盈,抱拳时,特意在牛小田的方向,多停留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说到做到,有诚信,牛小田值得深交,愿唯其牛首是瞻!

    进行会议第三项,业务开展。

    厂房还没建完,生产设备运输中,但山产品的收购工作可以展开。

    安悦讲,明天兴旺集团会派来质检员,详细讲解具体收购标准和价格浮动区间,质量第一,决不能发生以次充好的现象。

    具体工作,就交给副厂长季常军,这也是个得罪人的活。

    季常军表示,不怕得罪人,严把质量关,坚决做好此项工作。

    开会很无聊,听得牛小田发困。

    刚一散会,他就没了影。

    骑着小摩托,带着女秘书,风风火火地返回家里。

    相比管理工厂,牛小田更愿意研究术士之道。

    既然悬崖草的草籽找到了,下一个重点目标,那就是种草。

    拥有取之不尽的悬崖草,就能打造出很多灵丹妙药!

    按照《医仙真诠》上所讲,种植悬崖草,首先就需要一块巨石,模拟悬崖环境。

    山上不缺巨石,但要想搬下来,路途遥远,只怕牛都会累死,不可行。

    村里其实也有一块巨石,高三米,宽两米,就立在张棋圣的家门前。

    上面还有五个大字,泰山石敢当。

    提过多次张棋圣,有必要介绍一下此人的背景。

    本名张飞鸿,七十二岁,一身傲骨,满腹诗书,才高八斗,不染世俗!

    多年前,曾荣获安平县象棋冠军称号,本可成为一代象棋大师,睥睨天下,却放弃名利,甘守小村一隅,只因看破万丈红尘。

    总结,以上都是张棋圣的自我吹嘘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