暂时搞不清楚这层关系,牛小田也不去探究,开口道:“大家都别在这里了,再闹腾一会儿,百姓都来了!”

    刚才搞出的动静确实很大,附近已经有窗户亮起了灯光。

    万花扶着闵奶奶,轻声道:“烟姐姐,外面冷,该回家了!”

    “花,别走,去家里坐坐!”

    闵奶奶挽住万花的手发出邀请,这当然也是万花的想法,忙不迭地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南宫燕也是一头雾水,傻乎乎跟在后面,突然发现老祖宗回头瞪自己,连忙小跑跟上,和万花一左一右搀扶着闵奶奶。

    牛小田则点起一支烟,背着手跟在后面,很快来到了曾经居住的家。

    大门敞开着,屋门也敞开着,闵奶奶跑得很匆忙。

    四人进屋,点亮灯,两位老人拉着手,并排坐在沙发上,彼此间,像是总也看不够。

    炉子里,还有没烧完的半截木头,温暖的气息,很快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跑到院子里,又抱来两块木头,塞进炉子里。

    又把水壶灌满水,放在上面烧开。

    一切轻车熟路,就像是自己家,万花明白了,这小子熟悉这里的一切,是常无疑。

    难怪老姐姐会拼命保护这小子,真是当成了自己的孩子!

    “花,你过得咋样?”闵奶奶问道。

    “啥都有,就是挺孤单的,幸好有燕子陪着。”万花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如玉的心气太高了,到底跟了那个男人,当初就觉得,靠不住。”闵奶奶摇头。

    “人啊,总摆脱不了情这个字,你我不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过去的,都快记不住了,只有一张照片了!”

    闵奶奶起身去了东屋,应该去找那张老照片。

    万花扫了眼叼着烟的牛小田,哼声道:“臭小子,老姐姐救过我的命,这次就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!你应该感谢老姐姐,这次又救了你一命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杀了我?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想法,差点就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能杀了我?”

    “很有难度吗?”

    万花气得猛拍了下沙发,就想站起来,南宫燕连忙过去劝说,老祖宗别生气,身体重要,别跟臭小子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片刻后,

    闵奶奶拿来一张边缘有锯齿的黑白老照片,重新坐下来,用手掌轻轻摩挲着。

    上面三个女孩,头碰在一起笑,还有五个字,青春的记忆。

    依稀能分辨出,中间的那位年纪较长的,就是闵奶奶。

    左边是万花,小小的脑袋,三人数她最丑。

    右边的女孩不认识,倒也眉清目秀。

    但看南宫燕略显哀伤的表情,应该是闵奶奶的妹妹,闵如玉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看着照片,眼圈又湿润了,絮絮叨叨聊起了往事。

    牛小田烧开水,找来茶叶,泡了两杯茶,放在小茶几上。

    “小田,带燕子去你那里住吧,今晚我要跟老姐姐多聊聊!”万花抬抬手。

    “我跟老祖宗在一起!”南宫燕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嗯?万花斜了斜眼睛,南宫燕只好闭嘴,勉强答应。

    “还真困了,二老慢慢聊!”

    牛小田打了个哈欠,起身就往外走,南宫燕则紧随其后,来到了不远处的轿车旁。

    “你来开车!”南宫燕扔来了车钥匙。

    “你咋不开?”

    “废话,*疼啊!”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牛小田发出一阵爆笑,气得南宫燕真想把这小子给活活咬死,一口口吞下去。

    开上车,后排的南宫燕,一直半弓着身子,紧紧抓着两个靠背。

    牛小田猛然加速,突然骤停!

    南宫燕一个反弹,到底没撑住,一*坐下去,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    牛小田差点笑岔气,单独给巴小玉发了条消息,牛家大院的大铁门就打开了,将车顺利开了进去。

    狼狈不堪的南宫燕,跟在牛小田的后面,来到了厅里。

    “南宫小姐,今晚就住在这里吧,没床位!”牛小田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洗个澡?再给找条裤子。”南宫燕道。

    “都可以啊,小玉!”牛小田喊了声。

    巴小玉应声过来,抱着膀子不气道:“腚蛋子上药五百,裤子五百,床位费,每晚一千。总共,两千五!”

    南宫燕的眼珠子都快弹出来,黑店啊!嘲讽道:“你会不会算数?”

    “不会,再废话,就三千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南宫燕不耐烦摆摆手。

    居然还收费,南宫燕气得差点晕倒,但看巴小玉冷冷的样子,生生将骂人话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已经后半夜两点多,牛小田刚倒在床上,白狐立刻掠身而出,惊愕道:“老大,你咋把南宫燕给带来了?”

    “唉,大水冲了龙王庙,万花跟闵奶奶是好姐妹,权且饶她一命吧。”牛小田遗憾道。

    “呀,化敌为友啦?”白狐更加惊愕,这结局始料未及啊!

    “至少,万花不再惦记着杀我,彼此都觉得像是一拳打空了,白忙乎一场。”牛小田摊摊手。

    白狐却很激动,溜须道:“嘿嘿,老大果然福星高照,每次都能遇难成祥。”

    “白飞,注意点南宫燕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,老大放心休息,这小娘们儿敢乱来,我自己都能阻挡一阵子。”危机过去,白狐又恢复了傲娇。

    安排君影,三点半开始造梦,牛小田安心地睡着了,格外香甜。

    安悦一早醒来,先是看见院子里,停着一辆轿车,又在厅里,看到了还在酣睡的南宫燕。

    家里凭空多了个陌生女人,居然一点都不知道!

    安悦郁闷地直抓头,恼恨自己睡觉太死,带着一肚子问号,简单吃点东西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觉醒来,神清气爽,先把棚顶的星斗符取下,洗漱后来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又是个好天气,让人身心舒畅。

    阳光将一切都照得亮堂堂的,纤毫毕现,一阵阵微风吹过,夹带着大地复苏的温暖气息。

    牛小田还惊喜地发现,去年冬天在泰山石上种下的悬崖草,已经吐出嫩芽。

    昨晚的那辆轿车不见了,没有早饭,南宫燕饿着肚子先一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是不是不打了?”春风出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法打了,只能先这样。昨晚大家都表现的很勇敢,提出表扬,再接再厉!”牛小田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都是老大栽培,一切单凭老大调遣。”春风躬身抱拳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响起轿车的喇叭声,牛小田吩咐春风去开门,他已经感知到,是万花和南宫燕又来了。??