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家大院的大铁门,往两侧拉开!

    这一对乞丐杀手,就这样悲戚戚离去,推着木板床,沿着村路,脚步蹒跚,朝着青云镇的方向。

    女的被生活折磨到容颜憔悴,目光呆滞。而男的饱受病苦折磨,半睡半醒,面无血色。

    惨!

    真惨!

    太惨了!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真有游和百姓扔钢镚和小额钞票,还有爱心泛滥的小朋友,不舍地也扔了几块糖。

    狠狠收拾了两名登门行凶的杀手,牛小田心情愉悦,从泰山石跳下来。

    先是表扬了尚奇秀,懂得应用智谋,一张红票票就撕掉了对方的面具。

    尚奇秀像是得到了表彰,兴奋的小脸都红了,其余女将撇嘴,人傻钱多,绿票票也行啊!

    接着,牛小田又传授了培养真武之力的心得。

    女将们都听得非常认真,不时响起一阵阵*的掌声。

    光荣属于你们!

    牛小田鼓励一句,背着手回屋躺下,回看手机上刚刚录制的视频,又被逗得发出大笑声。

    录视频,有必要!

    防人之心不可无,如此一来,两名杀手报案也没用,反正牛家军没动手。

    好半天,白狐才返回,一直将两人送到泥鳅河的桥边。

    “老大,是不是打得惨了点?”白狐笑嘻嘻问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要是由着你,这两人肯定死得透透的。”牛小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对待敌人,就该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,让他们心胆俱寒,每晚都做醒不来的噩梦。”白狐呲牙做出凶狠状,看起来却还是很可爱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君影能不能让杀手们做噩梦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花妖的属性决定,只能做美梦。”

    白狐摆摆小爪子,又说了句很有哲理的话,“老大,美梦也有攻击力,沉迷其中,无法自拔,就成了快乐的傻瓜!”

    嗯,君影也是个危险分子,能轻松毁掉一个人或者一群人,必须要控制好才行。

    滴滴!

    上传来阿生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小田,可靠消息,红粉双煞去了兴旺村,小心防备。”

    红粉双煞!

    这绰号牛逼闪闪,牛小田都不由在心里点了个赞,听起来,比蛮龙夜虎更上档次。

    “生哥,两人啥来头?”牛小田打字过去。

    “中原绝情堂左右*,红煞杨美玲,粉煞沈浅浅,据说会下毒,会点穴,会演戏,还会勾引男人,胆大心细,心狠手辣,作案不留痕迹。”阿生道。

    哦,红粉双煞的称呼,原来还有解释。

    这两个名字很熟悉,牛小田一拍脑门,想起来了,不就是住在张棋圣家的那两个娘们儿吗?

    可怜的张棋圣啊!

    为什么不幸的人儿总是你?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仔细回忆张棋圣的面相,没有突发灾祸的标记,寿元至少九十,这才稍感放心。

    “生哥放心,兄弟我洁身自爱,她们没机会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生发来省略号,结束了聊天,其中的含义就没必要琢磨了。

    话说牛小田身边的女眷,比黄平野还多,还能和平相处,其乐融融,亲如一家,这小子倒是真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红粉双煞,被阿生点名,应该提起重视。

    老办法,敌不动,我不动,先静观其变吧!

    转眼又是三天!

    安悦报喜,丹田处有了一团热气,牛小田给她把脉,正式确定,她的体内确实有了一丢丢的真武之力。

    安悦开心不已,激动地搂过牛小田,便在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真情流露!

    之前也亲过,牛小田并不介意,用袖子擦擦脸,继而问道:“悦悦,百姓们都签字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只剩下闵奶奶一户,老人家记不住自己的名字,我告诉怎么写,她居然一直写错,说是让你代签就行。只是,不太符合流程。”安悦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我替她签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安悦回到房内,拿来一份打印好的协议书,牛小田接过碳素笔,龙飞凤舞地写下三个字,闵如烟。

    “名字取得真好,特有意境。”安悦大赞。

    “闵奶奶祖上也是大户人家,大家闺秀,识文断字的,可惜她对这些记忆,几乎忘干净了。”牛小田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了下闵奶奶的资料,三十年前一个人来的,那时候户籍管理挺乱的,也没有记录祖籍和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有颗金子般的心,安贫乐道,与世无争。以前特别安静,怎么说呢,安静的像是一幅画,老了吧,话倒是多了。”牛小田摊摊手。

    “还老糊涂了,给你挑媳妇,蛮随便的。”安悦嗔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是闵奶奶的一块大心病,总担心我娶不上媳妇,一个人孤零零的太可怜。”牛小田得意一笑。

    “切,你还可怜,要我看,喜欢你的女人才更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心不动,万事皆空,岁月静好!”

    牛小田呵呵一笑,又问:“婶儿也签了吧?”

    安悦翻了个白眼,“婶儿那么多,你说的哪个?”

    “姜丽婉啊!”

    “哼,她哪能放过这种发财的机会,早就签了,还说以后林大海到镇里上班,可以跑通勤。听听,多自私自利的女人,什么好处都不落下。”安悦鄙夷。

    “距离也不远,林叔跑通勤应该可以,搬到镇里,怕也住不上别墅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让我给你捎话,我不想说。”安悦扭过脸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,说说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道,心里又觉得,姜丽婉纯属多此一举,在上直接发消息,岂不是更方便。

    “哼,还是跟英子有关,她为之前的话向你道歉,不介意把女儿留在兴旺村,各种疯狂暗示。以前怎么挑三拣四的,现在就变了嘴脸?真踏马扫兴!”

    “悦悦,想多了,跟英子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别替她们遮掩了,傻子都能听出来。”安悦拿着协议书,气鼓鼓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安悦是真误会了!

    姜丽婉想传达的意思,是不介意安悦这个女儿,留在兴旺村。

    牛小田今非昔比,大院豪车不说,还是新公司的董事长,光环夺目,前途不可*。

    随着兴旺村的发展,即便是城里的女孩子,想嫁进来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嗯,归根结底,姜丽婉是个势利眼!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理这个茬,兴旺群里,张贵媳妇发了个重磅消息,可以登上兴旺村的头条新闻!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