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屋内,众人喜气洋洋,安悦看着地上一堆凶器,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高二毛挑衅在先,实属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她这个小小的村主任,对此无能为力,也只能装作看不见。

    安悦什么都没说,回屋去了。牛小田坐在饭桌前,清点了一下翻来的钱,居然有三万多,发了一笔战争财。

    大大方方,每人奖励两千,剩下的钱,都锁进了保险柜里。

    抢来的手机,全部关机,交给夏花。等抽个时间卖二手,又是一笔不错的收入。

    高二毛简直就是故意来送钱,那就静候三毛、四毛再来孝敬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大救命之恩!”巴小玉眼泪汪汪的。

    “别硬挤眼泪了,把你交出去,高二毛也不会罢手。”牛小田哼道。

    巴小玉脸上一囧,夏花冬月则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回到东屋躺下,安悦没睡,还在睁着眼睛,看着天棚。

    “姐,想啥呢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茫然了,不知道这种日子,何时才能结束。小田,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,总这么打打杀杀,谁又能保证,你永远不受伤?又或者不吃上官司。”

    “咱可是南山仙的弟子,逢凶化吉,遇难成祥,头顶的福星闪闪发亮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听这种话。”

    安悦摇头苦笑,继而说道:“小田,你知不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,可能只有我才最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长姐如母嘛!”牛小田有些感动,却故意调侃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,说话没个正形。”安悦转过去,把后背留给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牛小田主动上前,轻轻抱住了安悦,两人都没再说话,静静聆听着外面簌簌的落雪声,还有彼此火热的心跳。

    “老大,凭我的经验,这女人是可以……”白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滚,你个狐狸,知道个屁。”牛小田恼道,居然都忘了,白狐还在监听,听就听,这货还插嘴。

    “咱也是行走人世多年,分分合合见多了。你们早晚的事儿,何不趁此良宵,享受人生的极乐。”白狐继续怂恿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想好,她也没准备好,一旦发生了,如何收拾残局?”

    难得,牛小田说了句真心话,却惹来白狐的一阵鄙夷,“她也配想没想好?老大,照目前发展下去,你终究不是凡人。这女人,只配给你当丫鬟,提个鞋啥的,再就是平时留着逗个乐。”

    匪夷所思的奇谈怪论,这是只*的狐仙。

    牛小田忍不住好奇,问道:“照你这么说,我该找个啥样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貌若天仙,品性俱佳,又仙根深种的人。”白狐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仙女儿吧?嘿嘿,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人。”牛小田都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简单啊,等我真正修成人形,就嫁给你。十八般武艺,咱样样精通,管保让你满意至极。”

    白狐的厚脸皮,锥子都扎不透。

    相信狐仙的话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再搭理它,听到安悦发出微微的鼾声,感受着怀中的软玉,困意袭来,也渐渐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牛小田带着巴小玉,开着豪车,出现在安平县城。

    牛大师又接了个看楼盘风水的活,对方出价五万。

    大户名叫乔正发,安发房地产公司董事长,也是青云商场总经理范志辉的发小,最好的朋友之一。

    巴小玉熟悉路况,两人顺利找到安发大厦。

    在九楼的一间宽大办公室里,牛小田见到了乔正发,四十出头的中年人,国字脸,两道直眉,颇有些英气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欢迎!”乔正发气地起身,握手寒暄。

    “乔董仪表堂堂,幸会!”牛小田握手后,又指指身旁,傲气道:“我的秘书巴小玉。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“巴秘书看起来有几分眼熟。”

    乔正发上下打量,带着疑惑,巴小玉反应很快,“都说我长得很像明星江一一,嘿嘿,我哪有人家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对,简直太神似了。”乔正发拍了下脑门。

    事情怕没那么简单!

    一个有意遮掩,一个装迷糊,具体情况,牛小田打算回去再问巴小玉。

    三人分别落座。

    牛小田刚潇洒地点起一支烟,这时,一名身材婀娜的女人,扭着水蛇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个头超过一米七,年龄二十七八岁,波浪长发,杏眼桃腮,皮肤光洁的像是瓷器,眼神流转,水波荡漾,别有一种风情。

    乔正发介绍,他的董秘舒婉,工商学博士后。

    能有这样高学历的女秘书,乔正发颇有些自豪,这就是财富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牛小田仔细打量舒婉,眉头微皱,并没说话。

    舒婉找到盖杯,熟练地泡了三杯香茶,笑盈盈地端过来。

    当盖杯放在牛小田面前时,舒婉突然侧头,轻启檀口,嫣然一笑,有意无意地眨了几下眼睛。

    连电了!

    牛小田的身上,立刻有电流乱窜,不由深呼吸几次,才稳住心神。

    隔着办公桌,乔正发没看到女秘书的眼神,却看见牛小田眼睛发直,不由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到底是年轻人,定力太差,看到美女就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要不是好友力荐,乔正发才不会相信,牛小田这样的毛头小子,会是一名风水大师。

    不准确,牛小田还是一名全科术士,就在舒婉身上,他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不管那些,赚钱第一位。

    时间不早了,乔正发取出几张照片,递给牛小田。

    正是那块有待开发的楼盘地皮,无人机航拍图,倒是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“乔董,这是哪个方位?”牛小田叼着烟,边看边问。

    “县城东北,好地皮太少了,只能选择靠山的位置。不过,距离城区倒是很近。”乔正发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靠山,就是山坡。”

    “不妨碍建楼,依照地势,反而避免了遮挡阳光。”乔正发并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坐东北,朝西南,山势环抱,水脉东西。从照片看,这里的风水格局,称作飞山藏玉,倒也难得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话,让乔正发心头一喜,刚想夸赞几句大师好眼力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,却让他心情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