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牛小田抱着膀子等了半分钟,白狐这才返回,很是恼羞。

    “奶奶腿的,只冲散了十几缕阴气,到底还是让这老娘们儿给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没死透?”牛小田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*到她这种程度,聚形能力很强大的,只要留下三分之一,早晚还能重新恢复。”白狐解释,又叹气,“怪我刚才胆小,就该提前去截住她。”

    “白飞,给你点赞,很棒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吝夸赞,又问:“你估摸着,她要恢复需要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“没人帮忙的话,少说也得几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乐了,几年后,哥的修为增长,或许一巴掌就能拍死这娘们儿,再找来又是送死,没啥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“万一她有帮忙的,可能会提前的。”白狐补充刚才没说完的话。

    “嘿嘿,实力越差,利用价值越低,能帮忙的也就少了。”牛小田大有深意道。

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这么现实啊!”

    又一次击败张二娘,牛小田心情无比舒畅,大有一种所向披靡,天下无敌之感。

    张二娘招来的厉鬼们,不必追踪,肯定早就逃了。

    兴旺村不但有堂堂牛大师,还有两个图谋不轨的法师,只有真正的傻鬼才会选择留下来。

    哼着小曲关上大门,牛小田推门进屋,这才看见了一脸吃惊的云亦然,木头人似的杵在走廊里。

    一高兴就忘了,表姐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不只有表姐,四美和巴小玉也都在走廊里,衣鞋完整,已经做好了立刻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了,大家都回去休息吧!”牛小田摇摇手。

    女将们立刻散去,云亦然还站在远处,牛小田对她说道:“姐,既然来了,就到厅里坐坐吧!”

    云亦然点头,跟着牛小田来到厅里,灯光这才点亮了。

    “弟弟,你刚才比划的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云亦然看不到张二娘,只能看见牛小田,在外面又是扔纸,又是跳跃舞动木剑,最后还哈哈大笑,完全像是个大神经病。

    女将们对此早就习以为常的样子,像是五个小精神病。

    牛小田坐在沙发上,放松地点起一支烟,笑问:“想听实话还是假话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个很强大的女鬼,让我给一顿收拾,跑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鬼吗?”云亦然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异常吗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刚才莫名的寒冷,还有禁锢感,都透着前所未有的诡异,云亦然微微点头,又问:“可我怎么没看见?”

    “鬼不想让你看见,当然就看不见。姐,大晚上跑来干啥?你刚才差点就让女鬼给入侵了,让我打还是不打?”牛小田带着点埋怨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很多人朝这边来,猜到你有危险。唉,世上的亲人不多了,怎么能不管?另外,在这世上,除了我爸,就只有你这个亲人。我也想帮你做点什么。”云亦然微微叹息,说得很煽情。

    感动到了!

    牛小田目前的亲人,除了面前的表姐,还有个植物人舅舅,确实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“姐,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,一家人,要不是担心爸爸,我都可以留下来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,掏心窝的话,今晚你留下来住沙发,明天抓紧走吧!”牛小田吐出一口长长的烟雾,神情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女鬼没消灭干净,她记得你,多半会找你的茬,你虽然一身武功,但在她面前,弱爆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杀手就是女鬼弄来的?”云亦然似乎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对,行尸走肉一般,只会捣乱,不堪一击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半天,云亦然再次点头,是该离开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熄灭烟头,起身正想去给表姐拿一床被子,云亦然鼓起勇气道:“弟弟,姐想求你一件事儿,帮帮姐吧!”

    “咋了?没路费吗?”牛小田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不,卖房子的钱还没花完。”云亦然使劲摆手,又说:“这几天我在村里,听说你不少事迹,你是个术士,也是个神医,连半身不遂的牛婆婆,都能健步如飞了!”

    谁吹的牛,这么高!

    健步如飞太夸张了,好不了那么快,牛婆婆自己能挪动着走路,倒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因此,云亦然心头重新燃起了希望,接下来的话,对牛小田来讲,意外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云亦然想求这个表弟,去给父亲治病,什么老父亲心地善良,品质无暇,含辛茹苦养育女儿一类的话,说得格外感人。

    说实话,牛小田跟这个素未谋面的舅舅,谈不到什么感情。

    也从未提治病这个茬。

    所以,半路杀出来一个表弟,云亦然哪有那份亲情的呵护,心里想着的分明就是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但表姐既然开口了,那就索性把话谈开了吧!

    “姐,我会治病不假,但也不是啥病都能治,不能保证治好舅舅。而且,他的病程可不短了。”牛小田坦言道。

    “试一下,万一不行,我也就死心了。”云亦然的大眼睛里,溢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治病哪能胡乱试?”

    “出了责任我担着。弟弟,我爸躺在病床上,跟死了什么区别,我见不得他活受罪,但又舍不得放手。姐,太难了!”云亦然已经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又被感动到了,牛小田叹口气,“姐,你这份孝心实在难得。为了舅舅,都快熬成老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这么夸人的?

    云亦然脸上一囧,也顾不上了,又说道:“小田,来回用不了几天的。一应费用,还有这些天耽误的,往返飞机票什么的,我都给你报销。”

    咦,坐飞机?

    牛小田怦然心动,很想体验下飞翔在云端的感觉,一定非常美妙。

    “弟,姐不让你白跑,我有两枚两克拉的钻石戒指,也值点钱的,可以送给你。”云亦然非常话痨,也是不想放弃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咋还有两枚啊?”

    “两个男朋友,都买了戒指,分手后,被我给扣下了。不瞒你说,准备卖钱的,可惜有价无市。你早晚要结婚的,订婚的时候送一枚,结婚再送一枚。”云亦然继续怂恿。

    这都想好了!

    咋说也是自己的亲舅舅,提物质的东西就太见外了。

    “姐,戒指啥的再说,我答应你,就去一趟你那里,叫什么州?”

    “源州!”

    “正好也看望下舅舅,看我们长得像不像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谢谢你,我,我能拥抱你吗?”云亦然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就来吧,姐弟拥抱下,也没啥的。”牛小田笑着伸开了双臂。

    云亦然扑过来,跟牛小田紧紧拥抱,泪水成串地落下,带着灼热的温度,滴滴答答地落在肩头上。

    这是久违的亲情温暖,半晌,云亦然才不舍地放开,由衷道:“有你真好,我不孤单!”

    “姐,有一样,我不能马上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