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看夏花、冬月,也是脸色难看,分明在强忍着,没喊出来!

    “咋了,就像是踩着了尾巴!”牛小田冷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唉呀妈呀,老大,你咋把车开进河里去了?俺要吓死了!”

    野妹一着急,家乡话都冒了出来,小脸一片惨白,满头碎发也吓得根根直立,脑袋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别咋咋呼呼的,你那是幻觉。”牛小田恼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说得对,吵得耳朵都疼。”夏花皱眉附和一句。

    野妹依然吓得浑身如筛糠,因为,她看到了更为恐怖的一幕,河水透过窗子,流了进来,淹没她的圆头小皮鞋。

    牛小田专注开车,很快通过了水泥桥。

    又向前行驶了一段,前方豁然开朗,只有火红的夕阳,半隐在山间。

    后视镜里,浓雾变淡了,相信很快就会散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野妹低头再看,车内没有半分水渍,刚才果然是出现了幻觉!

    “老大,对不起,我这几天没睡好,神经兮兮的。”

    野妹使劲压着头发,难为情道歉,刚才吓坏了,差点弃车而逃,只是没信心能游出汹涌的河水。

    夏花冬月没说话,她们也看到了,这当然不是因为神经衰弱。

    进入兴旺村,一切好像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四人回到家里,安悦一看到拿着吉他的野妹,不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好!”

    野味躬身问好,很有礼貌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欢迎网红野妹,大家呱唧呱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带头鼓掌,三名女将立刻附和,掌声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巴小玉巴掌拍得最响,牛家庄又来了个网红,更热闹了!

    安悦只是轻轻拍了几下,心情很不爽。

    家里又多了个莫名其妙的漂亮女孩子,只怕她跟牛小田同居的秘密,再也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做了,就该不怕人知。

    可是,两人之间的关系,不清不楚,只是暧昧,这才是安悦最为闹心之处。

    用脚趾头想想,也知道是黄平野安排的。

    这一刻,安悦真想给黄平野打电话,破口大骂,怎么什么事都推给牛小田!

    但只是想想而已,哪敢付诸于行动。

    得罪黄平野,不只是丢了村主任,还可能连累到父亲的产业。

    更可能,从此失去牛小田。

    野妹老老实实吃饭,然后去西屋练吉他。

    随后,上传了一段视频,下乡体验生活,找寻童年欢乐。

    都是假象!

    跟三个女流氓住一起,学不出好。

    夏花去小卖店买了一副麻将,摆上炕桌,四个女孩便哗啦啦开始搓麻,肆无忌惮的笑声,隔着两扇门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“黄平野真讨厌!”安悦极度不满。

    “多一口人,多一副碗筷,不必计较。”牛小田劝道,又说:“其实,我也不想野妹来,又不能干活,白浪费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她一个网红,粉丝百万,非要安排到农村来,简直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“静观其变吧!”

    “受人牵制的滋味,真它妈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姐,等咱们强大了,就啥都不用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不会这么说?猴年马月才能等到自己强大?”安悦还在气头上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变化也有,黄平野跟咱说话,也得有商有量的。”

    安悦这才绽放了笑颜,伸手过来,轻轻摸摸牛小田的头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希望看到一个积极向上的你,将来能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一笑,跟自己所说的强大,不是一个概念啊。

    他他口中的强大更为直接,提升个人修为!

    一枚假丹,一枚真丹,让他奇迹般进入真武三层,随着继续升级,看到的世界将会不同,更加五彩缤纷,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普通人,不足道哉!

    但是,兽仙一族,却要提起足够的重视。

    等安悦睡着了,牛小田叫出白狐,谈起了黄昏时遭遇的迷雾。

    车上的人,居然还产生了幻觉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猜,这是白仙鼓捣的,这玩意看起来老实,实则一肚子坏心眼子。”

    白仙,指的是刺猬仙,五仙之一。

    刺猬背着一身刺,扎满红果果的可爱形象,深入人心。

    实际上,白仙是最难对付的兽仙,没有之一,因为它有个独特的本事,土遁术。

    只要靠近泥土,就可以*消失,想要抓到它,简直被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“它不会突然出现在屋里吧?”牛小田不免担忧。

    “老大放心,且不说我能感应到这货,单说这水泥地面,也能让它撞得头破血流。”白狐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这货干嘛在路上找茬?”

    “受人指使!”

    白狐一语道破,包括它在内,兽仙们都不愿意参与是非,偶尔与人同居,也是为了躲避雷劫。

    但是,面对强大的所在,它们也怂,只能乖乖听令。

    白狐听命于牛小田,就是个标准的范本。

    “斗元老道,实在太可恶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愤愤地骂着,这个牛鼻子老道,不仅收徒无数,还在控制兽仙。

    不得不怀疑,青云山附近兽仙众多,都跟他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老大,偷乐吧,我估摸着,这老道在闭关。否则,咱们都只能撒丫子跑路,惹不起的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祝他走火入魔,死无全尸!”

    牛小田咬牙切齿,跟老子作对,必定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件事儿呢,不得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快说!”

    “那只刺猬来了,就在大门外不远处,我能感应到它,它也能感应到我。可是我,真不敢出去招惹它。”

    白狐像是说绕口令,忍住没提内丹,否则,它也不用害怕一只刺猬。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,老子出去会会它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穿衣下炕,出了门,两步跳上巨石。

    一看,心头也是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名矮胖的男子,影像清晰,小手小脚,身穿灰不溜丢的长袍,正抱着膀子站立,双脚呈现岔开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打扮,浓浓的怀古情结。

    恰恰说明,这只刺猬的修行时间很长,怕还在白狐之上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放了狐仙,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意识沟通建立,刺猬仙拉着长音,还有回音,听起来很别扭。

    脑瓜子没有嗡鸣作响,也是牛小田进入真武三层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你这只贼刺猬,不在土里找虫子吃,非要出来管闲事,我看你才是活腻了。”牛小田上来就骂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