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听说没,住在张棋圣家里的那俩货,认棋圣当干爹了,俺都听见喊爸爸了。”张贵媳妇神秘道。

    还有这种事儿!

    村花们惊掉一地眼珠子,不可置信!

    穿金戴银的城里女人,居然认一个农村单身固执干巴穷酸的老头当干爹,没道理啊?

    难道说,从小就极度缺乏父爱?

    当然不对!

    想认干爹,比张棋圣有资质的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“这俩货,不会是想骗张棋圣的别墅吧?”许翠兰第一时间就想到图财。

    “八成就是这个想法,不然就是脑瓜子被驴踢肿了!”金娥发了个鄙视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没盖别墅,争房产的就先来了。棋圣县城的儿女,指定不乐意,一定会来找茬。”有人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干女儿不会变成后妈吧?”

    “瞎说,棋圣可不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呦,之前你认为他会认干女儿?老头还不是干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也是,棋圣的身子骨,倒是蛮硬朗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招架俩?”

    “一套别墅两人争,说行就行!”

    别管什么话题,到了女人们这里,没几句就会跑偏。

    跑偏的路上,还格外欢乐,群如其名,热闹兴旺。

    安悦艾特所有人!

    “工作期间不许闲聊,警告一次!”

    虽然安悦不管加工厂,但还是村主任,余威犹在,女人们这才停止了聊天,继续投入到工作中。

    认干爹!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称奇,红粉双煞这一招,玩得高明啊!

    先融入兴旺村的百姓群体中,再伺机对小田哥下手,如此一来,就更加防不胜防了。

    话说,张棋圣也真有一套,其人格魅力,连牛老大都觉得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跟尚晨成为朋友,跟苍源成了知己,红粉双煞居然也成了干女儿,每日承欢膝下,炕头博弈,晚年生活可谓丰富多彩。

    还是打个电话,问清楚点吧!

    牛小田拨通张棋圣的电话,上来就道喜,“恭喜棋圣,又多了两位千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是缘分,这俩孩子,特别懂事儿,是我的福气。”张棋圣笑道。

    瞧瞧,这个没节操的老头,马上就称呼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她们咋就突然想起认爹了?”牛小田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!”

    张棋圣咳嗽两声,又听到开门的声音,应该到了院子里,不想*女儿听到。

    半晌后,张棋圣压低声音道:“小田,事情挺蹊跷的,说不上来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嗯,有一定敏感性,张棋圣还没老糊涂。

    “详细说说,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她们睡着睡着,就突然哭醒了,还抱在一起哭。我听到动静,就过去,问怎么了?她们就跪下来,向我磕头,感谢养育之恩,说是刚刚做了一个同样的梦,她们上辈子是亲姐妹,而我是她们的父亲,含辛茹苦把她们养大,还为了保护她们,跟歹徒搏斗,献出了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感人啊!”

    “我有儿女,不想答应,何况这事,儿女们也不会太支持。可她们就是哭着不起来,还发誓,绝不惦记我的财产,只想心灵上有所寄托。人家啥也不图,我也没辙,只能勉强同意。没想到,还当真了,当时就改口叫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年度最佳戏精大奖,颁发给红粉双煞。

    明显是提前商议好的计策,用所谓的梦境,骗取张棋圣的信任,然后以干女儿这个身份,再琢磨如何靠近小田哥。

    两个亿的*,别说认干爹,就是当小老婆,怕也会毫不犹豫献身。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感慨,金钱是万恶之源,还是问道:“棋圣,她们不会赖着不交住宿费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张棋圣回答很干脆,带着点得意道:“她们还非要交两倍的,说是孝敬我。现在还给我做饭洗衣,院子打扫得特别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让她们跪着洗脚,尽孝心!”牛小田怂恿。

    “瞎说,做人哪能太过分,俩孩子都挺厚道的。说实话,比我那亲闺女都强,哎。”张棋圣叹口气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牛小田琢磨了好半天,还是认为,张棋圣有危险。

    作为两名顶级女杀手,岂能甘心伺候一个农村老头?难说哪天烦了,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手,张棋圣就要青山埋忠骨了。

    叫出狐参谋商议对策,白狐也认为,红粉双煞以退为进,居心叵测。

    为此,白狐还化作虚影,去了一趟张棋圣的家里,有了些新发现。

    红粉双煞一边添柴烧炕,一边悄悄地骂老头,还挺难听的。

    有备而来,两人身上也有刺下的透体护身符,白狐入侵的可能性,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准备攻击牛小田的工具,也找到了。

    特制的钢指套,可以套在食指和中指上,施展葵花点穴手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,张棋圣的这些麻烦,都是因咱们而起,得想个办法保护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实情相告,还能有啥法子?老头也是糊涂,哪有天上掉女儿的好事儿,这种梦都不该做。”白狐不屑。

    做梦?

    好主意!牛小田脑中灵光闪现,哈哈一笑,问道:“白参谋,能不能让君影单独给这俩货造梦?假戏成真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距离太远,必须靠近些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好办了,外面天地还挺冷,抱着花盆出去,怕君影熬不住。”牛小田蹙眉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用那么麻烦,拎着养仙楼就行。”

    白狐很得意,未雨绸缪,之前让君影入驻养仙楼就对了,方便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!

    牛小田喊出君影,交代一番,定制那种父女亲情的梦境,要把煽情发挥到极致,专门影响张棋圣家里那两个臭娘们儿。

    君影满口答应,加上白狐在内,一人两妖又商议了造梦的剧本。

    感人,一定要感人!

    要让红粉双煞认为,张棋圣就是她们前世的亲爹,尽心尽力照顾保护,恩重如山,今生当牛做马,都无以回报。

    梦境的时间,可以适当加长,平时君影只施法半分钟,可以增强到两分钟。

    造梦简单,还要充分考虑另一个危险。

    兴旺村的杀手,不只有红粉双煞,晚上在牛家大院附近,装着睡不着溜达着看景的杀手,数量也不少。

    要做到悄无声息的去来,避开这些杀手,也要提前考虑周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