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翻过山岗,虚影的白狐就迎了过来,骂咧咧不停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蛇精,太过分了,一点都不守信誉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救人,她就只是救人,她入侵了高三毛,解开林英的绳索,送出来就了事。不肯破坏护身符,还说什么消耗法力。”白狐极度不满。

    “她走了?”

    “急着回去吃药炼化。哼,以后跟她断交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护身符还在,白狐无法入侵那两个家伙,这倒是给牛小田等人,增加了很大风险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只要把人救出来,高三毛注定要倒大霉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并不介意,直接武力对决,高三毛也绝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闷响划破夜空,知道逃生无门的高三毛,主动开枪了!

    好险!

    差点射中前方的尚奇秀,还擦到了春风的羽绒服。

    “都趴下!”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吩咐,众人纷纷趴在雪地里,尚奇秀穿着单薄,西装领子里都灌了雪,恼羞地暗骂不已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们两个都趴在雪里。”白狐提供线索。

    高三毛很聪明,失去了林英这张牌,并没有继续藏在洞府里。

    而是抓紧出来,选择正面迎战,试图凭借手中的猎枪,负隅顽抗,寻找机会。

    牛小田向前挥手,女将们纷纷趴着向前移动,渐渐靠拢过去。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又是两枪,擦着头顶飞过!

    离得越近,也就越危险,高三毛的声音传来,“牛小田,林英到这里,我既没吓唬,也没伤她。如果你撤回去,我对天发誓,永远不来兴旺村!”

    “*,你犯了大忌,现在后悔,晚了!”牛小田怒骂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死!”

    “死的一定是你!”

    说话间,牛小田从兜里抛出一张狂风符,朝着前方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几乎瞬间,一股狂风便席卷了整个山岗,雪花飞舞,铺天盖地,地面上的雪几乎少了一层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声令下,女将们立刻弹身而起,在狂风的掩护下,朝着前方冲去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最为迅速!

    正是尚奇秀,等狂风散去,她的手里,赫然多了两柄猎枪,酷帅的抗在自己左右肩头。

    “秀儿,好样的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为她点赞,尚奇秀却冷哼一声,咔咔两下,硬生生将猎枪给折断了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牛小田一阵大笑,失去了猎枪的高三毛,将再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夜色中。

    高三毛和阿贵,傻愣愣地站了起来,几乎不敢相信,精心策划的绑架局,竟然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败得太惨了!

    此时,高三毛是真的悔断了肠子,不该动林英的。

    更不该招惹牛小田这尊瘟神。

    将两只手举过头顶,“牛小田,我认栽了,放一条生路吧,日后好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还想杀人?”

    “直接杀你,太便宜了,我会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发自内心的恐惧。”牛小田口中冷笑不断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拼了!”

    高三毛大吼一声,挥动着手中的砍刀,直接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根背刺飞过来,穿透了高三毛的手腕,剧痛之下,砍刀瞬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发动弓弩的,正是巴小玉!

    “巴小玉,你这个*!”高三毛捂着流血的手腕,高声怒骂。

    “哼!本姑娘早就弃暗投明,跟你们一刀两断,招惹牛老大,高义帮必然是覆灭的下场。”巴小玉满不在乎的昂着头颅。

    “叛徒!当初大哥对你也不薄!”

    “少他娘废话,在帮派里,哪有尊重可言。疯猫都要死了,还不是为了几两碎银子,最后一口气都被你利用。”巴小玉冷哼。

    “至今我都不相信,病猫是自己去的医院,这里面有鬼。”

    “鬼在你心里!杀人诛心,他,一定在恨你。”

    高三毛无语,和病猫挑明后,没费多少废话,他就爽利答应了,说什么横竖都是死,能为三爷再博一回,够本!

    但从那以后,病猫脸上再无笑意,也不再主动和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此事做得确实不地道,让人寒心!

    “老大,我去揍他。”尚奇秀指关节咔吧作响。

    “嗯,别打死,回去有赏!”

    如同一阵旋风,尚奇秀冲向了高三毛,距离不足两米,却骤然收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哪来的?跟牛小田混,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高三毛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“用你管,管你用,你管用?”

    尚奇秀冷哼,随后道:“既然你的手有伤,公平点,本姑娘只用脚。”

    蔑视!

    高三毛忍无可忍,抬脚就踢向了尚奇秀,功夫倒也不低,斜上七十六度,直奔尚奇秀的脖颈。

    尚奇秀向后一仰,出脚快如闪电!

    一声惨叫,高三毛的腿窝被踢中,整个人栽倒在雪地里。

    “呸!水平太差了,这也好意思做流氓,玩绑架!”尚奇秀摇头,太不堪一击了,没过瘾。

    “秀儿,你这种说话的方式,本老大喜欢!”牛小田大赞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寒光袭来,速度极快!

    正是高三毛抬起右手,拼尽全力,扔来一柄锋利的匕首,目标正是尚奇秀。

    雕虫小技。

    尚奇秀侧身,猛然抬手,居然将这柄匕首抓在了手里,雪亮锋利,还不错,接着便满不在乎地插在腰间。

    绝对一流的高手!

    这一刻,高三毛倒是觉得,败在尚奇秀的手里也不冤。

    此时,三美已经围住了阿贵,一通暴打,很快就把他打得浑身是血,惨叫不断,连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高三毛踉跄地支起身体,嘴里淅沥着鲜血,牛小田背手走向他,轻蔑问道:“高三毛,为了你们这伙兔崽子,本老大之前就制定了行动代号,知道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拔毛行动!”牛小田吐出四个字,“本老大向来信守承诺,抓到你们,必须拔毛,你倒是另类,头发挺浓密的,那就多遭点罪吧!”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*!要杀要剐,给个痛快,十八年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毛,学会尊重别人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向后一招手,女将们立刻冲过来,先是冲着高三毛,一通拳打脚踢,接着就开始拔头发。

    屈辱性极强,很快,高三毛就成了另一个高秃子。

    也不太一样,剩下了一些毛茬!

    战斗结束!

    地上两滩烂泥,看着就恶心!

    “本来我想弄死你,剁成泥喂狗,但黄先生需要你,留一条狗命吧。”

    高三毛周身冰寒,满脸惊恐哀求道:“不,你还是杀了我!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