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白狐出去探查几次,确定这批杀手中,并没有法师一流,君影也没发现异常气息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抱着一丝幻想,法师们上网频率较低,又不会使用那个特殊软件,哪里知道什么龙虎必杀令。

    嘿嘿,法师们不来,牛老大只需固守城池,少出去闲逛,照样悠然自得,尽情欢乐!

    必杀令悬赏价格的大幅提高,杀手们的档次也相应提升。

    从各种汇集的信息看,这一批杀手,应该是各帮派的骨干力量。

    稀罕事儿!

    张棋圣的家里,住进了两名中年女子,据说身段妖娆,姿色不俗,男人看了就想入非非那种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打去电话,哈哈笑着调侃道:“哈哈,棋圣,这下厉害了,老来艳福啊!”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,人老了,哪有那方面的心思。人就是人,虽同居一室,相敬如宾,井水不犯河水!”张棋圣刻意强调。

    “您老也能睡得着?”

    “不能跟钱过不去,多念念佛经就是了。”张棋圣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!”牛小田大笑,可怜的棋圣备受煎熬,难保过段时间就离开兴旺村了。

    干嘛去?

    出家了……

    “她们也陪你下棋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偶尔也玩几盘,美玲的棋艺还不错,就是喜欢一边下棋,一边玩手机。这也不错了,现在的年轻人谁还会坐下来下棋。”张棋圣表示宽容理解。

    老人家被人给忽悠了!

    用脚丫子想想,也知道对方手机上,开着象棋软件,张棋圣等于跟软件下棋,能赢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住宿登记制度,春节后全面展开!

    从安悦那里得知,这两个女人,一个叫杨美玲,另一个叫沈浅浅,都来自中原的都南市。

    对于此事,安悦不予置评,两名女自发跟单身老头住在一起,你情我愿,不能干涉。而且,张棋圣人年纪够老,人品过硬,也不会出什么花边新闻。

    等别墅盖起来,提供住宿的房间多了,这种情况就会改善。

    兴旺村要盖别墅,杀手们当然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很支持,很期盼,住宿条件好了,他们也省得熬得这么辛苦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

    天空万里无云,阳光暖洋洋的,靠近墙根处的积雪,已经开始融化,风中带着春天的气息,深深吸一口,令人陶醉。

    牛小田来到大院里,正看着女将们嘿嘿吼吼练武,大门被敲响了!

    巴小玉过去开了门,外面是一名残疾中年男性乞丐,头发凌乱,身穿脏兮兮的破衣服。瘫痪了,正趴在装有滑轮的木板床上。

    后方,一名村妇打扮的中年女人,正在推着车,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脸了,一层黑灰,两道眼泪冲出的沟痕。

    “可怜可怜吧,好几天没吃了。”男乞丐费力昂着头,伸出脏兮兮的手。

    “嘿嘿,别装了,你们才不缺吃喝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嘿嘿一笑,这套把戏在城市里见多了,还缺一块写着可怜身世的纸壳牌子,外加残疾证明。

    “俺们被同行打劫,钱都被抢光了,好人有好报,给点吃的吧!”后面的中年女人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去别处要吧!”尚奇秀见巴小玉在门口与人说话,走过来一看,也做出正确判断。

    假的。

    “行行好吧,给块干粮,俺们真快饿死了。”中年妇女伸出颤巍巍的黑手。

    尚奇秀蹙眉,从兜里夹出一张百元大钞,瞥了眼木板上的男人,运力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男乞丐伸手一抓,居然将百元大钞,准确地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这人有功夫,

    巴小玉刚反映过来,后方的那名中年女人,猛然一推木板床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木板床带着男乞丐,直接冲进了牛家大院,速度赛过小轿车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木板床两侧,居然弹出了两柄半米多长的尖刀,春风、秋雪试图阻拦,还差点被刀尖划伤。

    能把木板床推出这种速度,那名中年妇女,显然是个超级大力士。

    木板床对着台阶下方的牛小田,猛冲过来,与此同时,男乞丐也从木板床上腾空跃起,手中多了一把锋利的钢刺,瞄准了牛小田前胸。

    老大!

    女将们不由发出一声惊呼!

    牛小田鼻孔中哼出一股冷气,猛然抬起手,凌空挥出一掌!

    猛烈的掌风,生生将男乞丐给击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空中翻滚一周,男乞丐稳稳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瘫痪?

    并没有。

    牛小田原地没动,飞起一脚,踢在滑落木板床上,随即撞在男乞丐的腰间。

    男乞丐发出一声闷哼,直接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,中年女人也冲了进来,跟尚奇秀和巴小玉激烈交手。

    别看体型不咋样,但腰肢格外灵活,移动的速度也非常快,双手左右开弓,挥拳速度快成了虚影,倒也是个好手。

    可惜,她面对的是尚奇秀,牛家军的第一女将。

    尚奇秀虽然只是真武一层,之前练过纯阳功,攻击力不逊色真武三层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尚奇秀的拳脚快如闪电,将中年女人打得节节后退,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下,衣服都给打破了,露出了发红的皮肉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一声大吼,中年女人突然一把抓住了巴小玉,居然扯着衣服,将她举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*,不去练抓举,倒是可惜了!

    巴小玉无比恼羞,使劲扣住了中年女人的手腕,身体猛然一弓,双脚就踢向了她的后脑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低头躲过,跟着就将巴小玉,冲着尚奇秀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尚奇秀微微侧身,躲闪的同时,将巴小玉一把抓住,但也被惯性冲击力,扯了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儿,老娘一定杀了你!”

    巴小玉火冒三丈,拉开架势,再度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根本无心恋战,奔到大院中央,想要解救同伙。

    此时,那名男乞丐,已经遭到了四美的猛烈围攻。

    这名杀手的职业素质很高,腰疼的快断了,依然不停挥动着钢刺,坚持抵抗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动手,抱着膀子看热闹,正好让女将们多积累实战经验,今后的斗争,一定会越演越烈,到达新高度。

    假扮乞丐也能想出来。

    杀手们开始使用智谋,比上一批只会晚上遛弯的杀手,水平的确高出一大截。

    然而,也没什么卵用!

    进入真武四层的牛小田,看他们就是一个个跳梁小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