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生气归生气,还是要冷静下来分析,如何破这个局。

    睡觉,意味着危险!

    这种法术,就是趁着熟睡之时,精神松懈才好下手。

    总不能不睡觉!

    搜索*灌注的知识,没找到答案,再仔细回忆《秘术拾遗》两遍,牛小田终于发现上面有个法术,倒是跟这个很相似。

    假死引魂!

    通九窍小木人一枚,以未足月夭折婴儿的足指血,涂抹后搁置百日,遍刻祭鬼符。

    将小木人在墓中埋一年,取出后,做法者当刻上自身生辰八字,滴血融入,方可驱使。

    使用方法,

    必须得到对方准确生辰八字,刻在其上,发丝一根,破衣一缕。

    趁其熟睡时,念动引魂诀,配合召唤,可令对方魂魄离体,归于木人之中,若对方恰好昏迷,效果更佳!

    注意事项,

    做法距离,不可超过千米,做法时间,月尾月初夜间,否则无效。

    捋顺下思路,牛小田全懂了!

    已经过了半夜,恰好进入腊月三十,如果再能熬过两晚,过了初一,这种法术就无法施行了。

    苍源选择住在张棋圣家,也是估算了千米的距离,早有打算!

    重点是,他如何搞到的生辰八字?

    牛老大如今是炙手可热的红人,苍源背后的那伙人,一定提前悄无声息地调查过,到底得到了准确出生日期。

    时辰问题,可能是高人根据牛小田的发展轨迹,推算得来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可能,广撒网下血本式,十二个时辰挨个尝试,其中一个就能成功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暗骂,真他娘的过分,老子都没搞清楚自己的生辰八字,他们倒是先得到了。

    至于贴身的头发和布条,大意了!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苍源突然出行,就是去了牛小田的老宅子。

    福宅以五万的高价,卖给了季常军,他很忙,并没有翻盖,依然破破烂烂地扔在那里。

    生活了十八年,怎么可能没留下头发和布条,苍源很轻易地就找到了,然后便装作不在意的到处看景。

    “老大,根本的问题,必须解决。否则,一定还有下次。”白狐睁开一只眼,又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想办法,必须先整一整这个老东西,否则,这个年都过不痛快了。”牛小田想想还是很生气。

    “直接去揍他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说好的斗法,不能变成斗武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手,刚才气头上,真想直接上门对苍源一通暴打,抢小木人,然后用大脚丫子踢出兴旺村。

    想想,还是忍住了!

    跟武德无关,苍源并非普通法师,是南派风水的标杆人物,也有不小的势力。

    蛮横粗暴的解决方式,结果可能就是,大量的江湖人士涌入兴旺村,把游都给吓跑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《灵文道法》中的一段话,清晰地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若有人使用引魂诀,试图拘禁魂魄,为己所用,可用石斗符和退仙符,趁其做法时反之,可令其如被石块击中头部,疼痛一日方消。”

    太好了!

    疼死这个老不死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打开电灯,找出符纸,开始绘制石斗符和退仙符,并非复杂的符箓,用了不到十分钟便绘制完成。

    关了灯,让君影盯紧了苍源,牛小田进入假寐状态!

    法术好强大,过了一阵子,牛小田的耳边,又传来了呼唤声,这次改成了母亲,让他去搭救。

    明知是假,依然心烦意乱,也就是小田哥资深孤儿身份,跟父母感情不够深厚,否则一定会马上冲出家门。

    “老大,苍源躺在炕上,又拿出了小木人。”君影急急汇报。

    还气什么!

    牛小田运转真武之力,立刻将两张符箓,一起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符箓瞬间燃烧,并没有留下一丝灰尘。

    呼唤声戛然而止,牛小田顿觉一身轻松。

    君影再次汇报,苍源扔了小木人,正在捂着头,好像很难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臭不要脸的老东西,跟小田哥斗,到底又遭到反噬了吧!

    活该!

    心情畅快的牛小田,拿出手机,刷了一会儿搞笑视频,正打算安然入睡,君影却又传来消息,

    苍源好像吃了一种药,头不那么疼了,还在打量小木人。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难道《灵文道法》记录的*方法,没起到效果?

    片刻后,牛小田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人类有止疼药,有一些还是强效,抑制了苍源感受到的痛感。

    这就不好办了!

    苍源随时还能做法,再用符箓反击,也未必能让疼痛翻倍。

    又不是没熬过夜,谁怕谁啊!

    牛小田骂咧咧坐起来,在手机上找到一部提神醒脑的男女互动片,有滋有味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撇眼看见,白狐的状态还不算好,可怜巴巴趴在枕头上半睡半醒,又取出一颗补气丹,亲自喂到嘴边。

    白狐一口吞下,满怀感激,急忙炼化。

    天亮了!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开始倒头睡觉,白天,苍源无法施展法术。

    上午,

    院门一再被敲响,兴旺村的百姓们,纷纷送来了新年礼物。

    鸡鱼肉蛋,水果米面等!

    牛小田专心睡觉,也不出去迎接,全权交给了巴小玉。

    再找个本本记录下来,等改天回个红包。

    支起账桌,巴小玉忙得火热朝天,不熟悉人名,一耽搁,后面排队的就等不及了,性子急的还推搡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闲来无事的林英,跟着忙前忙后,婶子大爷的喊得倒也甜。

    有人就不免想多了,以为牛小田又成了林大海未来的女婿。

    安悦去了加工厂那边,组织工厂领导层,召开年终总结会,分析存在的问题,安排明年的工作。

    唯独缺少厂长牛小田,大家对此早就习以为常,都没人问一句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觉醒来,已经是午餐时间。

    礼物太多了,储藏间根本放不下,不少都堆在走廊里。

    “小田,百姓们太稀罕你了,连我都要嫉妒。”安悦话里带着酸气。

    “难说是变相送给你的,毕竟村主任也住在这里,平时又不收礼。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是跟你沾光,反正我不领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大公无私,两袖清风,以后收礼这种事,可以都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送来的还有野生榛蘑呢,那东西在城里卖得很贵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主任不能吃象征着腐败的东西,那些干豆角子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!”

    正拌着嘴,手机上传来黄平野的消息,一句新年快乐,跟着就是一条转账信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