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悦抬着下巴,眉毛挑动,俨然胜利者的样子。

    夏花冬月脸拉老长,也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能说,比不了一起滚炕头的交情。

    她们自然了解,老大功力深厚,万夫难当,平时也谈不到保护,只是帮衬而已。

    巴小玉一直没说话,她是最不想去丰江市的,唯恐遭遇高义帮成员,横生枝节,反而连累了老大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,安悦早早就躺下了。

    明天的会议,九点半举行,早上五点就要开车出发。

    翻来覆去睡不着,安悦还是从小包里,拿出二百块钱递过来,“小田,能给*放松下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小事一桩!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答应,收了钱,道貌岸然道:“其实,钱不钱的无所谓,关键是怕手生,荒废了技术。”

    切!

    安悦翻了个白眼,嘴角勾起笑意,微微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*技术,也随着修为提高。

    稍稍运起真武之力,牛小田如同弹钢琴一般,指尖快速在安悦身上移动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酸胀麻痒痛,五味俱全,伴随热流涌动,连成一片,获得的却是无比舒适感。

    按完正面按背面,安悦居然就趴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给安悦盖好被子,确定她没有被捂住口鼻,牛小田这才下炕,来到厨房里,从橱柜下方,取来侯春带来的小养鬼罐和那枚收魂牌。

    西屋战火连天,麻将声很激烈,并不影响牛小田处理这些鬼魂。

    不想阴气影响安悦,就在厨房内进行。

    牛小田叫来了白狐,跟鬼魂的沟通,还是由它来处理,快捷又方便。

    准备妥当,牛小田先打开那个小养鬼罐,一个虚影立刻飘了出来,身穿西装的瘦弱男子。

    白狐在此,他哪里敢逃,老老实实地飘在那里,脑袋却不时张望四周,大概很纳闷,怎么不见侯春了。

    “白飞,问问他,到底咋回事儿?”牛小田吩咐道。

    白狐立刻跟男鬼开始交流,十分钟后,反馈结果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人是得病死的,生前开了一家小公司,跟侯春的关系是发小,经常在一起喝酒打牌,侯春还总是赢他的钱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他为啥不走正路,死了还帮着侯春做事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他一直大骂侯春,刚死就被侯春给拘走了,耽误投胎转世。至于帮着做事,情非得已,不敢不从。”白狐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有没有作恶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也就是偷着潜入别人房间,探听些隐私,汇报给侯春。其实,鬼失去了肉身,对这些也没兴趣,却能让侯春赚更多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保证,远离兴旺村,别起幺蛾子,老老实实地找门路去投胎吧。”牛小田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就这么放了他啊?”白狐眼巴巴的,它想说的是,自己还缺男仆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给他搭个媳妇啊?”

    白狐讷讷笑了,转达后男鬼忙不迭点头,还做出拱手作揖的动作。

    从养鬼罐里,取出拇指大小的魂牌,牛小田拿出朱砂笔,将上面标志名字的纹路,用墨汁覆盖。

    男鬼得到了解脱,跪在半空中匍匐作揖,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打开后窗,男鬼唰的一下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白狐能感应到,他很快就到了百米之外,向着北面而去。

    小养鬼罐的品相,要比舒婉那三个还要好,当然要留着。

    牛小田重新放到橱柜下方,这才拿起那个收魂牌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很有讲究的邪物。

    形状像是个扁平棺材,也是用百年的棺材木打造,其上遍布符文,阴气浓郁。

    普通的魂牌,只是用来束缚鬼魂。

    收魂牌,却可以直接收纳鬼魂,算是一件低等级的法器。

    一旦进入收魂牌,便默认建立契约,鬼魂无法摆脱,必须无条件地接受驱使。

    还有,收魂牌内的鬼魂,被阴气过分滋养,通常戾气会很重。

    当然,驱使鬼魂,只有法师术士等特殊人士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普通人即便得到收魂牌,也没个毛用。

    破解上面的符文,牛小田没这个耐心,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不用吩咐,白狐的气息变笼罩在魂牌上,等飘离开来,三个鬼魂便出现在厨房里。

    一家人,黑衣男,红衣女,白衣小男孩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们的本来形象,如此鲜明的色彩,标志他们已经是怨气冲天的鬼魂。

    “白飞,问清楚情况,再考虑咋处理吧!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这次,白狐询问的时间格外长了些,鬼魂的配合程度不高。

    从三只鬼的肢体动作看,很焦躁,也很冲动,彼此之间,似乎还在吵架。

    这时,野妹正好出来上茅房,看见厨房里有烟头闪烁。

    好奇地拉开门,野妹顿时感到寒气逼人,不由打了个寒颤,在门口缩着膀子问道:“老大,咋不睡觉啊?”

    “还不困,男人嘛,总需要沉思默想的时光。”牛小田随口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打扰老大思索了,多穿点衣服。”

    野妹关切地说了一句,便匆匆打开屋门出去了,厨房太冷了,根本就待不住。

    野妹甚至有种错觉,院子里都比厨房更暖和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过去了,白狐的叹息声传来,“唉,挺可怜的,一家三口,被灭门了,全部用刀捅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想报仇吧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深仇大恨,怨气无法化解。杀他们的人,叫做高四毛,太凶残了,畜生不如,连个孩子都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高四毛?

    高家四兄弟最小的那个,屠夫出身,心狠手辣,据说他身负不少命案,如今得到证实。

    高大毛被打怕了,损兵折将,不敢再来。

    高二毛被黄平野带走,人性改造中。

    高三毛正在耍阴谋诡计,斗争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高四毛并没有行动,以牛小田的理解,这货但凡出手,就是要刀尖见血的。

    如果能把高四毛提前搞定,将来也少了些麻烦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牛小田说道:“白飞,就说本老大,打算帮他们报仇。前提是,必须说清楚事情的原委。”

    白狐如实转达,三只鬼做出磕头的动作,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于是,三鬼不再争吵,由那名男鬼,充当了整个事件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