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道,苍源会选择今晚动手?

    可能性很大,大雾弥天,不但适合隐藏行踪,没有风的情况,也有利于释放毒虫。

    必须打起精神,小心戒备!

    外面,

    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,阳光里带着暖意,预示着春天的脚步近了。

    这让牛小田甚至怀疑,是不是推算错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黄昏时分,一层薄雾悄然笼罩了天空,半边夕阳影影绰绰,风势也渐渐变小了。

    团团雾气,从四面八方涌来,彼此碰撞融合,渐渐覆盖了整个兴旺村。

    烟囱上的炊烟,让雾气变得更浓,能见度不足五米!

    村主任安悦在兴旺群里发消息,今晚禁制燃放烟花爆竹,不利于防火。

    收到回复!

    其实,不用说也不会燃放,只能听到响声,却看不到烟火,太不过瘾了。

    雾气太浓郁,也影响了君影的感知能力。

    只能大致探查到,苍源的位置,还在张棋圣家里,具体在做什么,就搞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该来的,到底还是来了!

    半夜时分,雾气依然很浓郁,趴在牛小田枕头边的白狐,突然睁开眼睛,“老大,苍源出来了,正在百米范围内!”

    “密切关注,看他想搞什么把戏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从床上坐起来,拿起了锁灵镜和收仙笼,又喊出君影,今晚的生死之战,就全靠她了。

    苍源的行走速度很慢,不急不慌,大约十分钟后,才来到牛家大院的附近。

    不是大门口,而是西南角的位置上,像是在打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点燃了一张符箓,抛了过来!”白狐实时直播。

    浓雾符!

    原本雾气就很浓,再加上浓雾符的作用,眨眼间,牛家大院附近,雾气已经浓郁到化不开的地步。

    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?

    牛小田刚要幸灾乐祸,君影就惊慌汇报:“老大,雾气太浓,我的感知彻底失效了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事情,都交给白飞,你负责关注好屋内。”牛小田调整部署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老东西,放出浓雾其实防的是我。还以为我感知不到他,小瞧本狐仙了。”白狐很傲气,行动上却化作了虚影状,这是担心魁蝻突然出现,会伤到它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点破,又问:“他现在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大门前,又取出一张符箓。”

    “真难为他了,下了血本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必然是血亏!”

    苍源又点燃符箓,在浓雾中抛了过来,似乎,一切都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呀!

    白狐也发出惊呼,吃惊道:“不好了,我也探查不到他了。老东西,有两把刷子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也有点着急了,连忙催促:“别骂了,快分析是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“这是道特殊的符箓,把一切细微的声音,都给消掉了。”

    好东西不少,真想都抢过来!

    但牛小田断定,苍源不会轻易翻墙而入,对他而言,不只是太掉身价,万一被抓,更是会沦落为天下笑柄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种消音的符箓,持续时间会很短,这个节骨眼,他一定有大动作。”白狐提醒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个小虫进来了,正在走廊里!”君影汇报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几乎就在瞬间,随着细微的响声传来,封住孔洞的十几层胶带,轻易就被小虫穿透了。

    象征君影的那朵香水花,无风摇曳,顷刻间散发出*浓郁的芳香。

    原本冲向牛小田的小小虚影,突然中途停下,随即改道,射向了那朵花。

    一滴粘稠的花露骤然出现,恰好将虚影包裹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老大,把它困住了!”

    君影发出了兴奋的声音,又着急道:“啊,老大,它挣扎得好猛烈,我坚持不了几秒钟。”

    足够!

    行动!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奔向花盆,锁灵镜下,花露中的虫子被放大,形状如同梭子,两端尖尖的,呈现漆黑的色泽,代表着有剧毒。

    幸好君影本就是毒花,否则,此时必然已经枯萎了!

    没猜错,正是书中记载的魁蝻,它正奋力挣扎,试图扇动小小的翅膀,逃离花露的束缚。

    将收仙笼对准魁蝻,牛小田稳住心神,立刻念动咒语。

    魁蝻终于挣脱了花露,却又被收仙笼飘出的浅浅光雾,再次笼罩在其中,小小的身体抖动两下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魁蝻不见了!

    牛小田拿起收仙笼,定睛一看,发出了无比开心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魁蝻,就悬浮在收仙笼的中间,一动不动,宛如死去了一样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!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收仙笼,归了小田哥之后,立下的第一件功劳,居然只是收了一只毒虫!

    “老大,君影沾染剧毒,需要紧急处理,请求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!”

    君影没回养仙楼,而是重新住进了本体的那朵花里。花露极为珍贵,必须要对剧毒进行一番清理,才能保证自身安全。

    “恭喜老大,斩获三连胜!”白狐喜气洋洋道贺。

    “先干掉这只虫子,以绝后患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摸出破体锥,对准了收仙笼中一动不动的魁蝻,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,狠狠扎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狐直咧嘴,能不能再夸张点?

    他娘的,目标太小了,居然没扎中!

    拿出放大镜,继续扎!

    几十次后,终于碰到了,魁蝻被荡开,继而又回归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牛小田的手机响了起来,正是苍源打来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满不在乎地接起来,嘿嘿笑道:“苍大师,你可真是个夜猫子,总这么熬夜,身子骨能吃得消吗?”

    “小友,求求你,不要再攻击飞蝻了,我,我会死的。”苍源声音在颤抖。

    飞蝻?

    是苍源对魁蝻的称呼,叫法上不同。

    “哼,苍大师,你过分了,三番五次想让我死,多恶劣的行为。”牛小田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唉,老朽也是身不由己,否则,又怎会不远万里,亲自来到这冰天雪地,苟身在民居之中。”苍源发出长长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很委屈,难道我就该死吗?”牛小田质问。

    “人性之私,照比禽兽还不如,是我的错。小友,请宽宏大量,高抬贵手,莫要赶尽杀绝。”苍源继续哀求。

    黄平野提醒过,对于苍源,要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牛小田深吸一口气,压住火气,继而提出了一个条件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