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么强大的隐身,灰太壮发现不了老大的。”

    白狐兴奋的给出肯定答复,又问:“老大,你打算如何收拾灰太壮?”

    “汽油预备好了,当然是烧老鼠窝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太残忍了?”白狐身子后仰。

    “老鼠偷粮食,搞破坏,传播疾病,跟它们没必要讲仁慈,都死光了才好。”牛小田哼哼。

    “好吧,它们确实挺恶心的,我,支持老大。”

    白狐郑重表态,倒是跟牛小田想到一块了,“干不掉灰太壮,也能灭了它的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有觉悟,回头再收拾灰太壮,抢它的内丹。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唉,老大,你简直就是兽仙杀手。”

    “切,哪次不是它们先挑事儿,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也怪它们不知悬崖勒马,弃暗投明。”白狐拱拱小爪子,听者有心,自己也曾是挑事儿那伙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如此有决心,白狐也只能放弃鼓捣跑路的打算,开始认真地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收拾灰太壮最好的方式,莫过于抢内丹。

    同理,失去内丹的鼠仙,也跟它这只狐仙一样,成为兽仙界的废材,办不成大事。

    预谋虽好,难度也不小。

    不真打急了,灰太壮绝不会轻易使用藏着内丹的惑风球,它连睡觉都要抱着的。

    执草*,测试有效!

    牛小田起身去了西屋,告诉正在搓麻的姑娘们,别玩了,早点睡觉。

    明天六点起床,去执行一场特殊任务,内容暂时保密。

    有任务,四美和巴小玉都很兴奋,恨不得连夜就出发,没有武功的野妹,倒是可以在家睡懒觉。

    等安悦醒来时,枕边空空的,牛小田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西屋炕上,也只剩下野妹,连忙打听,这才知道,牛老大已经带着四美和巴小玉,不知道去执行什么特殊任务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说好搬家的,怎么就走了?

    不靠谱的臭小子。

    唉,也管不了,还是随他折腾去吧!

    此时,牛小田和女将们,正谈笑风生地拖着木爬犁,翻过了一座积雪的山头。

    木爬犁上,放着雪板和汽油桶,还有一堆破布条。

    登山难,每个人都背着一根绳子,两两组合,轮流拖着木爬犁一步一个脚印前行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女将们才知道,此行的任务,居然是去烧一个特大号的老鼠窝。

    老大做事可真荒唐,像是个没长大的淘气孩子。

    但无条件执行任务,就是保镖们的天职,别说烧老鼠窝,就是抓只老鼠回家当宠物养着,也必须照做。

    九点。

    又翻过第二个山头,牛小田做出了噤声的手势,大家立刻闭紧了嘴巴。

    灰太壮的老鼠窝,就在百米以外的大坑里。

    当然,灰太壮考虑过低洼处的水患问题,大坑的一侧有个豁口,正是夏季雨季时用来排水的。

    行动开始!

    白狐先去探查,很快返回,用意识沟通告诉牛小田,灰太壮正在睡觉,身边还有三只母老鼠同眠。

    还有上百只肥硕的大老鼠,正在打洞运土,很像是准备再开个单间。

    “姑娘们,把东西卸下来,固定好自己的雪具,爬犁不要了。”牛小田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大家立刻动手,卸下物品,选好各自的滑雪板,提前调好了下山的方向。

    随后,牛小田拎起一个汽油桶,抓起那团破布。

    女将们也各自拎着一个汽油桶,大家踩着积雪,快速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牛小田念动咒语,启动了执草*。

    女将们都是普通人,即便被灰太壮发现了,也未必太在意,以为是上山闲逛的。最多,派两只鼠兵鼠将出来打探下情况。

    但牛小田不同,他的气息会引起灰太壮的极度敏感,隐藏气息,才是这次战斗成功的关键。

    几分钟的功夫,大家已经进入大坑,牛小田根据白狐的指引,快速找到了侧壁上的那个洞口。

    里面的通道,倾斜四十五度。

    指了指洞口,牛小田立刻拧开汽油桶,咕咚咚朝着里面倒了进去。

    女将们跟着照做,依次朝着里面倒汽油,浓郁的汽油味,立刻飘了上来。

    当巴小玉倒入最后一桶汽油后,牛小田立刻将破布塞进洞口,使用打火机点燃,顷刻间,洞口处火焰升腾,冒出了汩汩的浓烟。

    牛小田做了个撤退的手势,大家展开狂奔模式。

    吱吱吱的怪叫声,密集地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大老鼠,身上带着火星子,拼命地冲了出来,在雪地上不停翻滚。

    严重烧伤的情况下,它们即便逃出来,也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太恶心了!

    巴小玉一个踉跄趴伏在雪地里,被牛小田一把拉起继续狂奔。

    踩上固定好的滑雪板,大家以最快的速度,沿着来时的路返回。

    “老大,快点啊,灰太壮追来了!”

    白狐慌张的尖叫,传入牛小田的脑海中,他连忙高呼:“姑娘们,快点滑,拼命滑,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”

    巴小玉察觉情况不对,回头喊了一句,只听牛小田着急道:“都别管我,你们快走!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巴小玉惊讶地喊出来,女将们齐齐回头,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。

    山上的积雪好像都活了,纷纷升腾而起,宛如一条涌动的洪流,雪浪翻滚,雪雾冲天,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雪崩了!

    不对,这种厚度的积雪,怎么可能产生雪崩?

    女将们哪里知道,积雪洪流中,正有一只气炸了肺的鼠仙,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三个绝色圆润的鼠媳妇,都被烧秃了皮破了相,外焦里嫩嗷嗷乱叫。

    鼠兵鼠将们,几乎无一幸存,多年基业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灰太壮也是化作虚影,拼着修为,才勉强逃脱了这次天降火灾。

    此仇不共戴天!

    此时,灰太壮已经看见了牛小田,正不顾一切,想要将其撕成雪花状的碎片。

    雪浪瞬息而至,将牛小田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屏住呼吸,牛小田冷静运起真武之力,脚下生风,瞬间又从雪浪里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只足有三十斤的超大个老鼠,却骤然挡在了前方。

    一身灰毛,根根直立,比玻璃球还大的眼珠子,正冒着熊熊火苗,胡子上翘,嘴唇外翻,呲出的锋利尖牙,在日光下闪着寒光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