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“这不,还等你这个厂长拍板呢!”

    安悦微微叹口气,总觉得自己这个村主任,有名无实,就是面前这小子的廉价助手。

    村部,搬到加工厂办公楼二层!

    镇领导对此极力赞同,认为大不了在门口多挂两块牌子。

    联系过崔兴富,他没意见,可以免费提供,有什么其他需求,尽管开口。

    态度诚恳热情,应该黄平野打过招呼吧!

    安悦本人也没意见,手下的两个兵,刘会计和张翠花,都在工厂那边忙,村部也搬过去,有事儿更容易沟通。

    实际上,工厂办公楼的条件,也确实比这里强,还有暖气和内部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本厂长也没意见,反正工厂那边,也有很多空房间。小悦悦啊,你就看着收拾吧。”牛小田喜悦劲头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牛厂长。”

    安悦没好气地拉着长音,“那过一会儿,我就组织人员搬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悦悦,我最近腰酸腿疼的,就不帮忙了。”牛小田故意揉了揉腰。

    “懒蛋!”

    “懒人有懒福。”

    闲话少叙,装修队还在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牛小田出门后,大咧咧喊了一声谁是头,立刻就有一名自称宋壮的中年人,笑呵呵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宋头,冰天雪地的,咋装修啊?”

    牛小田又没干过建筑活,对此完全是门外汉。

    “冬天也能装修,包在俺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宋壮拍着胸脯,开始讲解装修安排,门窗都要换,使用保温性好的双层塑钢窗,外墙使用高标号水泥,可以保证不脱落。

    屋内铺地板,贴壁纸,用的都是环保材料,必保无甲醛,空气清新,装修完毕,拎包入住。

    暖气也在规划内,烧锅炉,无烟煤球也会运来,保证足量供应。

    至于床铺家具等等,等装修完毕,立刻安装妥当。

    一条龙服务,什么都不用操心!

    牛小田简直心花怒放,很快就要告别火炕,睡上软软的大床,生活质量何止提高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村部,前身是村小学,因为不符合办学标准,小学另选了一处重建。

    因此,村部里的房间很多,共有十二个,多数都闲置。

    牛小田傲气地带着包工头宋壮,背着手在里面走了一圈,做出了装修的部署安排。

    家里人口多,规划五个卧室,原来的会议室就改成大厅。

    厨房必不可少,餐厅靠着厨房,另开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书房也要有,谁说没文化的就不读书了?

    知识就是力量,小田哥一直在追求进步。

    浴室嘛,应该也弄一个。洗刷刷,没病菌,保持卫生很重要。

    不,俩,人多洗不开。

    宋壮表示,那就再落实室内自来水工程,保证厨房和浴室用水,一定没问题。

    扒拉着手指头算算,已经占用了十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剩下一个,就当成储物间吧!

    重中之重,五谷轮回之所,俗称茅房。

    村部外面有厕所,砖头砌成的,分男女,各有两个蹲位。

    茅房那就不搬到室内了,反正天气再冷,也冻不掉*,还能积肥,自己不用,也可以卖钱。

    宋壮一一记录下来,牛小田叼着烟问道:“宋头,就这些内容,估摸着多长时间能装修完?”

    “项目多,任务重,只怕快不了。”宋壮赔着笑商量,“从明天开始算,一个星期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脸惊愕,没听错吧,一个星期就完工,这速度也没谁了!

    宋壮没看懂牛小田的表情,还以为不高兴,点头哈腰道:“尽量争取提前。人不够,还可以再调来一些,人多力量大,人多好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保质保量,那就一个星期吧!”牛小田故作淡定。

    “多谢,多谢!放心,装修效果绝对让您满意。”宋壮再次将胸脯拍的山响。

    离开村部,牛小田开心地在路上,一连翻了十几个跟头,耶!

    福星高照,鸟枪换炮,小田哥即将拥有一处大宅院,是不是该叫牛府呢?

    太显摆!

    还是要保持低调,这也足够让全村人眼红的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牛小田立刻将这一好消息,告诉了滑雪归来的姑娘们,引来一片欢呼雀跃,大家对入住新居都很期盼。

    礼节不能少,牛小田主动给黄平野打去电话,表示由衷的感谢。

    黄平野的借口很随意,为四美着想,房子太小住不开,他那边还有事儿,没说几句就挂了。

    六个女孩住一屋,确实不合适,放个屁,臭味都能熏到所有人。

    黄平野的这份礼物,牛小田便心安理得的接受了。

    院门响起,阚方山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快过去看看,俺家秀秀好像不对劲。早起吃了饭,也没上班,倒头就睡,到现在也叫不醒。”阚方山焦急道。

    是不对劲,哪有叫不醒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招呼巴小玉随行,一同赶往阚方山的家里。

    阚秀秀单独住西屋,此时,正盖着被子呼呼大睡,嘴角流出了晶亮的口水。

    气色很差,牛小田低头仔细观看,阚秀秀的眉心处,隐隐的黑气,形成了一个老鼠的形状。

    拿出量人镜再看,更清晰了,分明就是一只老鼠。

    “秀秀是不是犯病了?”阚方山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不全是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手,解释道:“上次那只老鼠精跑了,应该又回来了,重新打了个洞,而且,距离坟地更近了。秀秀对此有感应,才会出现这种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俺马上找人去,必须弄死这只臭耗子!”

    护女心切的阚方山,顿时怒容满面,就要出去找镐头,再喊人去坟地打老鼠。

    “阚叔,别冲动,你斗不过它,还是明天我带人去处理吧!”牛小田拉住他。

    “可秀秀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把她叫醒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将嘴巴凑近阚秀秀的耳朵,低声念叨出一段六甲咒,召唤六甲神丁回来庇佑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讲,每个人身上都有六甲神丁,负责维护身体的基本平衡。

    他们与生俱来,并不具有神力,却不可或缺,只会随着死亡而消散。

    同时,六甲神丁也是一层基础防护。

    任何入侵身体的行为,都要先撵走他们其中的一个或全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