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一回到房间里,牛小田就被常小倩给缠住了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缠住。

    虚影拉得老长,足足绕了牛小田两圈,像是一条长蛇,不断催促,“牛小田,快把内丹弄出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烦人,离远点。”牛小田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个男人,就要言而有信,我可是帮了你。”常小倩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你也要言而有信,才能愉快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,快说!”

    “不许惦记本老大的宝贝,尤其是养仙楼和花妖,收仙笼更不行。”牛小田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花妖就算了,也不好吃,还得费时间中和毒性。养仙楼你有两个,分一个怎么了,那么小气。”

    常小倩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,牛小田只当它性格单纯,口无遮拦,不跟一条蛇计较。

    “你去打听下,本人小气是出了名的,不给,就不给!”牛小田底气更足。

    “你大,我小,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行。”

    常小倩有点抓狂,又提出条件:“收仙笼对我构成威胁,必须毁掉。”

    “威胁的就是你,省得以后*大发,过来捣乱。”

    “蛇本善良!”

    “防蛇之心不可无!”

    争执了半天,什么便宜也没捞着,为了能拿回内丹,常小倩到底妥协了,还发了个誓言。

    绝不会伤害牛小田以及他身边的人和动物,白狐从中做了个见证。

    另外,白狐还举了个例子,有一名黄仙,因为违背誓言,被天雷滚滚给劈糊了!

    不能怪牛小田小心谨慎,如果常小倩得知,就是这小子,干掉了刺猬仙扎扎和鼠仙灰太壮,当仁不让的兽仙杀手,一定会揣着极大的戒备心。

    取出收仙笼,牛小田仔细打量,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常小倩的内丹,呈现纯白色,像是磁悬浮一般,就悬在笼子中间,非常奇妙。

    根据《灵文道法》上的注解,牛小田将手掌覆盖在收仙笼上方,缓缓注入真武之力,与此同时,神识也全部在关注收仙笼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牛小田一动不动,宛如石化。

    白狐干脆邀请常小倩,去它的豪宅做,好姐妹一边聊天,一边耐心等候。

    足足用了五个小时。

    牛小田终于用自己的神识,替换掉尚晨的,成了收仙笼的新主人。

    意念一动,常小倩的内丹便从里面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,唰的一下从养仙楼掠出来,将其收回体内。

    一颗丹终于落回肚子里,常小倩开心大笑:“哈哈,多谢牛大佬。”

    不是牛老大吗?

    喊错就算了,反正它也没想认这个老大。

    “小倩啊,天已经亮了,你也该回家了。”牛小田催促,留这家伙在身边,就意味着很高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唉,养仙楼虽好,老木屋却更温暖!”

    常小倩故作姿态,实则言不由衷,又说:“等常娥没了,我再来跟你们搭伙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不送了!”

    常小倩做了个ok的手势,立刻在屋里消失了。

    它已经先一步回了远山镇,内丹离开身体一段时间,重新融合,也需要些时间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让我刮目相看。”白狐赞道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没贪常小倩的内丹!我怀疑,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切,本老大向来恩怨分明,常小倩没有害我的企图,干嘛要强它的内丹。”牛小年哼道。

    “我帮了你不少忙,你也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关系,说这些就见外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打了个哈欠,不理白狐这个茬,将收仙笼锁好,又发消息告诉春风,上午开房车,将老太太送回远山镇。

    睡了还没有两个小时,就被安悦喊醒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小田!”

    “悦悦,干啥啊?”

    牛小田眼皮都懒得睁开,抓过被子想要捂脸,又被安悦给使劲扯开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迈*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哦,昨晚我跟尚晨,达成了和平友好协议,成为推心置腹的好朋友。他先把车存放这里,又去忙别的了。”牛小田胡乱解释。

    信了就是大傻子!

    安悦猛拍脑门,到底发生了什么,一点都不知道,又试探问:“小田,能不能治疗睡觉太死?”

    “不能,只能治疗睡觉轻。”

    “醒不来也有烦恼!”

    “我都羡慕你的睡眠质量,凡事眼不见,心不烦!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一笑,伸手在枕头底下,摸出了车钥匙,反手拍在安悦手里,“悦悦,去开更贵的车兜风吧!”

    安悦愣了半晌,觉得牛小田说得对,眼不见心不烦,反正也管不了,就当做一切都不知道吧!

    安悦洗漱完毕,当真就开着迈*去上班了,引来了不知多少艳羡。

    一觉睡到下午,牛小田才懒洋洋起床,刚到厅坐下,春风就跑了进来,汇报了一个重大喜讯。

    龙虎必杀令,暂停!

    牛小田的心情,立刻比窗外的天空还晴朗,急忙查看那个网站页面。

    果然,多了一行炫彩的大字:此任务暂停,重启日期待定。

    “大姑娘上花轿,头一回啊!老大,以前从没有暂停的!”春风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这群瘪犊子,斗不过本老大,坚持下去,丢人的肯定是他们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唉,还是没取消!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错了,总算能出去透口气,省得整天憋在家里。”牛小田伸了个懒腰,忽然有了一种怅然若失之感。

    密集的斗争告一段落,生活似乎少了些*。

    必杀令暂停,对兴旺村的百姓而言,却不是一件好事儿。

    杀手们早在这里熬得五内俱焚,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得到通知后,第一时间就是破口大骂,花钱花功夫,到头来却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便是开始撤离,可以预见,城里不少洗浴酒吧舞厅,会成为他们狂欢的场所。

    只是半天时间,兴旺村的租们就走了一半,连租金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杀手是不知道情况的,很快也会离开。

    对农家乐的冲击很大,一时间人流稀少。

    收入锐减,还有就是准备的食材过剩,又舍不得自家消耗,不少人为此发愁。

    安悦提前回来了,眉头皱得很紧,不解道:“小田,这太奇怪了,怎么游突然撤走这么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